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生长的组合方式

  • 分类:入围艺术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6 17:17

【概要描述】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中的每个成员都是独立的艺术家,小组没有预设某一个具体确切的组织纲领或创作理念作为艺术诉求 ,而是从日常行动出发 ,在小组的艺术活动过程中随时发现问题 ,随时生成解决问题的方案 ,也随时优化方案 ,在活动过程中探索最佳的组合方法 。在YCEA的创作生活中 ,如何处理个人表达与集体合作之间的关系是首要课题 ,如何获取最佳的组合方式是终极的课题。青年艺术小组是一种生长的组合方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生长的组合方式

【概要描述】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中的每个成员都是独立的艺术家,小组没有预设某一个具体确切的组织纲领或创作理念作为艺术诉求 ,而是从日常行动出发 ,在小组的艺术活动过程中随时发现问题 ,随时生成解决问题的方案 ,也随时优化方案 ,在活动过程中探索最佳的组合方法 。在YCEA的创作生活中 ,如何处理个人表达与集体合作之间的关系是首要课题 ,如何获取最佳的组合方式是终极的课题。青年艺术小组是一种生长的组合方

  • 分类:入围艺术家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9-26 17:17
  • 访问量:
详情

前言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中的每个成员都是独立的艺术家,小组没有预设某一个具体确切的组织纲领或创作理念作为艺术诉求 ,而是从日常行动出发 ,在小组的艺术活动过程中随时发现问题 ,随时生成解决问题的方案 ,也随时优化方案 ,在活动过程中探索最佳的组合方法 。在YCEA的创作生活中 ,如何处理个人表达与集体合作之间的关系是首要课题 ,如何获取最佳的组合方式是终极的课题。青年艺术小组是一种生长的组合方式,将在不断的思想交流和艺术实验中形成自身的特点。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的艺术态度是:在国际视野下,立足于本土文化与经验,以对既定的全球化艺术问题与创作方法论保持怀疑姿态,不断求索新。

 

墙报专访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

(陈:陈明强;方:方列丰;卢:卢明;李:李萌;姚:姚然;胡:胡靖;黄:黄成)

 

1.如何定义“艺术小组”的概念?

YCEA(陈):既然是艺术小组,那小组的概念是否会与其他领域小组会有所不同,如果把它当成一个组织,但运行方式,构成形式是否有另外的方式!这也是我们小组在试图构建的内容之一!

YCEA(方):愿意在一起做点事。

YCEA(卢):自我认为艺术小组成员之间首先是要达成一种意识上的共识,自发和自觉性是艺术小组的构成特点。 YCEA(李):这……我不知道如何定义。 YCEA(姚):概念是指人们对某些事物之间具有共同的因素并进行抽象的描述或概括。“艺术小组”首先是一个组织,由不同的人员组成,而每一个人都是不相同的,那么思想、观念自然有区别。其次再是小组的艺术,这是与个人的艺术有些不同,因为那是在集体中。艺术小组概括起来应该是差异之间的相同点,这些相同因素构成什么样既是艺术小组。

YCEA(胡):艺术小组简单定义就是艺术团体,但也不能完全局限在松散的组合或者集体出现的面貌这么简单的现象里,艺术小组很早就出现了,以后也会大量出现,这本身就是一种艺术现象,一种艺术发展的需要,一种集体发声的方式。

YCEA(黄):对我来讲艺术小组是有共同方向,又不同特点的艺术家聚在一起的小团体。

2.如何界定“实验艺术”这个提法?

YCEA(陈):我想学院内和学院外对这个概念有不同的界定,大家立场不同,所以就算拿一个定义出来也众口难调 ,没有唯一绝对的定义!我的理解是它应该一种模糊不定的摸索的艺术状态,在对自身不断建构和结构的过程中,找到更真实的自己,更适合自己的艺术语言!首先对自己有意义,然后再谈别的…

YCEA(方):界定?对我来说,它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种状态,就像要保持着感知能力一样。

