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杜曦云谈原弓“空袭全世界”——输出不了价值,就输出状态

2015-3-18 15:54| 发布者: 杜梦茜| 查看: 949| 评论: 0

导读:从原弓参加五十四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空香》,到他在十三届卡塞尔文献展现场让自己身上散发雾气的行为,直至这次的《空袭全世界》,都是用雾气作为主要的表达手段。 “雾气”可以和中国古老玄学思维中的“气”联系起来,这种“气”是玄虚而不着边际的文化概念,可以任人解释,什么都是但又什么都不是。

原弓作品《空袭全世界》

2013年5月底到6月初,是第五十五届威尼斯双年展预展和开幕的时间。这个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双年展,这次也不例外的吸引着全球艺术爱好者们的眼光。而且,因为在中国艺术界众所周知的原因,奔赴这届威尼斯双年展来凑热闹的中国艺术家,史无前例的多。

原弓,这个喜欢在公众面前用夸张的言辞和表情大肆招摇的“投机者”,在这热闹欢腾的好日子里,唯恐天下不乱,变本加厉的释放他的疯狂,要“空袭全世界”:从5月30日开始,他自己舒舒服服的呆在上海家中,让助手们用遥控直升机,在上海外滩、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馆等地频频发起“空袭”。这些直升机直径1米多长,是用于航拍的遥控直升机。原弓的助手们让它升空后喷射出黄色雾气(主要成分是水,对人体无害),骚扰那些毫不知情的人们。

在上海外滩的“空袭”,就在东方明珠电视塔附近。一股股黄色雾气喷射出来,迅速笼罩大片天空,然后,遥控直升机飘然而去。整个“空袭”的全过程,没有遭遇到任何个人或部门的干涉或制止,事后也悄无声息,彷佛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但在威尼斯的“空袭”就没有这么逍遥自在了。原弓的助手们在威尼斯的各个地点总共空袭了八次,每次都被警察迅速发现并制止或问讯。5月30日在圣·马可广场的“空袭”,黄色雾气成功骚扰了公众,但几分钟后,忠于职守、训练有素的警察们就在附近的楼里找到了原弓的助手们,把他们控制后送到了警局问讯。警察们看多了当代艺术家们各种稀奇古怪的表现,对这种行为持理解和宽容态度,问讯后放人。6月1日,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馆盛大开幕,“空袭”的烟雾再次骚扰了现场公众。这次的军警迅速控制空袭者后,威胁要将这些直升机砸毁后扔到海里。

原弓作品《空袭全世界——上海》


原弓作品《空袭全世界——上海》

声称要“空袭全世界”的雾气释放后,也引起了各种关注和讨论。有人骂,说这是存心捣乱和哗众取宠,被抓起来大快人心;有人夸,说这很有创意,是对权力体系的挑战。陆蓉之说:“在911之后,任何与恐怖攻击的联想,本身就是危险的,奉劝原弓要了解他们西方世界对‘恐怖攻击’的神经敏感程度,是没法以‘艺术’之名来挑衅的。好自为之啊!”佟玉洁说:“当代艺术的政治想象力不是简单的、粗糙的政治噱头。‘空袭全世界’作品有政治噱头的嫌疑,令国人再次质疑威尼斯的中国艺术。”李振华认为:“空袭全世界”是对全球艺术版图中欧洲中心主义最为直接的挑战和回应,相比威尼斯双年展经由官方审批的展览和艺术作品,原弓的空袭计划完全从被动选择走向了主动进攻的层面,是超越西方价值评判体系的独立艺术作品。朱其则认为被警察抓是好事:“那些搞东方符号装置迷魂阵的艺术家都不好玩,如果都像原弓一样大闹威尼斯,也许还真成了威尼斯中国年。”

原弓口口声声要“空袭全世界”,但只是用无害的黄色雾气对公众进行片刻的干扰。所以,这种“空袭”只能算是象征性的口号和行为。认为艺术有存在价值的人们,可能会认真体会和思考它,看其中是否有值得玩味的意义或启迪;除此之外的大众,很可能只会对这种“空袭”感到无聊和荒唐。但无论“空袭”是不是艺术,或是不是好的艺术,它是一次在公共空间实际发生的扰民行为,检验了不同城市的治安理念和文化意识。在上海和威尼斯的“空袭”,警方截然不同的反应和后果,已经是实证。

