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墙报专访崔正化:一个中了消费主义“邪”的艺术家,却坚持不用手机

2015-5-7 15:36| 发布者: 杜梦茜| 查看: 882| 评论: 0

导读:韩国著名当代艺术家崔正化,即将在芳草地展览馆举行他的个展“五蕴”。崔正化与草间弥生、村上隆一起被国际当代艺术界称为“把消费和文化巧妙结合在一起的艺术教父”。借此机会墙报与艺术家本人一起,围绕展览“五蕴”与他的个人艺术世界,展开了一些列深入探讨。在采访中,艺术家最大的期待就是“希望通过展览,给观众带来一个自我反省,回头审视自我的机会。大家不再对艺术有排斥感,反而能在生活中找到艺术,或者干脆把生活变成艺术。”

艺术家崔正化


在《心经》里,五蕴指的是“色,受,想,行,识”,展览以此命名,以及参展作品《五蕴》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

五蕴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是不能超过这五蕴这一概念的。希望观众看完展览,给大家带来一个自我反省,回头审视自我的机会。看过展览后,大家不再对艺术有排斥感,能在生活中找到艺术,或者干脆把生活变成艺术。人人都是艺术家,观众的心就是我的艺术。事物达到极限后都是一样的,这可能就是我最想表达的核心——反者道之动。

据说《五蕴》将在北京进行创作,作品材料“玻璃碎片”打碎在中国回收的玻璃空瓶而成。为什么是玻璃?怎么收集的?它与《心经》 里说到“五蕴皆空”是有呼应关系吗?

玻璃是特别不起眼但又灿烂的东西。在中国,墙上会扎很多玻璃碎片,起防盗作用,韩国也是一样。我在看到玻璃反光的时候,透过玻璃碎片仿佛感受到一种生命的迹象。我的灵感就来自于这种材料的特性。当我有了这样灵感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叫唐培里侬的香槟公司寻求跨界合作,作为创作材料可以提供他们的香槟,然后我就把这些酒瓶全部打碎成玻璃碎片后进行了创作。一般这样的公司希望以尊贵奢华的视觉形式呈现自己的产品,,所以当他们听到我要打碎酒瓶时,他们感到特别意外。酒瓶通过打碎获得了另外一个人生。我在作品中想强调的在于,玻璃即使经历了被破碎的折磨,但它的物性并没有改变,它一直是那么亮,那么脆弱。通过“五蕴”的作品大家可以看到神圣和低俗的同时呈现,关键是你想关注的是哪一方面。我平时一直牢记《心经》中的“五蕴皆空”,希望作品和五蕴能达成一种呼应关系。

一千扇门,废旧门扇,可变尺寸,2009,(韩国首尔公共艺术项目现场)


《某本中国百科全书》这个作品因为是有关中国的,所以特别注意到了,可是用旧洗衣板来表达多少有点费解…能说说看里面的喻意?

我认为不必过度关注传统文化,更重要的是关注当下的文化现象。《某本中国百科全书》中用到的都是经过长时间使用,很老旧的搓衣板。通过这个搓衣板能唤起人们对过去的生活历史的追溯。我经常跟大家说,我一条腿踩在过去,另外一条腿踩在未来,而现在就是我自己。

人们经常讨论中国、韩国和日本等东方国家的文化,却往往只关注传统文化,很少考虑发展当下和未来的文化。我想通过这个作品强调大家生活中常见物品都可以变成艺术品,要尽可能地关注当下的文化发展。我想通过这件作品激活大家的生活与人生。

欢迎,布料,可变尺寸,2007,(英国胡弗汉顿公共艺术项目现场)


有媒体和评论称,您的创作是“一手打造塑料天堂”,就是您在材料运用上,非常擅于使用消费品,这次展览似乎也不例外。关于“你的消费就是我的艺术”,这一点是为了形成您的艺术独特性吗?

大家认为人工和自然是互相排斥的,现代人生活在城市渴望接触自然,排斥人造的东西。但我觉得完全可以打造这样一个状态:充满人工味的自然,也可以打造很自然的人工感。塑料虽然是很廉价的东西,但我不认为它低俗。塑料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就像大自然一样围绕着我们的生活,可以说塑料造就了第二自然环境。我希望大家承认这样的状态,,并希望大家试图与这个第二自然环境达到和谐状态。 所以我号召大家一起收集塑料创作出漂亮的东西。当然,制造这个第二自然与人类之间的和谐状态很难达到,所以我把创作当成一种修行。

我们这个时代,不可能没有垃圾。人们持续生产、持续消费不断地制造垃圾。大家想方设法地掩盖丑陋垃圾的存在。但人们往往忽略垃圾存在的必然性。人们往往认为垃圾臭气熏天,而人是干净、高级的。在我看来,人和垃圾有什么区别呢?它们都有终点。在这个立场上,塑料和人一样,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是生活。

花树,综合材料,500x 500 x 500 (h) cm,2003,(2003年法国里昂双年展现场)


能否结合这次展览的作品,谈一下您的“疑似”理论?

