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芳草地展览馆总监金美怜:消费是永恒的年轻

2015-5-18 14:26| 发布者: 杜梦茜| 查看: 1438| 评论: 0

导读:北京芳草地展览馆举办的崔正化个展在巨大消费文化的象征——“综合性文化娱乐空间”中拉开了序幕。被透明膜材包围的4座建筑物,如同一座巨大的人工水晶宫,与其说它是购物中心,不如说是一座小型城市。在这种经过彻底计算的消费空间里,崔正化以他的代表作拉开了展览的序幕,包括装有电动机的充气装置作品《花,花,花》、《水果,水果,水果》和始终无法站起来的跌倒机器人《关于烦躁》,以及由形形色色的珠子穿成的《宇宙》。

展览海报


金美怜(芳草地展览馆展览总监,艺术学)

1.序言

速成的亚洲资本主义暂时弃掷了永续的时间概念,
沾染了消费性和瞬间性的旧式西方消费文化。
如同忘却了(通过消费得到的)甜总与苦同在。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特征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通过消耗化的设计最大限度的激发消费者购买欲望的一种大众商品。在这样的社会中,大多数人甚至无暇回顾过去,就开始追逐尚未到来的明日的尾巴,这大概是因为在过度的竞争机制现实之下派生出的不安,使人们不断追求新生事物,以求获得一点安慰。即现代资本主义社会虽经济发达,生活水平有所提高,物质极大丰富,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相对的贫富差距不可避免的伴随着精神上的贫困,若有所失和排斥感。对消费的兴趣,一方面无疑是来源于对希望,快乐和新鲜感的期待及欲望,另一方面也是失望,不安和倦怠的产物。我们在这只强调高速前进的社会中,忘却了事物的两面性和内外统一性,简而言之,就是现在的我们有必要细细咀嚼这简单的真理。

尽管视角有些突兀,但现在我们来回想一下阴阳五行说中提到的理解宇宙的框架。东方将宇宙理解为阴与阳的结合。在这套理论中:阳是指太阳,热的东西,天空,活泼的事物,高的东西,男性等;阴则包括月亮,冷的东西,大地,低的东西,阴暗的东西,女性等,此处阴与阳是相互依存,不能独立存在的。这是因为阴阳具有互相转换的性质。即在阴阳五行说中,阴阳这两种相生相伴的性质,一直是相互依存共同发展的,这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宇宙的道理,还与老子所说的“反者道之动”一脉相通。

笔者之所以在此提及消费资本主义社会和基于东方阴阳五行说的宇宙的叙述,是因其可以看作是理解崔正化作品世界的起点。即,他的作品是从对同时代现实消费资本主义派生出的所有事物和社会现象的把握开始的。这一旅程承载着把一切归结为万物的法则和宇宙的原理的历史观。因此,与其说他的作品是对现代消费文化社会的排斥,倒不如说更接近于一种接受的姿态(当然,他依然坚持着批判观点),因为他坚持立足于佛教轮回说的观点,即万物的法则是内外合一的循环结构。也就是说他不是将消费资本主义社会理解为一个片段性现象,而是理解为一个生产→消费→再生的循环体制,可以说无限反复变化发展的辩证法思考方式支配着他的整个艺术观。

收集吧,一起吧(局部),塑料废品,可变尺寸,2008(韩国首尔奥运会体育场公共艺术项目现场)


2. 在购物中心


消费是永恒的年轻。
我所说的消费文化是生产→消费→再生产或是轮回和循环的过程。
—崔正化—

北京芳草地展览馆举办的崔正化个展在巨大消费文化的象征——“综合性文化娱乐空间”中拉开了序幕。被透明膜材包围的4座建筑物,如同一座巨大的人工水晶宫,与其说它是购物中心,不如说是一座小型城市。这个空间里包括酒店、办公室、商店、餐厅、咖啡馆、电影院、展览馆、食品店等所有便利设施,甚至包括住宿、娱乐等,使人足不出户一整天也能充分感受到便利,可谓是维持消费的经济环境中的最高级空间设施。在这种经过彻底计算的消费空间里,崔正化以他的代表作拉开了展览的序幕,包括装有电动机的充气装置作品《花,花,花》、《水果,水果,水果》和始终无法站起来的跌倒机器人《关于烦躁》,以及由形形色色的珠子穿成的《宇宙》。

在这经过缜密计算的空间中,好似“这个时代的财富名誉和丰饶是永恒的”宣言一般,艺术家将历经时间流逝而不灭的塑料水果和花置于购物中心的天花板。崔正化的《花,花,花》和《水果,水果,水果》展现了象征人类永恒欲望的长生不老和世外桃源一般的空间,但他创造的常开不败的花和累累的果实,其实质是内部空无一物,只因从外部注入而反复机械的膨胀和收缩,就如同这个时代的假象一样。即此作品的内涵是,我们那样费尽心机,急功急利地企图占有的富贵和荣华,看起来是充满欢喜,实际上只不过是轻如鸿毛,最终只能化作空气的幻象。

