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这是一个隔着屏幕都想触摸的三年展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1-27 15:39

【概要描述】

这是一个隔着屏幕都想触摸的三年展

【概要描述】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1-27 15:39
  • 访问量:
详情

这是一个隔着屏幕都想触摸的三年展

 

 

 

 

杭州是古老的丝绸之府,苏杭与纤维艺术一直互为知己。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始于2013年,第一届颇有初生牛犊的精神,给出“纤维艺术之于浙江杭州,就如壁挂艺术之于洛桑,玻璃艺术之于威尼斯,文献展之于卡塞尔”的定位。时隔六个春秋,今年看来,所言不虚。三年等一回,第三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无界之归”11月26日在西湖畔的浙江美术馆、中国丝绸博物馆和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三座场馆中同时开幕。这是一个隔着屏幕都想触摸的三年展,纤维究竟“轻”为何物,亲自来杭州相会,心中自会有答案。

 

 

 

第三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展览现场,图片来自浙江美术馆,摄影:徐伟杰、谢丰毅

 

 

 

从视觉的触感开始认识纤维

 

 

柔软的、温暖的、坚韧的、细腻的……这次展览中,每件作品的材质都呼之欲出。即使还未亲临现场,透过图片也能感受到它们亲肤性。很想弹一弹眼前的丝线,轻轻抚摸一个小棉团,或者只是吹口气,观察作品中纤维的微微摆动。虽然没有真的触碰到它们,但脑海中似有一双手牵引着观者的目光,代入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手把手,一针一线,从开始到结束,作品的脉络明朗清晰,像观者自己亲手做的一样,特别亲切。

 

浙江美术馆负一楼展厅,一进门就用纤维的绒毛“刺激”观者。在林仪的作品《这里什么都没有》中,艺术家试图用魔术贴粘掉黑色的绒毛,它却调皮捣蛋地不愿意抹去“这里什么都没有”的字样。驻足两秒,让人想给自己的衣服也除除毛。伍伟的《食指》把触觉代入感推向超越现实的边缘,一根巨大的布制食指从天而降,如果握住这根“上帝的食指”,不知是否能前往隐秘的意识之境。应歆珣的《天鹅绒计划——不确切的美好生活》把发了芽的土豆用天鹅绒包裹,放在仿制草皮上,土豆里的纤维仍然鲜活,草皮的人造纤维却“死了”。纤维艺术是一个矛盾体,矛盾得很直观,它究竟是用来看,还是用来摸?是安静的物件还是交互的体验?纤维艺术作品各自准备了一份亲民的自我介绍,邀请观者从视觉的触感开始认识它们,由眼及手,触及入心。想象古时西湖边,石板桥上裙裾拂过,衣带翩翩,隔着水波遥看似乎也能感受到绸带在手中滑过。纤维的触感、杭州的诗意,正一点一点逐渐清晰。

 

林仪《这里什么都没有》6’44”行为影像 2019  图片来自艺术家

魔术贴的母带和子带不断摩擦,很想把它们粘干净,不过就像题目所说,这里或许什么也没有

 

 

伍伟《食指》85cm×85cm×350cm 棉布材料 2009  摄影:梁子涵

伸出自己的食指,指纹丘壑是否也如此清晰?

 

应歆珣《天鹅绒计划——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尺寸依现场而定  装置、影像、摄影、天鹅绒、土豆、仿草坪、塑料椅、天鹅绒衣服、衣服商标吊牌、天鹅绒珠宝盒、包装盒、丝带、高尔夫球、假发、硅胶、玻璃酒杯、橡胶等 2019  浙江美术馆供图  上图摄影:Shirley

“呀,土豆”

张克端《胸像》53cm×40cm×30cm 生猪皮、稻草、粗线 2019  摄影:梁子涵

生猪皮终究还是没有抵过直抒胸臆的稻草

 

 

张克端《向父亲诉说》152cm×195cm 本白棉布、本白棉线 2015 完整作品图来自艺术家

扯了一块棉布,单人床单大小,绣起《金刚经》,这场诉说面对父亲,面对自己,也面对观者

 

