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墙报艺术家系列】孙佳兴:在画布上制造假象让我痴迷
前言
几年前,孙佳兴曾创作一幅名为《局外人》的油画作品,取名自加缪的小说《局外人》。其画面中零散的椅子、各自远去的模糊人影和清冷的色调,无不让人联想到加缪《局外人》中庭审的场景和文中人物疏离、冰冷的关系。如果说孙佳兴最初的创作表现了加缪《局外人》里人与人关系的疏离感,那么,他的近期创作则进一步把小说《局外人》所代表的“零度写作”概念融入到了他的艺术创作中。他用最质朴的方式对客体进行再现,即非创作式地客观描绘、去除个人表达,以造成艺术家的“不在场”。

作为艺术家,孙佳兴始终小心翼翼地与自己的作品保持距离,避免留下任何一丝“作者”痕迹。他感性地观察,理性地表达,极力克制自己的情感,把所有的意义、情绪归还给对象本身。在真实的感官面前,任何矫饰的情感都显得多余,正如空谈再多生命的意义,身体的欲望才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赖欣怡
艺术家
墙报专访孙佳兴:在画布上制造假象让我痴迷
选择成为艺术家一直是我的理想,最初就是喜欢画画,这种在画布上制造假象让我痴迷。现在做艺术已经慢慢成为了我的职业,同时也开始成为一种责任。
推荐人
推荐人范勃评孙佳兴:探索一种非逻辑的创作方式
从孙佳兴过往的作品中可以发现,他始终在探索一种非逻辑的创作方式。他拒绝对事物进行个人化的分析,试图在最直接的感官体验中触摸世界的真实。
相关文章
孙佳兴自述: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
孙佳兴自述: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
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