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收藏与投资 查看内容

陶松:青年藏家的艺术体验之旅

2014-10-31 11:30| 发布者: 戚弘扬| 查看: 964| 评论: 0|原作者: 文_王琪 编辑_张琳 摄影_万象时尚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51期





一走入青年收藏家陶松的公寓,就被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所感染。章犇的油画《空谷斜阳》占据了客厅一隅,暗色的背景和画面中独自坐在悬崖边背对观者的人物,带给初来者强烈的视觉体验,旁边是蒙志刚的小幅作品《云中石》,尺幅很小却让人浮想联翩,还有王亚彬、翟倞、吉一玮的作品,欧普艺术代表艺术家维克托?瓦萨雷里(Victor Vasarely)的小雕塑,以及堆着不少尚未挂起的作品的一个客卧。在采访中,当笔者问到陶松近期的愿望时,他说除了继续做一个“当代艺术收集者”外,就是换个大点的、高点的住所,把家里的艺术品从包装泡沫中取出、挂起来,艺术品需要观赏不是束之高阁,套用尤伦斯先生的话就是在艺术品漫长的生命中,我们都是过客,所以更应该珍惜与之相处的时间。


王亚彬《意外的芬芳》 油画46×54cm 2012年


 收藏艺术品与投资无法完全割裂
陶松目前就职于民生银行,从事财务管理工作。2011年受朋友影响买入了第一幅作品后,在此后的3年里,他陆续购入大大小小20余件作品。他不习惯被称为藏家:“我只是个当代艺术的粉丝,热爱当代艺术,用自己的薪水在生活开销之余收集喜欢的作品,努力做让自己满意的当代艺术收集者”。
虽然涉足收藏领域的时间不是很长,陶松对自己却有着清醒的认识:“对于我这种工薪阶层,每年买画的收入占到总收入的比例是多少,今后万一有现金需要能否顺利变现,这些问题在购买时都要考虑。即使没有其他外在原因影响,收藏者的个人喜好也会随着时间产生变化,如果3年、5年后,发现自己收藏的一些作品并不如当初那么喜欢,想要换掉,还需要尽量让作品可以流动起来,既满足自己的需要,也让作品伴随更喜欢它的人。我没那么理想主义,也没那个实力只为兴趣买单。”
虽然聊到投资,但投资并非他买画的主要目的:“艺术品和金融产品最重要的区别是艺术品蕴含了审美情趣和个人品味,也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寄托,这是任何金融产品无法比拟的。但没人愿意看到花钱买来的东西越来越贬值,即便不卖,如果作品最终得不到市场认可,收藏的价值和乐趣也无法完全体现。”

与艺术家们交朋友
70后出生的陶松比较感兴趣的艺术家主要出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用他的话说,就是“能与艺术家一起成长和进步”是特别让人开心的事情。因为性格开朗、风趣又热爱艺术,陶松与艺术圈中的一些年轻艺术家、艺术从业者成为好朋友,比如艺术家张哲溢、陈幽隐、蒙志刚等等,他们在一起既聊艺术,也互相调侃。“我最喜欢员外(我们对哲溢的称呼)挂在工作室的一幅作品,画面上是一个巨大的缝纫机放置在海平面上,这让我联想到我和员外的一些类似的家庭经历,都是家中的一位长辈用缝纫机这个工具,在艰苦的环境中养活了一家人,那些看似平凡、实际上非常伟大的女性影响了我们的生活与人生,这漫长一生的劳动也是伟大的行为艺术。还有蒙叔(我们对蒙志刚的称呼)工作室挂的一副大尺幅作品《公元前事件》,氛围感十足,总是让人琢磨画面之外的故事。”
“跟艺术家们交朋友,很有趣,因为这些人都很有特点,学识丰富,品味不俗,而且人都特好玩儿,跟这群神棍们一起玩,对自己是其实个很大的提高,感觉生活又开了扇窗。有时他们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我特别难忘。我印象特深的是去年员外把工作室从宋庄搬到顺义的罗马湖,大家一直约着说去玩,湖边景色美好,但是大家时间一直没碰上,眼瞅着就到了深秋。有一天,陈幽隐突然来了一句:陶叔(他们对我的称呼),现在来罗马湖有点冷了,湖边起风,一片肃杀之气。我当时惊了,这词日常生活中其实不常用,四个字一下把深秋湖水边的气氛传递的淋漓尽致。”