YCEA(卢):就是一个比较严肃的概念,其本质是更有包容性的艺术形式。 YCEA(李):我觉得“实验艺术”说的是一种过程和精神,不断探寻的过程和实验的精神。最后的结果当然很重要,但我觉得我是活在过程中的。就像我每天面对的这个世界,我不能断定明天一定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我尽全力去付出之后,会不会得到些什么。因为终究世事无常,并不是我努力了,就一定能实现愿望。但是尽管世事无常,我既活在世上,就用尽我的力量去探索、去尝试、去努力追寻、去实现我小小的愿望。我在这个过程里面,就需要这样一颗实验的心,来带给我勇气,一直走下去。 YCEA(姚):实验艺术首先不是以名称的方式来界定,比如油画、国画、雕塑等,而是以一种对艺术类型或艺术现象的称呼,比如侧重点是讲究创作方法论的艺术作品、讲究艺术语言尝试或探索性的艺术作品等等,现当下的许多种艺术包括以前的很艺术都可以称作实验艺术。换一个说法来讲,当我们面对一件具体的艺术作品时,我们不能只指认这件作品就是实验艺术,而是说这是一件以某某媒介呈现的实验艺术作品。

YCEA(胡):实验艺术嘛!我觉得就是一个名字,和张三李四一样,一个代号而已,这里更多的应该是一种艺术创作的思维方式。

YCEA(黄):“实验艺术”我的理解来说是,尝试不同的方法和媒介来不断的接近“真实”。方法和媒介可以为了接近“真实”而不断的调整,存在不确定性。

3.当时是什么机缘促成了小组的成立?

YCEA(陈):特殊时期的内心冲动,既然在一起,就要对彼此负责!

YCEA(方):相熟、相知、执念。

YCEA(卢):大家对于面临问题和处境的思考,成员间会相互促进。

YCEA(李):刚毕业,很迷茫。 YCEA(姚):我是在YCEA第三回展的时候被他们叫过去的。

YCEA(黄):我是新加入的成员,这个不好回答。

4.邀请和接纳新成员是否有标准?标准是什么?

YCEA(陈):志同道合,至少彼此看上去顺眼,虽然经常也有小摩擦! YCEA(方):凭感觉,凭缘分。

YCEA(卢):目前是现小组成员的推荐我们会先内部讨论一下然后做决定,标准首先是人要对,其二是作品是否能给小组带来一个更有价值的思路。

YCEA(李):我不知道有什么标准。我没有邀请过,有人提议新成员加入,我觉得人不错啊,就加入一起玩嘛。 YCEA(姚):新成员进来时一般大概交流一下就行,因为在提出新成员纳入时就应该对他或她有过考虑了。标准是人品、年龄、思维、态度、理想。

YCEA(胡):小组内部集体协商,门当户对嘛!

YCEA(黄):我是新加入的成员,这个不好回答。

5.请谈谈小组在艺术创作与展览中的沟通与合作 方式,个体与集体于小组而言意味着什么?怎样处理二者的关系?

YCEA(陈):有组织无纪律,重在自觉!

YCEA(方):就像一家人过日子,有吵有闹,最后连哄带骗。个人与集体于小组意味着能够思考到人的全方面。对我们小组来说从一开始两者的关系就不是问题。

YCEA(卢):会集中进行讨论,讨论点主要集中在对于展览主题方向,个人像是是小组的器官,每回的展览都要各自把目前的思考以最满意的状态呈现出来。 YCEA(李):沟通与合作的方式……反正就说要做一个展览,然后各自说说想法,然后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然后就各做各的去了,然后作品都放到展厅,然后展览做成了……沟通的话就是,一开始是和颜悦色慢慢的说,然后意见不一致就开始不耐烦的说,然后互相听了生气就开始大声说,然后还是没有结论就暴怒边喊边说……怎样处理二者的关系……个人跟小组,就像个人跟家庭,就像个人跟班级,就像个人跟社会,就像个人跟这个世界吧。

YCEA(姚):这几年大家在一起的展览讲究学术性的多些,当然还有新作联展类的。每次展览场地不同因此与艺术空间的老板合作模式也多样,双方都能达成意愿就行。个人是个人的、比较孤独的,小组就有了乐趣。小组没有刻意的绑定每一个人,因此YCEA拥有的是彼此默契。 YCEA(胡):大家都很忙碌,微信是最好的沟通,偶尔见面小聚,当然方案的争吵总是有的,气氛还是和谐的。在小组里,个人和小组两不耽误,只有自己事忙活好了,小组才会更好,小组愈来愈好,个人发展也会愈来愈好!

YCEA(黄):沟通主要是大家会聚会聊天,随时也会微信沟通,大家会为了一个共同的事去完成,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个体与集体意味着一加一大于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创作,各自的不同混合在一起,产生化学反应。

6.请列举近年来的集体创作。当每位艺术家成员在团队中的个人风格和思考维度产生冲突时是如何解决的 ?

