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墙报艺术家系列】张东贤:当人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那个地方就空了
前言
张东贤是一个很像艺术家的学生,几年的大学生活有各种麻烦与冲突,他都摸爬滚打地过来啦。他不是一个听话的学生,极有主见,又固执得要死,他认定的事情,十头老牛拉不动。他有生活阅历,有想法、有理想,对社会现实充满了不满,许多时候他想冲破一层无形的网,许多时候他无能为力。

他出生贫寒,总有很多纠结和困难,有时会找人给他一点放大雕塑的活儿,维持生计。但是从没停止过创作,他的口号是:只有饿不死就会实施自己的作品计划。

在他现实的条件里,我看不到一点一点希望,家境贫寒,不能给他任何资助,他又没有练成一种在商业社会能分一瓢羹的本领,他性格倔强,不肯低头,雕塑的手艺也一般,生活状态基本是饥一顿饱一顿。但我从他那不屈不挠的性格里似乎又看到一点希望,这希望不是我们世俗观里的观察一个学生的那种前途和未来,而是在黑暗中摸索、在长夜潜行的求生欲望。“希望本是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正如地上的路,本来地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变成了路。”——李占洋
艺术家
墙报专访张东贤:吃饭、睡觉、自由呼吸、整天胡思乱想就很幸福
最大困难就是很多大的方案,自己心跳的方案没有钱支助我去完成。
推荐人
推荐人李占洋评张东贤:像铁块一样的硬家伙
我从他那不屈不挠的性格里似乎又看到一点希望,这希望不是我们世俗观里的观察一个学生的那种前途和未来,而是在黑暗中摸索、在长夜潜行的求生欲望。“希望本是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正如地上的路,本来地上没有路, ...
相关文章
张东贤自述:论我的一级梦想
张东贤自述:论我的一级梦想
我的一级梦想那种为陌生人画像的美妙幸福与梦想,那种可以睡到中午起床,下午才出门画画的悠闲成了正如我曾经被城管没收的铅笔盒一样遗落在了城市边缘的某个垃圾堆里,再也无法寻觅将永远被深埋于污浊的地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