感受抽象作品的情感
如果说藏家对一些作品的直观感触,源于其与艺术家在个人经历和人生阅历上的相似,那么藏家也必然能从作品中发现某些个人偏好以及情感上的共鸣。“我喜欢的作品基本都不是偏古典、偏传统的,可能是因为我缺少同样的宗教体验、生活环境和文化背景,因此感受不是很深。有朋友说我尽喜欢那些抑郁的、憋屈的,其实很多时候我心里的感受就是作品表达的状态,生活中不可能都是充满阳光的东西,艺术可以是美的,也可以是不美的、甚至是压抑的,只要有冲击力,都能引起观者的共鸣和思考。我们要做的不是回避,而是要用积极的心态继续面对下去。”
陶松特别喜欢的艺术家之一是谢墨凛。“三年前开始关注他。我大学是学自动控制的,一开始我并没觉得计算机控制机床作画有多特别,我以前就干这个的,当年我们在实验室做的项目里,简单的是工业过程控制,复杂的是月球车之类的航空航天控制。但后来认识到大机床画画只是一种绘画形式,作品传递的是人类的基本情感,冷冰冰的工业器具和温暖神秘的情感形成强烈的对比,才领悟到艺术家与工程师的本质区别。”陶松家里挂着一张谢墨凛的《闯入》。“很多人对这幅画的直观感受都一样,就是飞机舱外天气将暗的场景,可见画面表达很到位。类似的作品据我所知有两张,一张是比较一致的渐变色,叫《平流层》。我家的这张在右侧有一道痕,叫《闯入》,观者在平静、寒冷的气氛中可以感受到生命的气息。”
另一位陶松喜欢的艺术家是陈彧凡。陶松一边翻开一本艺术家在德国的展览画册,一边解释道:“他的作品体现哲学观念比较深,作品有‘庄子’‘山海经’等主题。早期作品是用电烙铁在纸上戳出的小洞构成的抽象图案,材料和手法都折射出艺术家创作当时的内心焦灼状态,作品画面美而宁静,营造出一种平和、沉静的玄学气氛,画面的每一处细节都凝固了时间和消耗的生命,让人站在作品前不想离开。彧凡做人、作画,分寸把握的都恰到好处:有些艺术家不愿意跟人聊自己的作品,完全让对方自己去理解,有些人则是聊的透彻,让对方能充分体会自己的心境。彧凡则是点到为止,并不多说,对方若是有心人,体会到了自然很好,若是对方错过了也罢,并不做过多诠释。” 

关注作品表达的生命主题
在去年的艺术北京,陶松收了一幅卢征远的超写实作品《一块石头》,画面上是一块被摔成两半的石头。陶松很喜欢卢征远的作品中所表现的“真”与“假”、“生”与“死”等一系列对立且富有冲击力的主题。“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喜欢表达一些共同的主题,比如自由、人权、美丑、生死、真假等。他用水晶作出类似古典风格的相框,画面内容很当代,这也是一种对立。他曾画过一系列的花,远看是真花,近看则是假花。还有幅《愤怒的金鱼》,非常逼真的一只金鱼,但是倒过来的,我感觉是这只鱼可能是从鱼缸中蹦出、处于将要死亡的状态;他以类似齐白石的构图方式画过一群虾,远看很鲜活,但凑近了发现可能是死虾。我家这幅摔成两半的石头,隐约让人有种痛感,让人不禁要问是谁摔碎了它,为什么?”
艺术家对人生主题和生命哲学的探讨,是艺术作品最能够打动陶松的重要因素。“英国的达明?赫斯特一度是全球身价最高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表达的主题主要就是‘生与死’。许多作品我虽然买不起,但是并不妨碍我对它们的喜爱与欣赏,比如赫斯特用蝴蝶尸体去表现教堂彩色玻璃的感觉,用死亡表达生命和永恒、神圣和庄严。对有些艺术家,买不起原作就买版画,去年从洛杉矶一家画廊拿了培根的一张蚀刻版画,制作工艺精良,质感特别好。他是我特别喜欢的战后艺术家,看过他的纪录片,再联想他的生活环境和时代背景,让人特别感慨。”
而挂在陶松客厅中那张《空谷斜阳》,探讨的仍然是有关生命的主题。“章犇笔法比较传统和学院,但表现的都是当代的主题。他从中学到大学、硕士、博士,一路师从洪凌、朝戈、朱乃正、靳尚谊等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是位十分优秀的年轻艺术家。他有意控制自己的节奏,目前在广州举办过一次个展,曾经上过两次拍卖,拍的都不错。我们是老乡,都喜欢blur,都听techno。这幅画最初给人的印象比较孤独和抑郁,但诗性的艺术家为他的作品配了句话:‘山的力量是巨大的,山逼得人谦逊恭敬’,正是这句话改变了作品的氛围,凸显了自然的巨大力量,也表达了人类对大自然的崇敬,延伸出天地赋予苍生能量的想象空间。”无论是悬崖边孤独的个体,还是森林中牵着马寻找方向的人,这些作品强烈的氛围,以及人与自然的能量交换,这最令陶松感动,也是支撑他持续不断进行收藏的动力。