YCEA(陈):我觉得我们小组最大的优点就是很难用集体意识来压迫个体选择。一般嗓门大的,皮厚的都不会被胁迫!

YCEA(方):用艺术解决。

YCEA(卢):2014年我们做过一个“接龙”的集体作品,最先的概念是“一平米”,组员抽签决定顺序,作品制作按照抽签的顺序进行。大家会集体讨论,考虑作品在展览中是否合适

YCEA(李):集体创作有一个“接龙游戏”,然后我把前面一个艺术家做成的东西拆的渣都不剩了。用吵架解决冲突。 YCEA(姚):小组成员阶段不同,近期的集体创作有过几件但还处于磨合期,谈不上太理想。集体创作时会事先商量好这个是集体的而不是个人的,因此大家会注意到这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作方式,到集体创作时,个人层面会避免掉,会有思维转换这个意识,毕竟都有训练过。

YCEA(胡):集体创作《一立方米》,集体创作不一定要去除个性统一思想,我们可以选择一种新的机制合作,把个人风格和思维冲突包含到创作中。成员之间的合作与冲突也是集体作品的一部分,这是很有意思的。

YCEA(黄):主要是协商。根据具体的环境来更好反应大家的想法。

7.接下来有什么创作或展览计划?

YCEA(陈):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走着瞧!

YCEA(方):好好生活,好好感受,自然发生。

YCEA(卢):想做一个关于类似于旅行的集体项目。

YCEA(李):就是继续做吧。

YCEA(姚):YCEA正在计划第六回展,还在筹备中。 YCEA(胡):筹备第六回展。以更轻松的方式在一些展览中出现,尝试参与到公共项目中,比如商场酒店等。 YCEA(黄):创作还会不断的混杂,展览会有群展。

 

吕胜中对谈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小组”应该是推进成长的实质性存在

 

 

吕胜中(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吕老师:吕胜中;陈:陈明强;方:方列丰;卢:卢明;李:李萌)

 

吕老师:上学期末方列丰说让我写一篇推荐文章,我就觉得挺难的,不知道说什么,找不着词儿。我记得上次你们做展览的时候我去过,给大家聊过是吧?我好像问过差不多的一个问题,也是我在想的,你们为什么要弄个小组到现在?就是我希望你们今天聊聊这个事情,为什么现在还要保持这个小组,就是这个小组性质的活动,它到底在你们每个人心目中意义是什么,我就想到底意义是什么,就是我现在已经弄不清楚了,我就说想让我写东西我就觉得这个东西就变成一个非常要害的问题。

我在想呢,小组是有几种类型:

第一,我们集体创作,我们是以这种形式,这种形式本身就是价值、意义,但是你们小组没有集体创作,没有。

YCEA(方):有过两次集体创作,但更多的是个人的创作。

吕老师:反正我不知道,你们没有集体创作,也没有达成你们的一种形式,就是在社会上达成一个挺好的影响或者作品变成一个挺强有力的特征。

第二是同志,这个没问题,大家都是同志,都是统一的有共同的一些想法,是吧?

第三就是取暖抱团,是带有阴谋性的组织。个体比较脆弱,就一块儿可以动用互相的资源,往社会上推就比较有力量。刚才第几啊?

第四,是一个大家互相博采众长,就是大家通过讨论方案什么的能使每一个个人的作品或者创作,或者艺术上能更加有效的推广和推进。

我觉得大约就是这四种,我考虑YCEA的价值意义在哪里。你说一块儿是坏事吗?好像不是坏事,但是有多好呢?又想不出多好来,就是人家那没有小组的呼呼的往上窜什么的,我们这有小组的也没有呼呼的往上窜,就是它的生长形式到底是什么?

