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热点 查看内容

黄笃《空间创造:安东尼‧葛姆雷》

2015-3-3 12:59| 发布者: 黄萌萌| 查看: 781| 评论: 0

导读:2014年1月19日,黄笃刚从新加坡出差回来,傍晚,他正在望京的办公室忙于工作,突然桌上座机电话铃声响起,因少人知晓其电话,他并没怎么在意,但铃声一直持续,他便拿起话筒,听到的是带有浓重伦敦口音的英语,“我是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从伦敦打来电话,你是黄笃先生吗?”黄笃礼貌以答。葛姆雷随即谈到自己于2014年3月27日在香港白立方画廊的个展《状态与状况》,邀请他出席开幕式。黄笃表达了谢意,当以为通话就此结束之时,葛姆雷的话头一转,问道“你是否能为我的个展画册写篇文章?”黄笃先是一楞,又有点犹豫,顾虑到春节临近,且留有写文章时间太短。于是,他向葛姆雷做了解释,愿意接受撰文之邀,但只能写一篇短文,艺术家欣然同意。事后,黄笃颇为不解,他与葛姆雷素不相识,画廊也未事先告知。当然,如此看来,这也许是他常常认真处理个人工作的方式。在开幕式上,当黄笃遇见葛姆雷问及他如何会有自己座机号码时,他并没有回答,只是会心一笑。葛姆雷感谢黄笃在紧迫写作中奉献了自己的智慧,并给予了自己作品以独特而新颖的分析和解读。

以下是策展人、批评家黄笃评述著名艺术家葛姆雷的文章,由墙报编辑。

(本文系独家专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图文提供:黄笃)

黄笃


空间创造:安东尼‧葛姆雷       
黄 笃  
   
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创作的雕塑给人印象惊喜难忘。他热衷于探讨人类形象的表现,通过对人体的解读与分析,以雕塑作为认知世界的载体,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主题和工具,承担扩张性的媒介作用。在葛姆雷看来,个人身体并非孤立存在个体,而是存在于关系中的生命个体。他聚焦身体与空间,内心与外部,自我与他人之间关系的分析与表现,并赋予身体各种内涵和意义。


长期以来,葛姆雷一直在探索身体的可能性,身体作为一个处所而存在,身体被不断赋予崭新的形式和意义。他把身体与场景处理成辩证关系,身体介入不同场所(涉及身体与空间的命题,诸如与香港语境,即高密度居住环境和条件的关系),不同场所则彰显身体时空及其社会景观。身体在天主教中被看作罪恶之源而受压制,身体在基督教中则被钉在十字架上饱受刑罚。为避免罪恶,身体被牺牲了。这种将精神与肉体分开的艺术显然是“暴力”的,让人类坠入迷失状态。正因如此,葛姆雷将身体作为出发点,以雕塑为载体,精神和肉体的区别不再是构成对立和冲突的两个矛盾体,一如中国太极或者印度瑜伽,精神与肉体在训练的过程中得到平衡。虽然葛姆雷的作品并没有对身体予以界定,但是身体却在场所和空间的介入和干预中得到了重塑。他的作品启发我们从社会层面重新思考个人和集体。他的雕塑都表现了解放与限制、个体自由与平等诉求之间的冲突。


观念的身体在四个层面上发生作用:自然的身体,科学的身体,社会的身体和艺术的身体。自然的身体与生俱来的,是天生不可修改的;科学的身体通过技术可以得到修正,如当今的医学整形便可改变身体原态;社会的身体受制于伦理、法律、制度、规定、习俗等约束而形成异化的状态;艺术的身体,是艺术家可以跨越界限的媒介,自由创作出富有视觉哲理的形象。故此,正是由于艺术身体蕴涵了怀疑的哲学维度,才使我们拥有不断超越任何限度的渴望。

从艺术史谱系观之,古典雕塑的呈现对象惯以政治人物、英雄、宗教领袖或理想化人体为中心,体现出由稳定、秩序、崇高及特权而积淀的美学。但是即使古典雕塑形成如此严谨的语言,也难以适应当今社会发展和条件变化。对此,葛姆雷运用新的艺术观念,挑战古典雕塑的确定性,特别强调雕塑与他者之间观者的主体地位。他的雕塑被置于不同场所,具有介入性观念,从而使观众重新审视自身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位置,产生自我经验与作品互相作用,以及反思人类的生存环境。

例如,为配合香港艺术节,葛姆雷把以《事界》为题的31件人体雕塑(艺术家以自己身体原型铸成的铁像)分散于香港不同的空间和场所。《事界》作为公共雕塑激发了人们对空间的想象力。观者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并提示观者自身在时间与空间中的位置。这正是葛姆雷雕塑的核心意义所在:作品不是孤立之物,它处于同作为参与主体的观者之间的关系之中。

葛姆雷,《事界》,玻璃钢,189x53x29厘米 2007年作


如果说《事界》那样的作品往往在介入公共空间和语境中引发争议,那么几何砌块式的作品与画廊空间之间的关系则转向纯粹理性分析。与户外展示的作品《事界》相呼应,安东尼•葛姆雷的个展将香港白立方画廊变成一个实验场所,测试人对空间和作品的心理与生理反应——使雕塑、观者、空间相辅相成。葛姆雷对画廊空间中作品布置可谓匠心独具,通过整体空间与局部空间的关系,精心把握住作品间实与虚、强与弱、重与轻、大与小、动与静的节奏。如他所说,“我想让作品使空间生动化,而非仅仅单纯的充斥在空间内”。  换而言之,虽然时间与空间是非物质、非视觉、虚空的,但它们依赖于物体的参照而得以显示其存在意义。从这一角度看,画廊空间除了商业功能,更重要的是它被(艺术家)视为空间生产的场所,被看作艺术生成的容器。葛姆雷决不放过作品在空间中的任何细节,即使由大街到展厅入口,他巧妙安排了由一组平躺砌块组成的作品(《松弛》),任由如此抽象几何体占据建筑空间的显著位置,这种绝对形式有意令观者在通过作品与建筑时瞬间产生冥想和联想。