艺术银行VS陶松
艺术银行=ART BANK
陶松=陶


ART BANK:您是怎样开始接触艺术品收藏的?
陶:最开始买艺术品起因是一次去朋友家里聚会,看家里摆放了不少油画,觉得气氛挺好,于是也萌发了买作品的念头。一开始是买着玩儿,现在看看也算是交了点学费。我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艺术史,后来也买过比较厚的艺术史书籍,但是却没有沉下心来从头到尾仔细研究。幸运的是我有一位人类学和艺术史专业出身的朋友引入门,这位朋友因为从事过艺术品基金投资,又对国内外当代艺术品市场有着较深入的了解,教会我很多东西。现在业余时间基本就是逛画廊与美术馆、与艺术圈的朋友交流,工作之余有这么个爱好自我感觉挺好。

ART BANK:繁忙的工作之余,您都会抽出时间看哪些展览?
陶:首先挑好画廊,从中了解艺术家及展览的讯息。其次,如果时间允许,选择一些好的展览和博览会。去年因为工作原因没去威尼斯双年展,只去了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但是有幸看到了安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在首尔、柏林的两个特别棒的展览。他在首尔三星美术馆的展览很震撼,假期少时间紧,我周五下班后飞到首尔,周六去三星美术馆仔细看了一遍,顺道看了看三星的藏品,晚上特别激动,和当地来看我的一个韩国哥们喝了场大酒,晚上还凑巧听到一位欧洲很牛的techno dj的现场演出,周日一早醒了又忍不住冲过去再看一遍,然后就回北京了,一个周末时空迅速切换,感觉很妙。三星美术馆的网站很专业,对展览的作品有简单却非常到位的介绍,但有些作品看网上的图片没什么感触,一站到原作面前,那种震撼无法用语言表达,就觉得想飞进去或被吸进去,或者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安尼什?卡普尔是伦敦奥运会“轨道塔”和芝加哥地标“芝加哥豆”(Chicago Bean,正式名为云门,Cloud Gate)的设计者。他用智慧、情感和精密的技术,营造了自然空间之外的另一个空间,并试图用巨型装置召唤远古的神灵,引发人们无限的想象,十分了不起。后来在柏林的Martin-Gropius-Bau博物馆看了他近几年最棒的一个大型展览,对他有了更多了解,特别是他那件《向隅而击》(Shooting Into the Corners),就是用大炮把红色颜料当炮弹发射到墙上,不看现场无法体会那种漫长的如休止般等待之后的一连串颇具仪式感的发射动作,完美诠释了静与动、破与立、沉默与爆发之间微妙的关联。

ART BANK:在四年的收藏过程中,您的心态发生了哪些变化?
陶:没有之前那么急躁了。起初每看到一件特别喜欢的作品,就特想将其收入囊中,被朋友戏称为“见一个爱一个”。刚接触艺术品时,我什么展览都去看,后来看得多了,就有选择性的去看。现在挑作品时相对以前更冷静。看到一幅喜欢的作品先要了解一下背景,比如艺术家是否有自己的艺术体系和脉络,他是怎样的人,对未来是否有长远规划,这批作品的质量如何等等。我还是希望艺术家有好的发展前景,哪怕到时候作品价格上涨了,如果条件允许我都愿意去购买,这个时候会觉得花的钱更稳妥。

ART BANK:对于今后的艺术品收藏,有哪些计划和安排?
陶:每年用于购买艺术品的预算大致在几十万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只买了张草间弥生早期的黑白版画《无线网》。有些比较喜欢的艺术家的创作进程我也一直在了解,会继续关注其动向。艺术品市场与金融市场的最大区别是信息不对称体现得更明显,艺术品经纪人手头会握有一些很有价值的信息。但是想买和想卖的人经常会缺少信息,这给收藏也带来一定难度。

ART BANK:如果今后您收藏的艺术品增值较大,您会考虑转让吗?
陶:这个还是要看具体情况,也许会考虑出手吧,可以卖了再买更多年轻人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特别喜欢的作品肯定不会卖。有些作品在买的时候就挺费劲的,哪舍得卖呀。



陶松推荐艺术家


蒙志刚
1975年桂林人,1998年毕业于桂林理工大学环
境艺术专业, 2014广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讲师。
个展
2007 “越建筑/越会画” 蒙志刚个展  
798大库艺术空间  北京
2013《不进城》蒙志刚个展  今日美术馆  北京

蒙志刚 《+方寸幸福+/The+Hear t+Of+Li fe》 150×200cm 2014年




张哲溢
1975年生于桂林,独立艺术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北京。
个展        
2014 《寻梦集》张哲溢个人作品展  凤凰艺都  上海
2014 《探花》张哲溢、陈家业双个展  红门画廊  北京
2012 《齐物馆》张哲溢个人作品展  凤凰艺都  北京
2012 《释重若轻2012张哲溢个展》  H.T.画廊  北京
2011 《惊蛰》张哲溢作品展  百子湾四季汇  北京
2010 《释重若轻》张哲溢作品展  朴道草堂  北京
2007 “越建筑/越会画” 蒙志刚个展  
798大库艺术空间  北京
2013《不进城》蒙志刚个展  今日美术馆  北京

张哲溢 《冰轮戏浪》 布面油画 110.5×145cm 2011年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8-12-20 01:17 , Processed in 0.05073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