 

 

 

 

YCEA集体创作《一立方米》装置 2013

 

YCEA(方):成立之初,就像您说的第四点。这帮同学也算是知根知底,大家有对艺术的执念,但对社会不太了解,在一起是希望大家能够相互促进。我希望每个人在这里边都能展现自己最好的作品,完成自我独立的艺术思考与成果,我是有这样一个期待。但发展到一个阶段之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紧迫的生活问题要去处理,在这个阶段中,如何将小组的发展与每个人的问题联系在一起,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组的价值在哪里?吕老师问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我们当前要思考的最大的问题,我们对小组的发展依然保持着理想,但在实际行动中又显得力不从心。小组是一个没有功利的环境,又想把它保持的比较纯粹。这是需要我们所有人很自觉的一个空间,但是事实上,一旦要自觉吧,这个事就很难驾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YCEA(卢):我们经常其实就是在探讨一个小组的存在的必要性,还有我们自身小组这个特色,区别于其他的小组,就是我们在当下这个环境之下我们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就是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一个是集体的,另外是个人的,个人和小组的关系,还有小组存在的这个必要性,现在有那么多小组,我们也算是个老小组了,然后这个小组和其他小组的状态还有它的发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们的特征在哪里,我们一直在寻找这个。还有就是自身和每一个成员,就是我们自己和这个小组的关系,就是我的什么样的作品放在这个小组里我觉得像列丰说的,是最有力量的。然后呢这些兄弟们的这些作品合在一起能不能体现出小组的一个面貌出来。对,这个面貌是不是有力量的,是不是能得到认可,还有我们往以后的这个思路我们其实不断的在调整,其实有一个特别的问题就是我们这些人大家喜好的东西,然后自己的创作方向都不一样嘛,但是又有共同的东西在,不一样的话那么它在小组里面体现的这个作品的面貌和外面的群展有什么不一样,那可能就得需要我们小组的一个特色出来,其实集体作品我们做过一个,就是接龙的一个作品,就是我们一块儿讨论、商讨,然后出来一个想法,然后我们抽签,抽签、排序,就是这个小强开始做,小强做完了以后有一个两周的时间交给李萌,李萌在他的基础上去按照他的方式修改,然后她再给我,我再给他,就是这样,轮到最后这个作品可能和之前的那个作品不太一样了。我们做过一个这个接龙的。

吕老师:展过吗?

YCEA(卢):展过,就在那个,你去过,在七棵树的星空间。作品到最后变成纸了,因为过程越做越大,到李萌李萌就给拆了,并用影像记录拆解的过程,最后方列丰将影像数据转换成代码,打印出来成了一摞文本。

吕老师:忘了。

YCEA(卢):最近的一次,在宋庄有一个活动,我们做了一个用投票的形式的行为,公投要不要将方列丰开除出小组。

YCEA(方):起因是因为我对参展作品持不同的态度。因为小组没有核心,一切都是民主公平的方式,最后胡靖定了以投票的方式面对组内的问题,就做了这么一个作品。

YCEA(李):吕老师说了四种,其实我觉得更像是第三种:又没什么促进,又不愿意离开,觉得都是同学都很温暖,但又形不成一个共同的作品,又不愿意放弃。基本上属于这样的状态,就很胶着。

一直想解决这个问题,不断、不断的在讨论,但还是没有得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我觉得其实是想太多。要合作做作品并不难。比如一个人想做一件作品,那其他人都来协助他完成,这不就行了嘛,大家轮流做啊。我觉得是协调性太差,不会合作,导致了小组现在这个状况。只是一直讨论下去,解决不了问题,说再多也没有用。

其实就是艺术家不知道怎么合作,不会合作,但是又想做这个小组,就糨在这里面走不出去。

……我每次都是砸场子的。

YCEA(陈):吕老师刚刚举了四点。我觉得我们确实有抱团取暖的意思。确实有,是不是有通过展览刷存在感呢?我觉得可能也会有一点,艺术家做展览必然是在向外界昭示自身的存在。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第二点,我觉得我们真的是志同道合的同志。我们之所以还能一起走到今天,是因为我们还是对未来有一点想象在里面,就是很纯粹的在艺术创作上的期待,或者说对艺术史系统的一点野心。能做一些好像跟平时见到的作品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就像列丰刚刚说的,我们在每次做展览的时候真的会把自己用心做的作品拿出来,一般都会拿那些自己觉得不一样的作品。这个“不一样”的作品,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有可能很low之类的,但是对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尝试。每个人都在挑战自己的过去,在寻找自己。至于我们很少有集体创作的问题,除了每个人艺术创作切入点有很大的不同以外,我个人是很反感集体创作的,一谈到集体创作这个事的时候,我就觉得它就有一种命令思维,就是多数人服从少数人一直去做的一件事情,貌似民主,内核依然是强权。平时自己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已经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了,我从内心很抵触这种创作形式。所以我们在做小组作品的时候,基本上是互不干涉,就是你觉得OK,只要你觉得不丢你的脸,你自己觉得靠谱那你拿出来。我从来不干涉小组其他成员的创作,你必须要这么做,你必须要那么做,好像我们之间很少这样的干涉。但是我们确实会在一些创作具体细节上给对方谈自己的看法,但是我们从来不会干涉对方创作的出发点,这毕竟是他自己想做的事。