美丽,美丽,人生(捷克布拉格圣萨瓦特教堂公共艺术项目现场),气球,可变尺寸,2012


置于购物中心地面的机器人作品《关于烦躁》充分描写了人类在矛盾的社会现实中经历的挫折,作品以Mazinger Z中的机器人为模型,该机器人形象出现在日本70年的漫画书、电影,以及韩国70年的后期至80年代上映的人气漫画电影中。Mazinger Z和跆拳V都是为了世界的正义和和平而战斗的英雄般的存在,成为了深植于70-80年代儿童的梦和理想中的代表人物。崔正化将这个具有代表性的浪漫英雄人物改造成现实化的人类。幼年时期美好的梦和理想在充满约束的现实社会中受到挫折,饱尝失败的滋味,即在现实与理想的背离感中,将成人所经历的抑郁烦闷的心情注入这个机器人。从外形上看虽然是具有超能力的机器人,可实际却是由软乎乎的塑料气球构成的这个机器人,表现了在现实社会中只能品尝失败和挫折的极其现实的人类的模样。

崔正化用数十种五颜六色的塑料珠子穿成了长达12米的隧道,并称其为《宇宙》,这是位于购物中心的展览动线上的最后一个作品。借用艺术家的表述,“琐碎的令人感到耀眼”的数十万个珠子的集合,实际上是所有存在事物的总和。即象征着世界上所有具有形态的事物。像是夜空中的繁星,又像是我们生活的华丽都市的灯光,观众漫步在他的《宇宙》中,会暂时忘却自己来自什么时间、哪个星球,自然而然地对自我的存在进行思考。崔正化表示:“世上一切具有形态的事物都是因缘而生的,其本质源于虚无。”他所说的森罗万象,即宇宙,实际上是代表佛教所说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夜空中的繁星或华丽的都市夜景都十分夺目,所以容易认为这些都是充实而真实的。不过作品《宇宙》暗示着,遥远的星球和不夜城之华丽灯光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存在。

也理解为,崔正化在购物中心展示的作品描绘的是现代消费资本主义的社会面貌。忘却死亡的,生动华丽的,美丽丰饶的崔正化的《花,花,花》和《水果,水果,水果》,蕴含无限时间的《宇宙》,具有无所不能超能力的机器人……不知为什么,这些作品与消费资本主义的特征如同双胞胎一样那么的相像。

花树,综合材料,500x 500 x 500 (h) cm,2003,(2003年法国里昂双年展现场)


3.在展览馆

日常生活中难得一见的畸形形态总是会令我眼前一亮,心中一阵激动......
每次遇到这些东西,我都会深刻体会到艺术的虚无,
同时,向这些有幸邂逅的造型高手谦卑地鞠上一躬,表示深深的敬意。
我在赞美日常之美的同时,也在不断寻找我的伙伴和我的搭档。
—崔正化—


展览在10层展览馆以“崔正化式的日常发现”为中心全面展开了主题。展览馆入口处插满清扫工具的《花道》,利用各种废弃瓶子的玻璃碎片创作的《五蕴》,以红掌花为素材创作的《怜悯》,将玩具枪重新组合形成的《关系项 - 世界》,以及采用从中国农村地区收集的木制搓衣板创作而成的《某本中国百科全书》,使黄金皇冠反复收缩膨胀的《大活宝》,最后是由建筑垃圾和不安地挂在其上方的吊灯组成的《混秩序》,在这些作品中使用的材料都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琐碎或不起眼之物,这些物品在崔正化双手中重生为艺术品。我们需要把目光放在崔正化平日所言的一句话:“生活和艺术源于陈年存放与发酵”。他认为一个个小物品里都蕴含着回忆、记忆和历史,这些有时来自于痛苦而艰辛的旅程,或存在于欢喜和荣誉中,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创造出了现在这个时间和地点的一切事物和生活,其本身也是美的实质。因此对他来说收集这些破烂的物品是不可避免的。它们是他的哲学启蒙老师,也是让他醒悟的基础。

本次展览的主题《五蕴》是将从前他委婉暗示过的艺术哲学,也就是回归自我反思和自省,单刀直入的抛出“我是什么?”这一问题。所谓《五蕴》是佛教中为解释人类具体现实生存的代表性佛法体系之一。按照五蕴的说法,人类的存在是随着因果而生而变的物质现象的集合,是由色、受、想、行、识支撑和形成的。这里的“色”是指肉体,“受”后面四个字代表四种精神心理状态。因此五蕴就是指身体和心灵,即个人的存在。简而言之,五蕴是“我”所经历的世界,即我所映射出的世界、我所理解的世界的集合,这里我们通过对自身的分析,从“我”的神话里解脱出来,认识到无我的道理。

会呼吸的花(局部),综合材料,可变尺寸,2012,(2012年乌克兰基辅双年展现场)


