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当代艺术 查看内容

苏新平:一路追问

2015-5-18 14:10|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1521| 评论: 0|原作者: 文_张琳 编辑_张慧 摄影_吴玮|来自: 艺术银行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55期

1. 苏新平


导语: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恐怕不需要苏新平来问就已经有很多声音在回答了,央美副院长、学院派艺术家的代表……从木刻版画到石版画再到近年来的油画创作,从形形色色的人物题材到现在的抽象作品,苏新平不断地颠覆过去的自己。然而,他绝不是要打破什么,而是跟随着自己的人生体验追问内心,那里有他真正的自己。

苏新平工作室一角

人海中找自己

在1986年读研究生之前,苏新平对北京就很向往,来到这儿之后却感到惊慌失措,习惯了内蒙小城市的安静与简单,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他惶恐不安,他从这时候强烈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面对的也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从小就内向性格的他,在如此庞大的群体面前不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了,那些有趣的讲座他听得津津有味却完全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这一切的出口就只有画画这么一条表达途径。于是,就有了那间用木板隔起来的四五个平米的小画室,有了这个日夜埋头创作的23岁小伙儿。

那时候苏新平的世界完全和外界隔离,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儿就是去画室画画,他用画画儿这件事儿将自己填满。“说真的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而画,就是想画。”有太多的东西想要表达,画画就是他对外界的发言。在寻找自己的语言方式的过程中,他逐渐发现石版画比木刻版画更直接,看到上届一位师兄画石版画他很惊讶,“原来版画还能这样画!”当时那届版画系只有苏新平一个研究生,他义无反顾向系里申请换成石版画专业,很快如愿以偿。那个年代换专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系里老师看到他那么喜欢就同意了。来到中央美院的第二年苏新平换了专业,创作更加如鱼得水,“在石版画里我能很顺畅的把想说的话说出来,这种方式特别符合我表达的需要。”此时,同样是早出晚归的画画,但他有了方向,找到了自己的语言。

那时候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好奇,怎么他可以这么拼,一大早就躲到那间小屋子里埋头画,到晚上十一二点实在撑不住了才回宿舍,整个研究生生涯都是这么过来的。这时候的苏新平也并不是那么快乐,他想表达的欲望太强烈,画画是他唯一与世界交流的方式,想表达的东西越多越唯有去画。三年下来,他积攒了不少作品,毕业那年刚好赶上“六四运动”,学校取消了毕业展,他就用自己的几十幅作品在教室里做了一次自己的个人毕业展,也是那届唯一的毕业展。院里老师去看了之后很震惊,这个学生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能量?“那个年代的创作都很细致,一幅作品往往要精雕细琢很久”几十幅作品几乎是他的最大能量了。就这样,苏新平留校了,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习惯的变化,这种疯狂的创作状态一直持续到1996年前后。

“任性”的洒脱

不管是做版画还是画油画,不管是人物题材还是抽象表现,苏新平想表达的东西不是这些外在表象所能制约的。在他一次次人生追问中,所有的答案都在一步步揭开。

央美的三年学习,从恐惧人群的疏离感到找到出口游刃有余地表达,苏新平明白了艺术就是自然的释放自我,就像儿童时代他在草原奔跑的那种肆无忌惮,也像他爬到树上望向远方的那种未知探寻。早期的石版画之所以受到那么高的认可正因为它非常自然地释放了他的想法,画面描绘的是他自己心中的景象,那一时期他心中最想表达的就是家乡的样子。随着年龄增长,版画这种西方的形式让他有点扭曲自己,因为版画特有的形式和方法他就必须接受西方的写实这种语言方式,画的多了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将自己放弃了。作为一个东方人,他心中有很强烈的传统的东西,在他的生存环境中又无时不刻不受到巨大的思想冲击,这些东西都化成他心中细腻的思想,版画这种具象的东西已经不适合表达他自己了,“我不是在西方理性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东方人的思想脉络是感性的,用别人的语言来表达自己那等于是两张皮,玩儿不到一块去。”苏新平又在追问,自然释放的思想性和意识要怎么才能统一呢?

苏新平 《赶牛的妇女》 50×63cm 石版 1988 年


终于有一天,当他发现两者可以统一起来的时候又迎来了他人生又一次的豁然开朗。渐渐地,苏新平不仅找到了新的艺术形式,还将画风从粗旷狂野转换到传统绘画形式上,他画的也越来越随心所欲了。

人到中年,苏新平开始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他喜欢上了书法,这在过去他是根本不屑一顾的,冥冥之中觉得“这玩意儿跟自己有关系”。那一时期正好在2005年、2006年前后,正值艺术市场呈井喷式高点的时期,本身就在思考自己的创作和市场的关系,他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说服自己回归本真,包括思想和日常习惯都发生了变化,没想到这一回归倒给他带来全新的创作思路。其实,那段时间他已经感觉出之前持续了十年的《欲望之海》和《干杯》两个系列似乎走入了一点误区,从前认为当代艺术就是社会批判和社会责任,“为了迎合概念而使用的方法都是别人的语言”,苏新平在找自己的语言。

苏新平现在追求的是创作的洒脱劲儿,“我不太考虑今天的艺术潮流或者艺术生态需要什么,那样特别功利,让我无所适从。”像他灰色系列的作品中,他不是故意画成中国传统的形式,这和他近10年来思想上的转变有很大的关系。到这一阶段苏新平的创作完全是由着性子来,一幅画从落下去第一笔就是跟着感觉走,有的作品原本已经画好收入画册了,他也会因为心血来潮的新感觉再去加上几笔,“任性”至极。

123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8-22 00:16 , Processed in 0.01875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