YCEA(方):我们不能在小组的表象层面上看问题,对我们有价值的是我们在小组的成长过程中不断反思。我们接受过系统的艺术学院教育,在成为独立艺术家的过程中,我们要反思教育在我们身上的作用,结合自身过往的经验与正在当下生活的体验,需要自身慢慢的去吸收这些营养、形成独立的自我成长。我们还需要一个比较独立的自主的艺术表达环境,看看自己能长成什么样,我想YCEA就是这么一个创作环境。现在很多与艺术相关社会艺术活动,其实有方方面面的潜规则或者艺术之外的目的,它未必就是艺术家自己的思考结果,未必就是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和判断,YCEA希望能更纯粹一点点,可能这种态度和方式也会让我们走得特别慢,但我相信自己能够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的找到自己、把握到自己,没那么功利,所以心态也比较好,也没有说这个小组一下子要多出名,像某些小组有一个所谓风格或者所谓的招式,一下子很容易被识别,很容易被选择。对于YCEA,它是一种自然生长的状态,是多元的,所以在选择我们的时候是很困难的,它不符合大家既定概念中的小组,因此他们没法定位,这一点,我觉得也对当下的艺术现象(风格化或者固定的工作方法)有一种反思的作用……,一般的小组模式很容易成功,但那样的成功并不是我们的追求,我们以不一样的理解寻找一种不一样的小组价值,不是以所谓的“一招鲜”或者一招制胜。我们是那种更自由的、更来自于方方面面的营养吸收之后自觉的去创作的生活状态。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个人和集体之间的关系,包括小组内涵和形式。一个小组,按照一般的意义上,它需要某个纲领、某个理念和风格去不断的创作,但我觉得那是已有的小组形式,我们是需要探索小组新的结构或者组合方式,有一点我想的比较清楚,其实也是在YCEA身上一直存在的,即YCEA是在活动的过程中,依据自身的触碰到的问题,随时生成解决问题的方案 ,也随时优化方案,探索实验最佳的小组组合方法 。只要面对我们自身的问题与艺术的关系,我相信YCEA最终必定完成独特的自己。

YCEA(李):就觉得你想太多。

YCEA(方):我们必须思考。

YCEA(卢):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特别的轴劲,就是把事情想明白了,做起来反而没有负担,反正这个事不管成和不成我们都肯定要做。

吕老师:这个轴有很多种解释,很任性,我这个人很任性,第一,这个轴就是状态,就是我很清楚了一个目标了,我轴着去做,其他人都是愚昧的,我们是清醒的,别人都傻乎乎的说你看说你们是傻瓜,但是你很清楚我就要弄这个东西,我坚持我的东西。一个是呢,我自己处在愚昧当中,我轴,我以为我老正确了。简单来说这个轴好像还不够,那我轴如果是后者的话我越轴越麻烦。

YCEA(卢):反正这个事得做。

YCEA(陈):吕老师刚才也说了,既然我们是小组,但是好像小组集体被关注度并不是很高,但是有的人可能个人单打独斗的,反而更能出来。我觉得在这里面有一点非常关键,也是我自己正在思考一点,就是我们都是默默的在看或者在琢磨,我想慢一点,少一点急功近利,静下心来找一找正真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我不能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方向,至少我不敢说,但是我在默默的琢磨这个事情,就是自己下一步可能会往哪个方向走。小组也是,可能我们不着急一下子往前跑得特别快,但是我们每走一步,都很稳,我们不是在顾虑什么,而是我们还是得要找适合自己的那一步。小组成员每次展览的作品,我都会留意他之前的作品时怎样的,比如卢明在展厅搭了一件小卧室,做了一件声音装置,我就会想他之前的作品和这件作品的联系,他的生活现状……

YCEA(李):他就是被门夹了一下。

YCEA(陈):我每一次都是在一种自我怀疑的状态中去思考自己的作品。为什么上次展那件作品这次展这件作品。就像吕老师经常问我们“你要干嘛?”我经常就问自己我到底要干嘛。

吕老师:这是引起大家去思考的问题,不求一个特别清楚的答案。我是觉得大家应该考虑一下,就是生存状态和自己的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