在展览馆入口处我们见到了崔正化的作品《花道》。花道是指从中国僧侣流传到日本的追求与自然融合为一体的插花形式。主导这一理论的人们认为宇宙由天地人三才构成,并将这种东方思想应用到插花当中。旧时先人们将宇宙的原理运用到插花中,如同赋予参禅意义一样,崔正化将时常置于不起眼之处的沾满人生灰尘的劳动汗水的清扫工具,如同插花般插入花瓶中,这可以理解为,他向默默地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地工作的人们致敬。即6世纪左右中国僧侣们在向释迦牟尼献花并且参禅,就如同日本人将其引入,在修道和插花中注入了宇宙的原理一样,崔正化通过清扫工具向我们展示了修身的花道。

本次展览的同名作品《五蕴》取材于废弃玻璃瓶。艺术家对它的兴趣始于70-80年代的韩国。在当时的城市边缘,嵌在墙壁上的锋利的玻璃瓶碎片随处可见。事实上与西方资本主义不同,亚洲的经济发展是时间支配空间的急速压缩的情况。所以不仅是韩国70-80年代的城市周围,处于相同情况的东北亚地区都市周边这种现象也很常见。在这无规则无秩序,只靠胡乱插上的玻璃碎片向外来入侵者示以警告的现象中,崔正化看到了光(生命)。一般来说完成原本目的的物品,下一站应该是废品处理场。但事实上用途取决于如何利用,而且当时并不像2015年的今天一样物质丰富。当时没有可以丢弃的物品。崔正化似乎从为了防盗而嵌在墙上的玻璃碎片中,看到了从人类初始就为他们照亮黑暗,给予他们思考时间的生命之星。

名为《某本中国百科全书》的作品是以从中国各地农村收集而来的木制搓衣板构成的。搓衣板是崔正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收集的物品之一。而此次展览则是作为一件作品亮相。现在农村都已很难找到木制搓衣板了,与上述作品《花道》中的清扫工具一样,搓衣板一直以来是使我们的生活环境变得干净整洁的工具。现代生活中几乎手不沾水就能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但在过去,妇女们为了洗净全家的衣服,和洗衣板同甘共苦,她们的人生和搓衣板的纹路一起流逝。完整的承载着生活的喜怒哀乐的搓衣板的纹路中,崔正化看到了岁月和生活的历史。进一步来说,是发现了从生活中派生出的一切知识和信息的积累现场。因此搓衣板可以说是生活的百科全书。艺术家给这件作品直接冠名阿根廷作家博格斯(博格斯,若热·路易斯, Jorge Luis Borges, 1899-1986)的短篇小说《约翰·威尔今(John Wilkins)的分析语言》中提及的《某本中国百科全书》是有理由的。这篇小说中,某本中国百科全书将已有的自然科学的动物分类法全盘否定,并根据自身生活的条件将动物分类,唤醒了在生活中被我们忘却的存在。即不是受语言支配的事物,而是事物的存在规定了语言。正如这颠覆已有的语言和事物的再现关系的百科全书一样,崔正化通过作品《某本中国百科全书》提醒人们转换思考方向,即被忘却的存在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崔正化的搓衣板不是作为洗衣工具,而是重叠着特定时间、空间和人物的家族史。

欲望长城(局部),塑料篮子,可变尺寸,2005,(2005年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现场)


位于《某本中国百科全书》旁边的《关系项-世界》让我们见识到了崔正化充满机智的世界。他把各种灿烂的色彩涂在指向中心的枪上,并将其命名为现世界。在武力涂上了华丽文化色彩的地方,权力的荣华是有时限的。它的兴亡盛衰就像花开花败一样虚妄,就像《大活宝》的短短一夜演出一样,都只是转瞬即逝罢了。

从位于展览馆最内侧的作品《混秩序》中可以看到铺满的建筑垃圾和华丽但不稳定的悬挂着的吊灯。这无秩序、混沌而危险的垃圾堆以及对其存在源泉的敬畏,象征着对未知的畏惧的吊灯,都可以看作是混沌。崔正化将垃圾填埋场理解为事物的死亡之地,当年首尔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兰芝岛常年堆积着超过一百米的垃圾,这场景大大吸引了他。他说:“在这里,我看到了奇迹,在那片死亡之地,一切事物瞬间彻底变得很平等”。他从这些垃圾堆中看到的是,由失去原形和用途的事物组成的,充满物质其本身力量的宇宙,即大自然。他还看到所有事物回归到自然的宇宙秩序以及充满活力的合一状态,并将此看作是艺术。正如尼采分析希腊悲剧的诞生中所说:“真理是丑恶的。我们拥有艺术,是为了我们不因真理而招致毁灭。”可能艺术家崔正化也想通过这座灿烂的废墟来论述一下他对艺术的理解。

附:讽刺的是,现在首尔市立艺术家创作室正位于兰芝岛垃圾填埋场。

(文/金美怜 原标题《展览前言——-崔正化<五蕴>》)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10-19 08:56 , Processed in 0.02834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