张克端《听妈妈的话》100cm×100cm 校服、棉线 2015 浙江美术馆供图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张克端《椅子》尺寸依现场而定 沙发、床单、头发 2019  摄影:梁子涵

发丝也是纤维,丝丝分明,此时像是灰尘,掩埋了时间

 

 

巴特·赫斯《大家同我一起干》 展出尺寸依现场而定 网眼织物、胶水、乳胶 2012  摄影:梁子涵

艺术家邀请观者“同我一起干”,用展厅工作坊模拟纤维工厂流水线,橡胶的质地足够吸睛,的确让人跃跃欲试

约翰·劳斯坦《当一切尘埃落定》尺寸可变 棉花、木材、金属、喷胶棉、泡沫橡胶、聚氯乙烯管 2019  摄影:梁子涵

用绳结搭建废墟,在劳斯坦的眼中,这是世界末日的颜色

 

米格尔·罗斯柴尔德《挽歌》 约300cm×550cm×280cm  印花织物、鱼线、铅球、环氧树脂、亚克力、装框照片  2017 浙江美术馆供图

布面上波涛起伏,小狗仍睡得安稳,它来自一幅丢勒的版画。随着观者走过,铅球颤动,是否会扰它安宁?

 

 

 

纤维艺术之于杭州

 

 

杭州是古丝绸之路的东端,常年机杼声不断,西湖边的中国丝绸博物馆是第一座全国性的丝绸专业博物馆,也是世界最大的丝绸博物馆。纤维之于杭州,是商品经济和手工业发展的源头,也是探讨本土文化时绕不开的母题。那么杭州之于纤维艺术则是土壤,1986年,保加利亚功勋艺术家万曼(Maryn Varbanov)在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建立中国第一个现代壁挂研究所,后发展成为纤维与空间艺术工作室,并纳入学院教学体系,纤维艺术也由此在杭州扎了根。

 

第一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以下简称纤维展)在2013年举办,以“纤维,作为一种眼光”为主题,从古今对比和织物精神入手,用作品呈现纤维艺术入门指南,一共展出186件,体量很大,质量也高。参展艺术家包括现代纤维艺术代表人物、波兰艺术家玛格达莲娜·阿巴康诺维奇、约瑟夫·博伊斯、奇奇·史密斯、乌利·费舍尔,以及梁绍基、林天苗、邱志杰、尹秀珍等活跃于中国当代艺坛的艺术家。中西合璧的重磅名单给三年展的首次亮相吹响了号角。虽说人往高处走,但第二届纤维展有意采取水往“深”处流的策略,以“我织我在”的主题回到纤维艺术本体性的问题——我们为什么编织,此时沉淀下来的纤维展显露出匠人的气质,纤维艺术在杭州的脉络也更为深刻。

第一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现场

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现场

 

 

 

 

只有纤维艺术才能做的当代艺术展

 

 

有了前两届的积淀,今年的纤维展可以说是在主场作战,张开臂膀,打开思路,基于纤维也超越纤维,做只有纤维艺术才能做的当代艺术展览。韩国艺术家徐道获以使用韩国传统纺织布料闻名,他的作品质感清透,细丝织成半透明的丝绸,充盈着空气,像是一座海市蜃楼漂浮在展厅中。盐田千春是另一位喜欢用“线”的艺术家,她受西湖断桥的启发,向杭州市民征集信件,写给最想见却见不到的人。她用红线织网,把这些手写信,带着回忆与祝福一起织了进去。尹秀珍此次一共带来8组作品,其中一件位于浙江美术馆的下沉广场。《种植》看起来比她的软雕塑硬核许多,其实在观念上是相通的。机动车尾喉是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象征之一,是一种社会纤维,100根尾气管倒插在水泥中,高矮错落,尹秀珍邀请观者把自己的植物寄养在尾气管上,犹如走进后工业时代的宫廷花园。纤维艺术的材质、过程和观念在这次纤维展中从几件代表作出发全面铺展开来。

 

 