葛姆雷 《松驰》,铸铁,31.5x151x71.5厘米,2012年。一楼画廊入囗现场

葛姆雷的艺术实践已然形成自身独特的语言系统,并具有艺术自治地带之特征。他以表现身体为出发点,不断挖掘和扩张雕塑语言的可能性。这种以块面堆叠而成的身体雕塑,全面展示了一种剥掉皮肤后的容积。它们融合了极简、几何、抽象和建筑等艺术要素,从而激发了身体的感受。

作品《呢喃》就是例证,它是由艺术家之前创作的一组真人尺寸的类似于人体蜷缩状的砌块演变而来。它使展厅墙壁之间形成挤压感,还使观者眼前产生动感的幻觉。这种交织着心理和视觉“错位”的作品,既挑战建筑空间协调性,又挑战观者的视觉心理。


葛姆雷 《呢喃》,加工不锈钢管20x20毫米,420.5x430x411厘米,2014年

与楼下主展厅作品《呢喃》形成鲜明对比,葛姆雷在楼上主展厅呈现一件题为《轮廓》的作品实际是扩张的四方体框架作品《呢喃》之母体。该蜷缩状铁质“砖块”作品在白色空间中格外醒目,它并不是建筑空间的注释,而是被作为建筑中的建筑,艺术家从整个空间中捕捉到容积。正如葛姆雷所说,“我们把人体看成是空间中的一个物体;而我对把它看成是空间中的一个空间更感兴趣。”  他把身体与建筑的界面进行了重新界定和诠释,以堆叠、支撑、悬臂等方式,将身体语言延展成抽象几何的建筑物,其建筑语汇也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该作品的思辨内涵与中国人所言“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异曲同工。

葛姆雷 《轮廓》,铸铁,73x55x63厘米,2013年

《胆量 XIII》为真人尺寸的垂直砖块从各个角度看上去都显现出弓腰前倾的人之躯体(二楼楼梯口的作品《小道具III》也是如此)。身体蕴育了不稳定性或危险性的态势,给观者在视觉和心理上以紧张和不安。除了“砖块”作品之外,葛姆雷还呈现了几件带有循环定位式的“线性”作品。自展厅上至一层,因考虑到该层楼空间墙面贯穿垂直和水平的钢管,葛姆雷在楼梯间墙壁悬挂“线性”作品《束缚II》。线性人体雕塑即为生命实体的隐喻,暗示建筑水管电路系统的运转,如同人体内脏系统具有“生命”意识。

葛姆雷 《胆Xlll》,铸铁,196.5x55x44厘米,2013年。现场


葛姆雷 《小道具lll》,铸铁,2013年。楼梯空间现场

葛姆雷 《束缚ll》,6毫米方形切面软钢管,43.8x55.8x188.4厘米,2011年。楼梯空间现场

此外,另两件“线性”作品《转移》和《牢固》被安排在上层走廊和图书馆空间:葛姆雷在处理作品《转移》过程中巧妙结合了天花板与墙壁的连结处,将其置于这一高处位置,生动呈现了抽象几何形式身体,甚至给人以“身体”悬空的感觉。另一件作品《牢固》也被悬挂起来,垂直悬掉的是一抽象物体,犹如外露的灯泡丝。这两件线性作品的语言几乎达到极简完美,是一种令人出乎意料的优美,如罗兰‧巴特指出,物的本质是不在于它们的重量,而是在于它们的轻盈。当然,这两件作品的意义还在于打破和颠覆了固有的空间秩序,并暗示建筑基础设施与或观者之间诙谐有趣的对话交流。


葛姆雷 《转移》,6毫米方形切面软钢管,106x54x60.6厘米,2011年。二楼走廊空间现场


葛姆雷 《牢固》,6毫米方形切面软钢管,106x54x60.6厘米,2012年。二楼走廊空间现场

葛姆雷 《地方ll》,5毫米方形切面不锈钢管,192x72.5x63.5厘米,2014年。现场

在如今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里,人们已深谙此种过渡规避风险的社会现象。作为一位艺术家,葛姆雷极其重视人们的感受,并通过作品带给人们特殊体验,归还他们本有的权力及决定自身体验的能力,并能达到“人类生活的修整”,以提升人的想像力和认知力。此外,他还更强调雕塑的本体语言,让人们思考雕塑的意义:雕塑并不是孤立存在之物,而是与时空、场所、语境和人关联的载体。由此,葛姆雷把雕塑创作看作为一种动态过程,以可视的物质呈现不可视时空,其扩张的观念不断产生新的形式与语言——不仅触及人类心理和生理,且涉及其视觉经验和审美判断。艺术家葛姆雷有意排斥一切模式化思维,既冲破艺术定律,又完善个人语言。

   1.Antony Gormley陈述,未发表。
   2.Antony Gormley, Another Singularity, Galleria Continua/Beijing, 2009, p.27.

黄笃与葛姆雷于香港白立方画廊开幕式上


葛姆雷 《保留》,4毫米耐候钢,229.5x89.8x83.4厘米,2013年。现场


葛姆雷 ,三件作品《保留》,《胆Xlll》和《地方ll》并排现场

葛姆雷 ,三件作品并排,香港白立方画廊现场




安东尼•葛姆雷个展《状态与状况》开幕式,嘉宾与作品现场,白立方画廊,香港 2014年3月27日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6-18 16:14 , Processed in 0.0287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