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生活方式 查看内容

名片的景观

2015-5-19 10:42|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1169| 评论: 0|原作者: 文、编辑:Lulu Chow |来自: 艺术银行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55期


“对于符号胜过实物、副本胜过原本、表象胜过现实、现象胜过本质的现在的这个时代……真理被认为是亵渎神明的,只有幻想才是神圣的。事实上,神圣性正因真理之减少和幻想之增加的程度而增加,所以,最高级的幻想也就是最高级的神圣。”

如上这句话是居伊• 德波在《景观社会》开篇引用自费尔巴哈所著的《基督教的本质》的一段序言。如果把名片放置于景观社会学语境当中,这句话亦可作为今天我们探讨有关名片设计话题的引言。名片的历史上下两千年,我在这里把它的发展历程简言为从“社交货币”(名刺)演变成了今天的“微型自传”(个体微缩景观)。其属性依然没有超出社交工具的范畴,即便外观与形式千奇百态,在其应用材质和设计版式上来看,印刷与信息存储科技的发展并没有在本质上把传统与现代割裂开来,它只是让我们拥有更多的选择。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结构与阶级划分依然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就好像智能科技无法在现阶段瞬间终结传统载体一样。也就是说,无论是传统保守型,还是新奇创意型的名片设计,都会同时存在于我们的景观视野当中。如此说来,小小的一张名片,却能够非常彻底且直接地反射出当下社会景观布局与大众传播心理。而具体到名片设计话题,从面向社会的大景观转移到方形纸片承载的无数个小景观上,则只能将那些暗含的社交隐喻,经过“装修”变得更加浓烈且迷离。 

就此,三位独立平面设计师刘治治、广煜和迷盒,分别从设计者和使用者,以及“名片社交”景观旁观者的角度阐述了他们的经验与看法。电子音乐家张荐同时作为设计爱好者与设计创意策划者,在多年从事自主设计与生产的实践中,以跨界创作的角度,也分享了他的名片设计故事。 


第一张名片设计

刘治治:做第一张名片是在1996/1997年的样子,给一个朋友开的发廊做的。他请了一个很不错的室内设计师,当时整个发廊在设计上已经是比较前卫了。而我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刚学设计不久。当时也不懂印刷,只知道做,但不懂怎么印。记得因为这个名片,一个礼拜我跑了7次印刷厂。当时能做名片的店铺还极少,几乎没有,只能去专业的印刷厂,这些印刷厂仍然是国有机制,跟政府机关的办事风格是差不多的。我作为一个要印名片的小孩,他们也不拿我当回事,每次去都有要改的地方,所以被遛了很多次。这里面没有抱怨,无可厚非,这种经历也隶属于每一个设计师和创作者的成长必修课,因为这个经历,我学会了很多印刷知识。

广煜:做第一张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总体感觉挺爽的。当然“爽”的是做设计和印刷的经历,而不是单指名片,因为“是什么”并不重要。

迷盒:那是在2004年,我还住在杭州,是给自己创立未遂的设计工作室所做的名片。创作思路来源于2004年初的798,那时候的798是不能与现在同日而语的,我当时感觉被那些政治波普式的符号影响了,所以第一张名片里就用上了类似风格的元素,我记得名片上写的是:批量生产,乐观主义。
名片景观的演变
 



刘治治:从古代来讲,名片(名刺)上是不承载信息的,有点像介绍信。甲拿着乙的名片去找丁,丁会因为甲认识乙,就会因为乙的面子而乐于认识甲,或帮甲办事。这个社交的背后暗含的就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其实是很好玩的。后来到了信息时代,名片变成了个人或集体的小广告,成了一种铺街宣传。直到最近,这种小广告的效果才被减弱,它的廉价和随处可见,导致视觉疲劳带来精神疲劳,人们越来越讨厌这种东西,这个信息就变得没有价值了。所以,整个情形似乎又回到了古代名片的感觉,信息被弱化了,它慢慢变成了一个人的品味与社会属性或自我状态的某种全面或片面的描述。假使一个设计师,或者任何一个自称从事创意文化产业的工种,那他的名片就有必要是有趣的,是与众不同的,这是一种标签化的逻辑。但我自己也不支持把名片设计的过于有趣或花哨,凭经验也是觉得,越是那些把自己名片设计得极端有趣或超出常理的花哨,那这个设计师本身越没意思。

所以这里提到了职业与阶层的一个划分,再比如商人,银行家或者政治人物的名片,在设计上更讲究工艺档次,版式也相对保守。就像我们看过的电影“American Psycho”(《美国精神病人》)里面的商人们互相攀比名片的材质,文字使用的字体如何体现品位等等,主角最后还是因为虚荣心导致精神分裂。这里面人们看重的已经不再是名片上的信息了,信息是必要的,但绝不是实质,而是自我表达的方式。

