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艺术读品 查看内容

威尔顿斯坦家族

2015-4-27 14:41|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1629| 评论: 0|原作者: 文_李国华 编辑_沈静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54期



1851年,内森·威尔顿斯坦出生于法国东北部的阿尔萨斯,他的父亲是一位犹太学者。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法国战败,内森·威尔顿斯坦从阿尔萨斯移居巴黎,靠经营服装店为生。当时的巴黎时装业迎来了新的朝阳,正积极地为日后的国际声誉积攒口碑。1910年巴黎成立了自己的时装协会,三年后香奈儿创立同名品牌,悠久的传统以及从业者的野心、努力,将巴黎打造成为了国际时装之都。内森·威尔顿斯坦此时选择操持服装业,阴差阳错地搭上了朝阳产业的快车道,一个享有全球声誉的收藏大家族——威尔顿斯坦家族就在服装店里诞生了。

当时巴黎还是全球向往的文化艺术中心,世界各地的名流们从四面八方来朝圣,一时巴黎兼汇人气与文脉,欣欣向荣的景象与今天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凋敝不可同日而语。时代景气,买卖主动来敲门。一次偶然的机会,内森·威尔顿斯坦的一位客户留下一幅画委托其代售,两年后,他通过购买和出售一幅弗朗索瓦·布歇的作品获得了10倍利润。作为犹太人,内森·威尔顿斯坦敏锐地捕捉到了市场释放的信号,瞄准了艺术收藏的商机,开始了一个家族的收藏事业。

谈起市场与收藏,舆论习惯性地苛责国内藏家唯利益是瞻,盲目投资搅乱市场。就内森·威尔顿斯坦的个案而言,西方收藏体系在起步阶段同样是利益作饵,在收藏的过程中将艺术纳入生活。后辈在艺术的光照中成长,在日常的潜移默化中完成艺术普及。艺术喂养大的一代,才会形成对艺术的饥饿感。而艺术的本能需求,才是反哺艺术的养分。西方的艺术从教堂和皇室“飞进寻常百姓家”用了几百年。在中国,艺术卸下政治斗争的工具这一身份,也不过几十年。

20世纪,美国作为新兴大国的增长势头迅猛,艺术品收藏也呈现活跃的面貌。1903年,内森·威尔顿斯坦将艺术版图扩张到了美国,他和合伙人在纽约第五大街开了一家美术馆,借此机会结识了洛克菲勒、梅隆、摩根等银行家、实业家,并成为了他们的艺术顾问。老当益壮的内森·威尔顿斯坦不满足于此,大张旗鼓地在全球扩张家族事业的版图,先后于1925年和1929年在伦敦、布宜诺斯艾利斯创立画廊,将触角遍布地球的东西南北。经过20年发展,内森·威尔顿斯坦的藏品阵容已囊括法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大师的作品。



从内森·威尔顿斯坦的画廊布局来看,拉美艺术比亚洲艺术更早进入西方收藏视野,中国艺术开始被西方关注还要追溯到九十年代,2008年佩斯北京在798开业意味着西方收藏体系在中国艺术市场落户。全球化在九十年代才拉开序幕,英明的内森·威尔顿斯坦在二十年代已经布好阵,形成了对全球艺术市场的包围。

第一代的内森·威尔顿斯坦在为家族事业定下格局以后,将家族事业转交给了儿子乔治·威尔顿斯坦。出生于1892年的乔治·威尔顿斯坦在艺术上的口味上比父亲更先锋前卫,他大量收藏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画家的作品,培育了莫奈、雷诺阿、马奈、希斯金等人的声誉,与当时的艺术家广泛结交,资助了毕加索、达利和马克斯·恩斯特等人,俨然成为现代艺术的推手。乔治·威尔顿斯坦深知学术对于收藏的导向作用,在学术理论上也深有研究,1939年他接管了《美术公报》,这本杂志是法国历史最长的艺术类杂志,影响力辐射整个欧洲。内森·威尔顿斯坦一路过无关斩六将,打下家族江山的版图,乔治·威尔顿斯坦看得很牢。到1950年,威尔顿斯坦家族仅在纽约画廊就有2000多幅藏品,涵括了波提切利2幅、伦勃朗8幅、普桑12幅作品。