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问题,比方说小强要上课、要管学生、要工作,李萌要上班,你也要挣钱什么的,这些事情我觉得大家应该去,到这时候了,生存问题是不可避免。所以我觉得应该去好好考虑考虑,就不要把生活和艺术隔那么远,就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变成自己一种既是生存方式又是艺术家的生活这样一个东西。

我也希望大家考虑,我们所谓原来追求的作品的纯粹性,所谓的纯艺术是不是真正是我们有可能使用的一种最好的方式。其实我们有一项优势,就是我们可能比别的艺术院校学生的理性的东西多一些,就比方说你们班: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第一届本科班,从你们班开始社会学调查这种切入方式。就这个东西是你们的很优势的东西,你们更具备这样一种素质,这些优势的东西是否能在我们的集体当中去发挥出来?

实际上小组不小组不是特别重要的,建设的还是每一个人。大家不能因为小组变成大家都是统一面孔了,包括集体创作的形式也是。艺术史上有很多这种带有集体性的,两个人的这样一些方法,有的是形式上必须用这种形式完成,有的是增加一种力量感,有的是我们俩的确是完全一样的理念、概念。还有集体创作,在中国艺术史上、新中国美术史上集体创作成为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六十年代就开始集体创作,因为那时候一百个艺术家都一样,都统一思想,用集体创作的方式。但是我们这个小组如何把这种东西发挥出来,我觉得这是挺重要的一个事。

其实到现在,从你们年龄上、从你们的从事艺术的心劲儿上还不减,还继续有,那我觉得你们应该有一些新策略了。我希望今天我们讨论的是一个思考过程,这个思考过程最后能有一个新开端的感觉,是吧?今天的艺术创作的形式都不是第一重要了,小组它不是我维持着这样一个形式,而是要变成一个实质性的,对我们每个人能有所帮助,推进我们成长的存在。

这不是一个问题了,我也谈了我的一些看法。我其实考虑你们小组的事考虑的挺多,你们给我布置了这个写文章的任务,我就开始想这些问题,我真的想了不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因为这个事也不是我去参与解决的事情,应该是你们自己去解决,只不过我作为一个长辈,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我应该谈谈我的这些想法,就是我对这个小组的一些,一些什么呢,不是希望啦,就是一些感情吧,一些感情、一些操心,这是我所想到的。

 

YCEA 陈明强自述:一种“找北”的状态

 

 

YCEA小组成员:陈明强

 

传统艺术语言如何在当代语境中得以有效转换,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如何对接,个人价值与集体意识形态之间的话语对抗,艺术如何发挥其社会功能,材料如何呈现其物性等,似乎是我艺术创作中所关注到的问题。

 

 

《神圣时刻》 影像装置 展示空间五平米 视频《前戏百分百》100分钟 2015年

 

 

《神圣时刻》 影像装置 展示空间五平米 视频《前戏百分百》100分钟 2015年

 

如果非要梳理一条线索的话,我想这些应该是自己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对于个人存在价值,命运,信仰等问题的焦虑而引发的。生活总是如此无常和悖论,充满艰难和痛苦。有生命就有欲念,当陷入欲念中,如性,爱情,名誉,甚至是高尚的理想和崇高的信仰时,都无法避免挫败。生命是如此昏谬,焦虑而又不可避免。并非有了工作,有了家庭,就能缓解这种焦虑。这种不安,它来自寻求安身立命的存在之实感。

 

 

《皇帝的新装》机械装置作品 2013

 

我逐渐意识到,艺术中的观念过于冰冷,智力的炫耀和视网膜的愉悦又是如此浅薄。我试图以一种乏思状积淀式的劳作方式,将个人的身体能量消耗在作品制作中,从而化解内心的焦虑,使作品散发出一丝自我救赎的能量。如果,艺术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也许可以"修身"。

 

 

 

 

《起来…………》行为影像 拍摄于20070601-20080601 时间长度:02:11:43 展示于2012年

 

如荷尔德林在《归家》所言"有一件事坚定不移,无论是在正午还是夜到夜半,永远有一个尺度适合众生。而每个人也被各个指定,我们每个人走向和到达,我们所能到达之所。"我的艺术创作实践,就是在寻找那种适合我的"尺度",在摸索中,犹豫中,走向和到达的那个未知的地方,那里应该是一个人灵魂的栖息地。可以说,我一直是一种“找北”的状态。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 2019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9105号-8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北京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