我觉得名片这个东西不会消失,虽然已经趋向电子化了,但它还是会存在,毕竟它是一个相对传统而礼貌的,为打开社交局面而存在的有形工具。有些时候不愿意直接询问电话或地址,递个名片很自然,间接地保护了私密感。比较实际的例子就是,如果在公共场合,一位男士想知道一位陌生女士的电话,无论目的是局限于公务还是私交,交换名片都是个比较合适的办法,可以再瞬间避免了尴尬。


广煜:我觉得名片同时具备传达联络信息,以及礼貌的社交行为功能,从这一点来说它还是比较实用的。但从传递信息的角度看,在当下它应该没有手机微信之类的电子媒介更方便且具有实效性。

但我同样认为名片在短期内,起码我死之前不会消失,我本人会用。况且它毕竟是通过纸张字体印刷的形式展示个人品味的一种方式,很基本。是否有替代品,还要看科技发展的程度吧,没有什么是必须消失或者存在的。而上升到社交这个比较复杂的层面上来说,在今后它更多是用来装逼的。

迷盒:现在大概很多人叫嚣的是“纸质名片必将退出历史舞台”之类的问题。现在人们初次见面更习惯加个微信,名片基本上已经变成某些特定人群会使用的物品。比如设计师,可能一张名片可以体现他们自己的设计水准和品位。或者艺术家,可以彰显他们自己的美学取向、偏好风格和脾气秉性。

我也觉得名片不会消失。如果非要说消失的话,我比较倾向于接受像英剧“Black Mirror”(《黑镜》)里所呈现的那些黑科技吧。
论设计的难易:好名片与坏名片

刘治治:如果在设计里面谈的话,好坏无非取决于:必须要适合使用者,恰切是前提。往往寻求设计名片的人,他是希望有各种可能性的,所以这里会存在一种盲目的心态。同样很多年轻设计师也会愿意借机随意发挥。而真正好的设计师最重要的就是表现“控制”,如何做到发挥得恰到好处,又合适使用者是最重要的。我觉得设计一个好的名片没有技巧,就是要有分寸,合适的素材用在合适的地方。而失败的名片设计就是没有把握好“控制”。



若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去自我审视的话,就是要对自身有一个公正且恰当的认知。所以给对自我认知有障碍的人做设计是比较痛苦的,或者说是比较拧巴和可笑的。很多年前,有一个某管局车队的司机,我们偶然认识后,他提出让我帮他设计名片,他的口气里表达出了一种急速上升的优越感与瞬间爆棚的虚荣,各种吹牛逼:说要设计好一点,一定要体现国家….背后要印上国徽……我不能简单说他是疯子,但这就是自我认知有障碍的人。任何对自我定义极端膨胀,或极端渺小的个体或机构,都是不容易做出好名片的。因为我会感觉,我恨不得跟丫谈场恋爱才能做出这个名片!


广煜:好的名片设计就是清晰准确的传达客户的需求。这里的清晰准确,可以是“模糊”的,也可以是“不准确”的,可以是简洁的,也可以是繁复的。关键是他知道自己是谁,其次你也能听懂他跟你说他是谁。而比较差的就是我们都在说的“事逼”的设计,带有一种不准确的浮夸。我个人不喜欢的有:把名片印满个人荣誉的,或者用了很多印刷工艺,但最后我也不知道他是干嘛的等等……在这种表达上,我得承认自己智商不及他们,远没有他们有想象力。这也全是个人看法,切勿对号入座。

如果说比较难做的,我觉得是给那些政府官员或者……不知道,也许是最难的吧。我不想太误导大家,因为我并不是对他们持有偏见。事实上,只是因为他们更容易表现得很官僚,更容易对自己定位不清晰、不确定。所以难或易的问题,还是取决于对方多一些。


迷盒:我觉得好的名片设计,首要就是设计排版得过关,字间距、字体使用、网格系统等等,这应该是基础。然后就是功能性了,体现行业关联性,同时体现使用者的身份。
我见过最恰当的名片就是离婚律师的那张名片了。不喜欢的设计我也一样,就是那种装逼的,设计过度的,恨不得声光电都用在名片上的那种。

我觉得给设计师做名片最难,因为他们自己有自己的设计标准和设计喜好,你很难介入,很难打动他。我之前给一个建筑师朋友做了一套VI里面含有名片,他就会提出很多奇怪的评判,比如不够简洁啊,还有他认为自己的建筑风格没有成形,所以需要一张没有风格的名片(很难想象没有风格是一种什么风格)。很奇怪,因为既然没有风格那还不如他自己设计,设计成什么样这个东西都成立。当然最终也使用了我的设计,就是非常简单的信息排列。另外我也最不想给类似于陈光标这类人做设计。最想设计的客户估计是三陪小姐,性工作者。想想都觉得好牛逼哦!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10-18 17:42 , Processed in 0.02073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