这是我写的一首诗里面出现的一个词。大家习惯把我说了什么称为“崔正化理论”,其实并不是什么理论。那首诗是这样的:“艺术疑似龟背上长的毛和兔头上长的角。”是否存在并不重要,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才重要。我希望观众在看完我的作品之后都能有自己对艺术的理解。

有人就您的作品和成就与草间弥生、村上隆相提并论,您觉得您和这两位知名日本艺术家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顺便问下您如何看待公共艺术?

我和这两个艺术家关系都不错。共通点在于:我们的作品都不是特别“神圣”的艺术品,都和生活关联密切。我的观念中,艺术要服务于生活,要让生活变得更快乐!看简历可以发现我参加的公共项目特别多,就是为了贴近生活。而我和草间弥生、村上隆不同点在于,他们的作品更适合在艺术空间展出,而我的作品从创作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走进“神圣”的美术馆。年轻的时候我甚至在酒吧和街头做过展览,我考虑的是如何使艺术更生活化,如何更贴近观众。

宇宙(局部),塑料珠串,可变尺寸,2012,(2012年乌克兰基辅双年展现场)


在公共场所展出的时候,您会不会观察观众的反应?人们有独特的反应吗?

我很关注普通人群对作品的反应。观察中发现无论男女老少,他们看到我的作品都很开心!都能激发他们的表达欲望。这就说明我的作品成功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开心!如果人们毫无反应,我会觉得自己的作品很失败。

公共艺术作品我从20年前就开始做,但当时公共艺术这个概念还不是很清晰。人们普遍认为公共场所的艺术品应该具备很强的纪念碑性,是很严肃的作品。我的目的却很简单,能吸引人们主动合影就很满意了。后来,又逐渐在作品中加进了一些观念性因素。例如在日本小豆岛我做过一个作品,问当地的小学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然后将采集到的愿望刻在作品上,并将这个作品一直留在了小豆岛。希望未来有一天,那些孩子们结婚生子,再带他们的孩子来看自己童年时的愿望。也可以顺便问问自己:“我当时的愿望实现了吗?”等那些孩子成了老爷爷老奶奶,还可以再带自己的孙子来,分享曾经的童年回忆。在不断的讨论下,作品就不只是静止在那里,而是变成了一种精神遗产。

最近,我又将关注点更多放在观众身上,做不同观念的作品,并加入了更多社会参与性。比如我在首尔老火车站附近,与露宿街头的人一起收集废品来做艺术。之前在工业区也做过展览,和厂区工人一起收集工业废铁,做成了一朵花,作品名称叫《你也是一朵花》。这次芳草地展览中,作品《混秩序》就是引导观众进行互动,吸引大家同作品合影。作品中央直接摆了一把非常华丽奢侈的椅子,背景是一片垃圾废墟,顶上吊了一盏硕大华丽的吊灯。观众猛一看会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因而愿意与作品合影。人们在拍照时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和垃圾合影。当他们回头看到照片,也许会非常讶异“我怎么在和垃圾合影!”

会呼吸的花(局部),综合材料,可变尺寸,2012,(2012年乌克兰基辅双年展现场)


这是您在北京第一次有如此大型的个展,请问您对中国当代艺术有没有一些了解?你知道中国的“艳俗艺术”吗?基于您作品里也总是采用艳俗的材料,都给人一种“俗世的欢愉感”。这里不是为了比较,想说的是不同的国域可处于同时代的艺术家, 您觉得有哪些可能大家在创作方面,会发生碰撞?

