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生活方式 查看内容

踏上艺术的永恒之路

2015-5-19 10:39|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1073| 评论: 0|原作者: 文、编辑:Lulu Chow 录音整理:王贝贝 图片提供:乌托邦小组|来自: 艺术银行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55期

2008年,艺术家邓大非与何海发起并组成乌托邦小组,以团队的形式实施系列的艺术项目。从跨越一年的《家庭美术馆计划》到在英国实施的驻地项目《理雅格的记忆之宫》到以艺术教育为主题的798艺术节;乌托邦小组的创作立足对自身生活境遇的反应并结合文化研究的方法,从人类普世存在的理想高度来反观现实,寻找艺术出发点和带有想象力的解决方案。他们深入社会现实,游走于国际,自身的身份和工作方法也在不同的工作界面上就此展开并深入。乌托邦的理想也构成了小组创作的持续线索,这是一条永恒的艺术之路,只是在不同时代的外在形式上会有不同变现。乌托邦小组期望通过艺术的创新带给更多的人启示。

邓大非 2005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自由艺术家
何海    2010年毕业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第二大学艺术学院视觉艺术系,博士。现任浙江
           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讲师

艺术银行VS 邓大非

艺术银行:乌托邦的名字由何而来?你们希望赋予其怎样的意义?
邓大非: 2008年,当时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对“介入:艺术生活366”项目进行征集,我和何海一起提交了一个《家庭美术馆》的方案,最终这个方案入选。从此,我们开始以“乌托邦”为名进行合作。

众所周知,乌托邦是一个理想国,是出于对于人类社会的完美构想。当时很多人都觉着这个名字很老套,没有创新。但是在我们看来,它是一套方法论,与社会有关。以《家庭美术馆》项目为契机,我们将其当做是对于现实的一种参考标准和评判准则,其中凝聚了我们对于社会的设计和想象,即公共,美好,没有邪恶与犯罪。事实上,当我们以此为参考标准的时候,会发现现实与之相比,存在着很多落差。比如,在共产主义的理想国中,物质丰富,人心自由,然而现实却截然相反。于是,乌托邦开始成为我们工作的一个起点,一个立足点。从另外的角度来说,艺术实际上就是一个虚拟世界,与现实有很大的距离。由此推论,艺术也是乌托邦。我认为,乌托邦艺术在人类社会中是一个永恒存在的事物,也就是说,对于任何时代,任何人群而言,只要人们对于当下的生存状态存在不满,就必然会对于这些问题提出一个良好的解决方案和美好愿景。

乌托邦也是一个永恒的存在,它实际上是一个思维模型,是人性的主题。比如性,只要人类要生存,要繁衍,性肯定是一个永恒的主题,除非人类已经不需要繁衍,与性有关的事物才会面临极大的挑战。除了永恒性,乌托邦也是特殊的,它的特殊性在于,在不同的时代,对于乌托邦提出的命题是统一的,它具有一种全球化和同一性的特征。它与互联网有关,是全球得以共享的理想主义的美好愿景。如同共产主义要解放全球的无产阶级一样,传教士也肩负着将上帝的理念传播到全世界的使命。

从艺术创作的层面来说,乌托邦和反乌托邦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实际上,当社会不太美好或不太完善的时候,艺术家理所当然会希望出现一种乌托邦的状态,而当社会已经提出了一个希望完美的口号或者已经很完美的时候,艺术家却开始抱着批判的态度,讽刺、批判、对抗,甚至自我堕落,自我边缘化等等,具有一种非常反乌托邦的气质。究其本质,艺术家需要与主流的、系统化的体制之间保持一种具有思考性和批判性的距离。而从全球的整体性而言,乌托邦是全人类的意识层面的一个共识,是人类共同的、永恒的文化遗产,不因地域、时空的改变而改变,这是我成立“乌托邦”小组之后的最大感受。

艺术银行:你如何看待驻地这种艺术创作形式?
邓大非:驻地项目是“舶来品”,源于欧美,即欧洲和美国的一些国家和地区每年都会邀请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当地进行生活、创作。受到邀请的时候我很兴奋,因为之前没有出过国,因此希望借此机会去开阔一下眼界,同时他们也会负担我们进行创作的全部费用,包括往返机票、食宿、艺术创作的材料费等等。不过,不同的驻地项目有不同的负担额度与标准,这一点艺术家需要提前沟通并了解。


艺术银行:请你具体介绍一下您的两个驻地项目,《理雅各的记忆之宫》和《圈地》。
邓大非:前面提到我在2005年有过第一次驻地创作的经历。当时我作为一名学生,对于欧美这些国家充满了好奇,并且由于是第一次,对于驻地这种创作形式并没有很深的思考和理解。之后每次参加这种项目之前,我们都会提前对于项目进行大量的调研。实际上,我们创作的核心是现场,从艺术语言的角度来说是现场艺术,比如展览就是一个现场,观众由此进行体验并产生感受。但是,我们希望做的是社会现场,而社会现场必须有社会问题,其中包括历史、文化、社会等相关元素,也就是我们前期进行调研的一些资料。而通过为期一年的《家庭美术馆计划》实践,我们也逐渐积累起一种“寻题创作”的方法论,即尽量不带成见、摆脱过去方法的习惯性、在驻地的具体情境中寻找主题和对应的手段。在第一种情况中,我们对特定的社群、家庭或个人的现实处境进行思考,形成命题,最后以某种和对象互动的方式完成作品。第二种情况中,我们则对所驻地区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社会等环境进行勘察,寻找该地区中能引发兴趣的核心观念,并以艺术形式予以回应。在《家庭美术馆计划》中,我们主要以第一种情况为主,略有涉及到第二种情况。这个项目是我们应苏格兰亨特利镇(Huntly)的迪福伦艺术机构之邀进行的为期三个月的驻地艺术创作项目。在《理雅各的记忆之宫》这个项目中,主题是出生于该镇的早期来华传教士、汉学家理雅各。他在1839年作为传教士被差派到中国,在香港居住达三十年之久,期间他翻译了多卷的中国经典著作。这使他成为十九世纪最杰出的翻译家和汉学学者,并成为牛津大学首任汉学讲座教授,因此说,他对于中国文化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利玛窦、汤若望或者郎士宁,不过这些人都是耶稣会的,是天主教的教徒,而理雅各却将基督教新教带到了中国。

整个作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寻宝游戏;第二阶段:理雅各故居中的绘画;第三阶段:游行。在第一阶段中,我们在中国根据理雅各所主编的报纸《遐尔贯珍》绘制了一幅虚构的大报纸,并把它分成24份。到达亨特利之后,我们把这些画分别藏在亨特利的24个公共空间里,包括学校、亿元、图书馆、火车站、游泳池、剧院等等。然后我们把这些建筑画成一张藏宝图,并刊登在当地报纸上,邀请当地居民去寻找。


艺术银行:调动当地的村民配合了?
邓大非:对,一是为了认识大家,二是觉着这是游戏能够带动大家的积极性,三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居民来了解我们的项目,有点像广告策划。不过,第一次刊登的效果不太好,登了两三次之后当地居民的积极性才真正被调动了起来。通过这个游戏,我们取得了当地居民的理解和好感。在第二阶段中,我们在理雅各的故居里绘制了16幅木炭素描,内容是与理雅各有各种关系的人和事,包括康有为、洪秀全等等,还有当地元素的一些符号。我们将绘画钉在各个房间的墙面上,营造出一个关于历史记忆和历史逻辑的迷宫。同时,我们也组织了很多的工作坊,教当地的居民学习中国书法。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8-22 00:17 , Processed in 0.02116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