搜索
搜索

陈陈陈:爆发出“反物质”般的能量

  • 分类:入围艺术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8-21 16:28

【概要描述】今年刚刚26岁的陈陈陈,日前引起很大关注。不仅在于他创作形式的多样化,涉猎范畴有戏剧、音乐、绘画、新媒体、装置等,甚至无法进行细节归类他的作品。这使他显得尤为特立 独行。

陈陈陈:爆发出“反物质”般的能量

【概要描述】今年刚刚26岁的陈陈陈,日前引起很大关注。不仅在于他创作形式的多样化,涉猎范畴有戏剧、音乐、绘画、新媒体、装置等,甚至无法进行细节归类他的作品。这使他显得尤为特立 独行。

  • 分类:入围艺术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8-21 16:28
  • 访问量:
详情

前言

今年刚刚26岁的陈陈陈,日前引起很大关注。

不仅在于他创作形式的多样化,涉猎范畴有戏剧、音乐、绘画、新媒体、装置等,甚至无法进行细节归类他的作品。这使他显得尤为特立 独行。

在媒体采访中他的态度经常令人吃惊:“我费了很大功夫,就是为了不迎合观众”“既然未来可能变迂腐,不如现在尽情尝试”--他就 像一个完全玩嗨的艺术家,但也不回避追逐成功“艺术作品的成功和艺术家的成功是不同的,作为创作者我们应该追求艺术家的成功。”

事实上这位年轻艺术家非常擅于运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来思考作品与受众的关系、解决作品与自己的问题。他把很多想法都极致化, 有时显得神经质、令人不那么容易接受。他也非常纠结于处于八零后这样的年龄阶段,会遇到瓶颈。但他所有作品传递出来的气质都既强 烈又鲜活,掩饰不住的创作才华一直在他身上显现。

著名艺术家邱志杰这样评价陈陈陈:他身上有各种“正极”与“负极”的混合,既有科学实验者般缜密的逻辑也有抓着自己头发飞上天去 的想象力;这会儿还在孤独沉静的进行哲学学习那会儿就在舞台上演奏宇宙大爆炸般的音乐;他对那些未知领域的冒险的动力是来自极度 的自我管理的需求;规整严谨的工作方式却夹杂着不在乎收益的态度。正是因为这些正负极混合的造成的不稳定性,使他成为一个极具能 动性的行动者,所以他总是活跃在各个领域,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就像武侠中的天赋异禀的少年体内蕴含多股“真气”,待到他融会贯通 之时,定将爆发出“反物质”般的能量。

墙报专访陈陈陈:作品的正当性问题一直疯狂地折磨我

导读:年轻艺术家陈陈陈在中国美院接受了七年专业教育,承师著名艺术家邱志杰。他涉猎的艺术创作范畴非常广泛,包括了戏剧、音乐、绘画和新媒体等多种媒介形式。在墙报的专访中,他说到每当思考作品的正当性问题时受到疯狂折磨。但他发散式的思维正是他的独特之处,从而使他的作品显得更加自由。

艺术家陈陈陈

以下为墙报专访:

因为你的创作涉及很多艺术媒介,戏剧、音乐、绘画、新媒体等等,你自己如何区别不同媒介的创作状态?

陈:应该是要先想通各种艺术门类的在表达上的优势和缺陷,并梳理一下这个门类的历史脉络,建立许多个暂时的大致的相互区别的审美标准,然后持着这个相对明确的标准去创作。其实倒是没有主动的区去别他们,相反的,我努力让这些事相互滋养,相互产生关系。做一件事的时候顺便带着做其他的事。

成功学字典

七年国美专业学习为你带了什么?对于打破学院体制有什么想法吗?

陈:毕业之后回头一看,自己竟然学习了七年的艺术,但是我没有办法很具象的回答我的亲戚我究竟学了什么,这也让我挺困扰的,随后我有了一些教学的经验,把我学到的东西教给别人,结果不太理想,说明中国美院确实给予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帮我形成一种自我定位,其中包括“我要做什么样的艺术作者,我应该做什么类型的东西”,这个东西说起来虚,但是在作品上一看就能看的出来,一种类似审美修养的东西,这个东西可以决定创作在何处完结,画到哪一笔停下来。

打破学院体制我觉得不需要发生在学习期间,学习这个事情本身就包含一点点“无条件”接收的意味,当然接收不一定要接受,但是学习是用来建立条条框框的,这个类似框架的东西越清晰,也就越知道要从哪里下手去打破了,但是最难应该是弄清楚哪些是“有意义”的打破。所以,学院里就彻底的贯彻学院的风格,这才是学院价值的最大化,出了学院就可以开始做点什么了。

登上高楼才能跳楼:No.1 艺术家:陈 陈陈 装置

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方法你是如何运用在创作中的?

陈:就我个人而言,社会科学的关怀有助于思考作品与受众的关系问题,自然科学的方法有助于解决作品与自己的问题。具体表现为“讲事实”和“讲逻辑”,作品在创作的过程中时常从这两个方向发问。

你觉得你依然很依赖绘画吗?有何利弊?

陈:会的,但是依赖的理由是很形而下的,不那么抽象的绘画,给我一种“正当”的感觉,因为我就是学这个开始走上这个路的,随后才走向一些其他的路子,自己在创作当代艺术的时候,作品正当性问题一直会折磨我,身心憔悴,绘画相当于“常回家看看”,可以给我充电吧。

做为80后艺术家,怎么看待你们这个群体所处的当下时代?有什么独特的个人体验?

陈:由于我个人研究倾向的问题,我比较关注成功学,我大致认为我们就属于一个成功学的时代,各种“激励”在我们这一代人上空盘旋,由于对自己盲目的关注需要一些在外的理由来巩固,所以特别容易被洗脑。对于“不成为成功人士的人生是不是值得一过?”这个问题,对于80后现在的所处年龄,非常纠结。

按照现在的创作形式,将来有什么规划?会形成日益显著的艺术体系吗?

陈:按照现在的趋势可能会尝试拍电影,因为我觉得我的有些想表达的东西需要“娓娓道来”,艺术体系应该还没这个本事吧,就算以后没有形成,也问题不大。

奇石博物馆

目前为止有没有遇到过创作瓶颈? 面对挫折如何处理?

陈:遇到过,之前做成功学帝国这个作品,构思了一个巨大的体系,像规划师一样雕琢了许多自认为很牛的细节,甚至最后设计了一套光描述就要半个小时的非常复杂的策略类的桌面游戏,用游戏规则的设计去体现我的作品内容,把这个游戏玩起来的时候便可以感受到自己被成功学的逻辑左右着,但是这种作品在视觉展览中间完全失效,没有一个观众经过的时候会停下来耐心去接受它。从此我发觉艺术家的工作更多的不在于内容,而在于传达。

百万富翁

邱志杰做为你的导师对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你对他的教育方式有什么看法?

陈:邱老师对我有影响太大了,我的名字都是他赐的哈,就我目前所受的艺术教育中,他应该是上课信息量最大的,思路最清晰,知识与知识周围的知识掌握最全面,逻辑链条最完整的老师,是我的榜样,我很认同他的教育方式,他把艺术的手段像说明书一样直接传授,把更多的时间用来提升作者的修养。

深渊

对于艺术市场和收藏,是不是你也无法回避?有什么向往?

陈:有市场有收藏是好事,是推动一些事情的燃料,艺术家有市场对做艺术本身当然是有帮助的,所谓那些被市场绑架的艺术家,他可能已经发生了目标的转变,手段和目的调换了位置。我向往那些理想观众的欣赏,更向往那些理想观众的收藏。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 2019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9105号-8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北京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