徐道获《门》 326.5cm×211.5cm×100cm  丝、刺绣、不锈钢管  2005  摄影:梁子涵

盐田千春《手牵手》 尺寸依现场而定 混合媒介装置(包括红色许愿纸、红毛线)2019 上图:浙江美术馆供图 下图摄影:罗颖

尹秀珍《种植》尺寸可变 水泥、不锈钢、尾喉、植物 2018  浙江美术馆供图

 

本届纤维展由纤维展发起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施慧担任艺术总监,独立策展人冯博一,协同策展人王晓松、刘钢、中国美术学院纤维与空间艺术工作室主持人黄燕和日本十和田当代美术馆策展部学术总监金泽韵组成策展团队。“无界之归”意在打开纤维的界限,同时也要保护初心。主题展单元分为“交融的间隔”“无边的抽离”“逾界的纠缠”“第二皮肤”“物超所值”和“工作坊”六个板块。从题目中已经可以发现,这一届涉及的议题从物件到精神,从概念到应用,十分广泛。

 

从三年展的展览机制来看,如果想面面俱到,往往需要一定的体量,作品也都是浓缩的精华。大部分情况下,观展数小时犹如走迷宫,同时还要消化作品内容和主旨线索,对于观者是一场挑战。而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相比一场刺激的蹦极,更像是乘着缆车缓缓下行,不仅没有稀释沿途内容,作品的面貌和纵深感反而更加明朗。展陈方式低调沉稳,每件作品各得其位,展厅与作品相互之间又有种无言的默契。这是自谦者的自信。

上野真知子《无题》 300cm×800cm×800cm  不锈钢丝、尼龙线、楮皮  2011  摄影:梁子涵

转角遇见白色大网,作品反射在圆镜中,阴影落在地面上,光与纤维交织,不大的展位也让人沉浸

 

N.S. 哈沙《各国旗帜》尺寸可变  布上丙烯、线、缝纫机  2007 细节图来自浙江美术馆,摄影:徐伟杰、谢丰毅

从中国各地收集193台缝纫机,缝出一张张国旗,国与国之间各自的丝线交缠,无论是观感还是隐喻,都让人震撼

 

 

马克·纽波特《双枪小子》 203.2cm×58.4cm×15.2cm  尼龙线手工针织、纽扣  2004  摄影:梁子涵

当超级英雄在展厅走廊遇见毛衣人

 

 

 

这次纤维展在保证学术质量的基础上,还请来了几件“严肃的玩笑”。计文于&朱卫兵是一个上海艺术家组合,看到他们的作品题目,不禁会心一笑,毋需点破,棉布小人们已经把一切都说透。胡尹萍的《小芳》是一个做帽子的项目。在四川老家,她的母亲和镇上妇女邻居们靠编织贩卖廉价的毛线帽赚取生活费,胡尹萍请朋友冒充收购者“小芳”买断了母亲编的帽子。母亲大受鼓舞,创作出一百多种形态各异的帽子。胡尹萍因此成立了品牌“胡小芳”,这次来到三年展,邀请杭州当地会编织的人们加入,一起做一顶打破世界记录的大绿帽子。与杭州居民们互动,也是纤维展的一个亮点:给盐田千春写信,在尹秀珍雕塑中寄养植物,和胡尹萍一起编帽子,来访者的故事和展览叙事交织在一起。

 

 

胡尹萍《小芳》 13’26’’,1920×1080,16:9 事情、影像、彩色、立体声、图片 c-print、装置 2015—持续中  摄影:梁子涵

 

计文于&朱卫兵《瞧,上帝看着我们呢》 164cm×164cm×82cm 人造毛、铜丝、泡沫、布、线、填充棉、木框、绒线 2014  摄影:梁子涵

计文于&朱卫兵《谈不拢》 227cm×108cm×84cm 人造毛、布、填充棉  2018  图片来自艺术家

 

一个青睐个展的三年展

 

 

每一届纤维展都会在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平行举办一位艺术家个展,邀请长期专注于纤维媒介的活跃的艺术家呈现个人项目,这已成为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的标配模式。第一届呈现策展人施慧的展览“质物素心——施慧作品展”,她是最早加入万曼壁挂研究的学生,可以说是中国现代纤维艺术的见证人和养育者之一。第二届则邀请梁绍基举办“云上雲”一展,梳理他近30年来与蚕和蚕丝的纠葛,展出《命运》《听蚕/自然系列》等大型装置。