对比第一代内森·威尔顿斯坦,乔治·威尔顿斯坦还有另一重身份——艺术历史学家,在他的引领下家族收藏与学术研究并驾齐驱,进入快车道。从威尔顿斯坦家族的收藏发家史,我们可以看到西方在收藏战略上的大局观,从内森·威尔顿斯坦的全球扩张到乔治·威尔顿斯坦的学术建设,每个布局都可以给起步中的中国藏家以借鉴。今年10月份,香港芳草地当代艺术画廊在中环开门试业,继北京798、上海之后,芳草地的版图已成功突围大陆,向更广阔、活跃的市场进军。当下对于实力雄厚的本土画廊主和藏家来说,与全球艺术市场接轨,并积极介入已是共识。但在中国因为学术建设的滞后,学术对市场的引领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藏家的决定往往牵制于投资或小趣味,因而少有体系的收藏。相信当中国涌现学术理论层面的大收藏家以后,当代艺术的学术面貌也会出现本质的改观。那时候议论最多的不再是卖相与流通速度,绘画也不再只是家居中的简单装点,藏家尊重和鼓励有思想的作品,中国当代艺术也会更贴近它本身的气质——思想性。

中国流行“富不过三代”,一方面来源于财富败家的偏见,另一方面在中国私人财产没有相应的法律保障。威尔顿斯坦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丹尼尔·威尔顿斯坦打破了中国的谚语,他不仅把画廊开到了比佛利山庄和东京,还在瑞士银行建立了秘密账户,为家族巨额财产找到了安身之处。钱是劳碌命,只有在流动的过程中才可能生钱,闲置的时候既懒惰又缺乏安全感。仓廪实的时候容易四体不勤,丹尼尔守望着父辈的收成,少了一点儿父辈们开创时期的蓬勃气象,不过家族面貌还是向上的。直到他的下一代,穷奢极欲的生活与财产争夺腐蚀了积极进取的心,威尔顿斯坦家族开始走下坡路。

在丹尼尔·威尔顿斯坦之前,威尔顿斯坦家族一直是隐藏在帘幕背后的神秘家族,江湖上流行着它的传说:“卢浮宫最大的买家、卖家和经济人”、“如果拍卖行要卖一件莫奈的作品,甚至会参考它是否在威尔顿斯坦家族的存货清单上”。直到丹尼尔的儿子亚历克和盖伊与他们的继母西尔维娅因遗产继承发生纠纷,西尔维娅一纸诉状将他们告上法庭,这个家族的冰山一角才为世人所见。



财产多,女人多,纠纷更多,早已是司空见惯的戏路。盖伊·威尔顿斯坦还没妥善处理完与继母的财产纠纷,又在婚姻问题上栽了个大跟头。他的前妻乔斯林·威尔顿斯坦如今恐怕是整个家族的笑柄和知名度最高的人。据传,她花在整容上的费用就有38亿,无怪乎盖伊要甩掉这个自信心干瘪得可怜的女人。也因西尔维娅和乔斯林两个闹得满城风雨的女人,公众对巨额财富的八卦和窥探欲得到了满足,甚至法国政府也盯上了威尔顿斯坦家族,法院以查处洗钱和违约的名义对威尔顿斯坦家族展开财富调查。当家族走下坡路的时候,先辈在“原始积累”时期累积的债也开始追讨上门,威尔顿斯坦家族还被质疑当年与纳粹合作交易。战争摧毁财富和收藏,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捡漏的好时机,二战丰富了佩姬·古根海姆的收藏面貌,乔治·威尔顿斯坦也在这一时期完善了自己的收藏体系。在上流社会收藏一直是身份的象征,但被怀疑与纳粹合作等于背上了道德的骂名,当然其收藏的合法性也就受到了质疑。





实际上,威尔顿斯坦家族的发家代表了二十世纪法国作为文化艺术中心的升起与勃兴,也代表了当时卢浮宫风的古典、现代艺术在全球的霸权。当欧洲普遍陷入经济不景气的迷障时刻,威尔顿斯坦家族历经四代的收藏帝国能维系多久。二十一世纪,欧洲和美国都陷入疲软,亚洲作为艺术最活跃的发生地,正吸引全球的目光,本土藏家也在迅速成长崛起。西方资本在大量注入的同时也想在亚洲捞金,尤伦斯大量抛售已经造成市场骚动。威尔顿斯坦家族的荣光与经验俱在,在亚洲艺术开始发力的时刻,中国的藏家要擦亮眼,从西方已走过的路中捞取真枪实战过的经验。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5-1 00:49 , Processed in 0.01925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