从原弓参加五十四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空香》,到他在十三届卡塞尔文献展现场让自己身上散发雾气的行为,直至这次的《空袭全世界》,都是用雾气作为主要的表达手段。 “雾气”可以和中国古老玄学思维中的“气”联系起来,这种“气”是玄虚而不着边际的文化概念,可以任人解释,什么都是但又什么都不是,在实证、实用、实践的现代科学思维面前烟消云散,仅供少数文化民族主义者在抱残守缺中继续自我意淫。在直观的感受中,具体时空中的“雾气”看似来势汹汹、流动变幻,令人因朦胧模糊而浮想翩翩,但它又只是虚有其表的假大空迷障,雾散之后,坚实的事物和具体的人群都毫发无损。“黄雾”也一样,看似凶悍乃至恐怖,其实没有杀伤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所以,从艺术或文化话语的角度看,这些“雾气”是有很多问题的,或者经不起推敲的。它未必有什么高妙深刻之处,倒是和中国的现状挺有象征性的暗合,甚至很准确:迅速崛起但又虚有其表,气势逼人但又色厉内荏,貌似强大其实软弱,故弄玄虚其实亏空……。这时,可以回想原弓自己的话:“关于我这次在威尼斯和上海,跨时空的实施艺术项目‘空袭全世界’也许会引发许多质疑,但是,我还是要很严肃的说,这是我对世界和中国的真实感受。”

“放雾者”原弓,是个心态开放的艺术家,重视国际视野和当代文化。他自认为是“在后马克思主义下被糟蹋了的一个混乱的学术组合的人”。对中国文化艺术在国际上的地位和状况,他不但不自大和狂热,还可能比很多人更冷静,甚至是悲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这一百年的历史,是耻辱的历史,我们的生态不可能产生前沿观念与高贵的学术,一切装学术的要知道自己还活着的状态很重要。”所以,原弓认为中国当代艺术至今依然无法输出价值,但他认为当下可以输出状态:“今天威尼斯来了如此多的中国展览,这仅仅是中国人的焦虑状态,他们希望与世界对话,但却没有能力输出价值观,与对世界艺术的学术作出贡献。说实在的,中国大部分来到威尼斯的展览,起码的现代性状态都没有,是很可悲的。”

对于“放雾”或“空袭”这样的行动,他坦率的说:“说实在,我的创作有多少学术价值,不敢想,也不去想,只想有个放松的状态面对艺术,面对实验,还将一如既往!是故事、是荒唐、是谎言、还是游戏,別人怎么看都可以。挑畔、失控,确实是我状态的一部分。这是后马克思时代少数人的状态呵。”

把中国和国际发达国家对比时,问题确实非常多。当对现代文明的很多基本常识都缺乏起码了解时,狂呼复兴和输出,令人哭笑不得。抛开其它领域的问题不说,中国当代艺术本身就有很多常识性的硬伤:因为中国没有经历过饱满的形式主义阶段,就用装模作样的视觉装饰来冒充当代艺术;既对中国社会的基本问题都不太清楚,又在艺术语言的追求中买椟还珠;煞有介事的大谈“学术”来回避社会现场;以实验艺术的名义进行政治献媚;用不切实际的立场、态度来代替对事实的触摸;口口声声正义,却又满脑子专制和暴虐……。

这时,放弃虚妄的狂想和自取其辱的口号,老老实实的正视基本事实和自己的真实状态,显得更加贴切。这并不意味着无所事事、无所作为,而是以自己的真实状态来行事。煞有介事的装模作样是瞒不住别人、掩饰不住自己的虚弱和混乱的。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展示出真实的自己来。这也并不意味着自己瞧不起自己,反而是真正的自信和务实:在真实的状态下积极行动,更能触摸到真实的问题,在面对问题和尝试解决的过程中提升自己。所以,原弓尽力展示他的真实状态;知道自己目前存在很多问题,但并不回避和掩饰,非常积极开放的参与交流和表达;坦然面对批评和反对的声音,迅速吸取其中的合理之处,不断修复和提升自己……。在这样的积极心态和务实的行动中,一切在渐渐发生变化。

仅仅输出状态,当然无法令人满意。但我们目前还差的很远,自我夸耀和意淫在坚硬的事实面前非常尴尬和无奈,而且其实是自卑和放弃改变现状。能坦然面对和承认这个事实,并用具体的行动来积极谋求改变,是最起码的自信。

杜曦云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5-23 12:19 , Processed in 0.0415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