 

今年邀请尹秀珍加入,用7天的展期,7个展厅,7组作品带来个展“7天”。她用对待70天展览的态度对待7天的展览,时间虽短,反而体现出尹秀珍对待作品和展览的诚意。

 

 

 

尹秀珍《行思》尺寸可变 200只宁夏本地人穿过的鞋子、织物 2018  摄影:梁子涵

 

展厅入口,肉色系袜套里填满棉花,鼓鼓囊囊的,从天花板顶端悬挂而下,而接近地面的部分套着一只鞋。一只、两只、两百只,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它们有时十分亲近,有时又遥不可及,这或许也是尹秀珍缝制《行思》这件作品时的感情。鞋子们来自银川,是她向当地人收集来的,穿不下的皮鞋,磨破的布鞋,还很新的高跟鞋,千丝万缕的故事凝聚于针线,这是纤维的厚度,也是故事的沉重。

 

二楼空间展出作品《公社》,2008年创作于德国开姆尼茨,是曾经的东德纺织业重镇。尹秀珍收集了当地的衣服,找来当年的纺织工人,用当年的缝纫机,在作品中间的空间工作,边缝边挂,逐渐地,衣服拼接成的布条包围了中间的临时工厂和工人们,也把一段记忆重新保管。

尹秀珍《消化腔》内部 325cm×818cm×835cm 铁架,穿过的旧衣服、布料、不锈钢、海绵 2015  摄影:梁子涵

 

 

 

展览很温馨,来观展的人们坐在作品《消化腔》里,肤色衣物缝成的罩子微微透着光,舒服得不想走。尹秀珍的作品像是寒潮遇上暖流,有意触碰冰冷,再为之化解。柔软的外形中是极其坚实的内核。大家对短暂的展期纷纷表示可惜,尹秀珍自己却一笑带过,她只是想认真地继续做下去,和人,和布,和纤维一起。

 

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之所以钟爱艺术家个展,或许也是因为展览自身的生长方式和艺术家产生了共鸣,当纤维艺术需要以全息面貌走入人们的视野时,纤维展整理思绪,定下目标,配合“纤维”的步调坚定专注地走下去,既是自我生长,也是与所在环境的共同成长。

尹秀珍《权力机构》背面墙上的影像  摄影:梁子涵

 

 

 

2019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在浙江美术馆的主展区将持续展出到2020年2月,为美术馆十周年压轴,也为冬日提供一个亲近温暖的出行点。下次再和纤维展见面时,杭州又会如何触碰纤维之轻,纤维又会如何回应?这次的展品中有几件尤其有未来世界观感,不知道下一次,它们可碰不可碰?

 

马可 《土地》尺寸依现场而定 纺织面料、棉花、金属等综合材质 2006  摄影:罗颖

 

野田凉美《荡秋千》800cm×500cm×5cm 提花织机穿孔卡片、漆线 2019  图片来自艺术家

 

迪伦·费什《加密档案03.FFF》 初始装置:76.2cm×15.2cm×15.2cm 织物尺寸:10.1cm×381cm 提花织物(黑色人造丝经纱与白色人造丝纬纱)、19个编码霓虹灯(氩气)、19个变压器、19个LED、Arduino Due微控制器板、亚克力、导管、GTO电缆、18号电线、树莓派3B+ 2017  图片来自艺术家

 

玛吉·奥思《电子艺术100年》121.9cm×165.1cm×17.8cm 棉、人造丝、导电纱、热变色颜料和丙烯颜料、银墨、定制电子器件和软件 2009  图片来自艺术家

 

郑闻卿&郑靖《天境之音》180cm×60cm×167cm×8 综合材料 2019  浙江美术馆供图

 

文 | 梁子涵

编辑 | 张浩文

 | 浙江美术馆、梁子涵、罗颖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 2019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9105号-8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北京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