我一直非常喜欢中国,从古到今很多外国人都愿意来到中国体验这里独特的文化与生活方式,我也如此。中国自古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我的艺术又和买卖和消费的行为关系密切,就是说我的艺术与资本主义社会的消费行为有密切联系,所以特别期待来这里做展览。

我与中国当代艺术家交流并不算密切。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和世界各地的当代艺术家又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呢?如今全世界的人都是一样的,用一样的手机、穿一样款式的衣服、看一样的东西。所以不同国家艺术家用类似的手法,探讨类似的问题是必然的。我们现在眼里国别、地区的分别,也许一千年后的子孙在研究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生活,在他们来看只是一千年前的同一群人罢了。因此即使我和中国当代艺术家交流并不深入,我也深深地理解他们的创作。因为文化的共通性,也因为中国如今的状态例如消费文化等等,都在别的国家发生过的。

欲望长城(局部),塑料篮子,可变尺寸,2005,(2005年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现场)


我们都了解中韩两国文化有很多交融的地方,上个月在上海出差,韩国画廊学古斋创始人禹燦奎写的一首中文古诗词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可否借此谈一谈东方文化在您作品中的体现?
 
我个人的名片上引用了一些象形文字,是古代韩国著名学者、书法家“金正喜(号秋史)”的书法作品。人们酷爱讨论如何把中、日、韩三国的文化区分开。我却更关注艺术在最初诞生时的原始状态。这次展出我作品的同时,也会展出秋史先生的书法作品,以此做相互的呼应。

东方有一个特殊的共性,就是发酵食品特别发达。经过发酵,一开始食材没有的味道会被激发出来,并且是很神奇很新鲜的味道!我希望我的作品也是这样,通过转换能散发原本没有的味道。重要的不是原封不动地继承传统文化,而是要用当代的方法去酿造传统,让传统发酵出新鲜的味道。中国公园里很多老人用水在地上写字,韩国也有。从这里可以发现,东方文化普遍追求极简的美感,那是一种很健康的亚洲艺术状态。

您作品里被人谈论最多的就是消费文化这事儿了,那么到底艺术与消费文化在您这儿是不是一个悖论呢?

消费是永远“年轻”的。在我们所处的时代,不进行消费?显然是不可能的。消费俨然变成我们的一部分。我不否定消费,我认为人与物是平等的,都会消亡,也都能在消费中永生。

Hubble Bubble(局部),塑料篮子,可变尺寸,2010,(2010年澳洲悉尼双年展现场)


为什么选择芳草地展览馆? 

这次我的展览呈现在侨福芳草地这样一个商场里边,更能强调生产和消费观念与我作品的联系。在古代,皇帝为了得到永生,会派很多人去寻找仙药。而现在,人们购物、消费与古代寻找仙药这一行为具有相似性——都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垃圾,这种当人们已满足于自己的欲望后产生的无用之物,在我的作品中得到了重生。

传统的批发市场和高档的百货大楼,里边的商品在消费后所产生的垃圾其实是一样的。富人区的垃圾和贫困区的垃圾,长的也是一个样子。这些垃圾从远处看非常漂亮,就像从太空看地球一样漂亮。

芳草地是一个高档商场,但是和批发市场的本质是一样的。我一直相信:太阳底下的人都是平等的,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消费这个行为本身也可以理解为艺术行为,艺术行为也可以说是消费的体现。我认为神圣的和低俗的,可以换位思考。

崔正化工作室


对于“成功”怎么看?会受“名气太大”之扰吗?您的创作一直有明显的线索吗?接着会怎么继续走下去?

我没觉得有压力。原因也许是,我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艺术家。
以后我的发展方向就是继续发酵与酝酿我的艺术。不断提醒自己保持初心

崔正化工作室


听说您不用手机,是否会感到孤独?

在去不同国家做展览时,观察到每个国家的人都在低头看手机。看到这样的场景,真是忍不住觉得大家都好可怜,像中了邪一样!我一个人不用手机,应该也不会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发展吧!我不用手机,是为了送给自己休息的时间。

能否让我们多了解您一些,您的生活和创作有哪些地方有直接的关系?

我喜欢乱逛胡同、逛批发市场。说的优雅一点——散步。多看看,从中提取灵感。 

崔正化工作室

最后一个问题,相信韩国也有年轻艺术家正在受关注,对于年轻艺术家有什么看法?要告诉他们什么吗?

不想对年轻艺术家进行一些说教。就送给大家两首诗吧。
《小花草》:这个东西要仔细看才能看出它的漂亮来/要长期看才能看出它的可爱来/你就是这样的。
《新年》:大鸟是飞过来的/马是跑过来的/小虫子是爬过来的/大家都这样来到了新年的第一天/可是呢/石头呢/坐在那就到了新年的第一天。
希望年轻艺术家像石头一样,稳重地、健康地发展自己的艺术道路。

祝愿您的展览成功,希望中国观众能够通过我们的对话更好的了解您和您的作品,也希望您在中国过得愉快。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6-18 16:19 , Processed in 0.0280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