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展讯 展览回顾 查看内容

第五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实验展单元(2014/10/31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美术馆)


开幕时间:2014/10/31
展览地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美术馆地下一层
策划:博尚
策展人:李杰、连芷平、高岩、海杰、张小迪
参展艺术家:李杰、陈建军、曹明浩、李勇政、石玩玩、萨子、幸鑫、马丁迪尔鲍姆(德国)、吴玛琍、姚瑞中、李郁、刘波、高岩、任瀚、马冲、贾淳、卜云军、葛霈、鲁潇、杨晨、戴陈连、卢杉、孙秋晨、张景涵、黄晓亮

---


展览简介:


本展览旨在对当下中国青年艺术家于不同经验和背景下的创作考察,通过多样的影像媒介形式,多元的作品内容,以及对传统影像展现空间的打破,以文献、图片及光影和展示媒介的交错,呈现一组丰富且具学理性、探索性的影像实验。



《手相之箱》 李杰


展览前言:

日常不安——图像泛滥时代的价值判断

策展人:高岩

此次展览的目的是为了呈现具有个人视觉化特征与图像逻辑的艺术实验者,无论他们使用的媒介是传统的素描还是当下流行的手机拍摄软件,无论是混合着极简主义视觉语言的装置还是对图像进行裁切后的不完整照片,都是为了揭示图像泛滥的今天在文化中存在的诸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图像传播在政治语境中的矛盾与冲突,高度机械化的图片生产所带来的非人性化特征,观看与权力,人的精神空间与建筑空间的联系,图像的多重解读与价值判断……
 
任瀚通过素描的方式再现了网络中不同文化背景下人类试图了解世界的图像,将那些登山客眼中的雪山,纪录片中的自然奥秘以及网络搜索引擎中的符号用黑白的“素描滤镜”转换为人类的求知欲与图像现实之间的政治隐喻。

马翀则用反逻辑的方式故意错误地使用手机全景拍摄模式,由此得到了由多个场景片段组成的合成空间。我们能够从他静态的画面里得到持续性的阅读经验,并在平面化的图像中体会时间与空间的多重旋律。


《吾与浮冰》 幸鑫

 
《Morceau-团块》是贾淳《萨伏伊别墅》(la villa savoie)的延续,他一直在用视觉的方式提问人的精神空间与建筑空间的依存问题。在《萨伏伊别墅》中,他将建筑结构作为相机的“三脚架”,拍摄出了人在建筑空间中通过观看经验产生的精神世界。贾淳在本次展览中延续此观点,使用去掉萨伏伊别墅照片的镜面装置和空间语言引领观众去思考在图像泛滥世界的我们是否应当有所选择,寻求个体的精神空间。

高岩的《青年当代艺术家案例》以艺术批评的方式将一些日常化的网络图片虚构成“真实”的当代艺术案例,通过虚拟的作者、主题、创作方法、艺术史脉络,呈现方式等等细节使本来毫无关联的图片与文字拥有了十分恰当的逻辑关系。

也许这不是一次大众所理解的摄影展,也不是为了强调新媒体时代文化的当代艺术展,但这里有着我们对时下影像文化的不安与焦虑。正因为这些艺术家所做的事情悖于常理,才得以让观念的创作在摄影与艺术的夹层里拓展出一片自由的天地。


“不合时宜”的思察——作为行动的影像


策展人:连芷平

                             

19世纪末,尼采发表著作集《不合时宜的思察》,提出对每一个时代,我们都应该在它所宣传的种种引以为傲中,去意识到它的疾病、无能和缺陷,这种“不合时宜”的思虑和辩察,也正是阿甘本所说的“时代紊乱”,即与自己的时代断裂,醮取它的晦暗来进行创作——唯有如此,才能够比其他人更有能力去感知和把握这个时代。


今天,影像艺术家已不再一味恋物或沉溺于技艺,而是将自身作为知识分子。个人思察的意义和价值,被放置在一个前所未有的要点上,思察的力量使影像化身为社会行动,无疑是影像史的一大演变。


在《“不合时宜”的思察——作为行动的影像》群展中,台湾艺术家姚瑞中与失落社会档案室合作的《海市蜃楼-台湾闲置公共设施抽样踏查》,是用了五年时间,以影像汇整出四百多处台湾“蚊子馆”案例(所谓“蚊子馆”,指错误政策导致的竣工后空置的公共建筑),编辑出版四本相关文献。这次行动经由媒体报导,引发社会各界讨论,台湾政府因此开展了对“蚊子馆”的调查并最终改变决策,对不能活化的“蚊子馆”进行拆除。姚瑞中的影像行动为艺术项目如何有效介入社会提供了范本。


台湾女艺术家吴玛悧实施多年的影像项目《世纪小甜心》,是将收集到的50张名人童年照片,不分负面人物或正面人物,复制后同挂一室,令观者进入一个历史错置的时空。在知名政治人物童年肖像中,一张张纯真的影像,让我们震惊于世界竟是在他们手上造就了曲折艰辛的历史。作品亦从女性主义角度进行政治社会批判,对比男女名人的不同生平,令人察觉出文化对性别的构建与诱导,致使两性在成人后几乎难以逃脱社会性别既定的含义。


德国艺术家马丁•迪尔鲍姆(Martin Doerbaum)用3D软件创作的影像系列《地产之中国》,呈现了他所观察到的中国地产现象:大众受到广告煽动,怀着提升身份的幻想购买了房产,一旦开始装修入住,就显出了与广告所承诺的美妙前景南辕北辙的惯习,以及与“高尚社区”相悖的生活实况,作品借此戳破中国地产这种投机式消费主义散布的迷幻药和谎言。迪尔鲍姆还将地产广告词文献化,让它们显得像一个理性的公式、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对照出一种巨大的反讽。


武汉艺术家李郁+刘波的录像作品系列,是将社会新闻当作研究切片,以此为素材,重新导演了媒体所报道的各类公共事件,我们发现,时代的真相越是复杂和荒谬,作为编剧的芸芸大众就越离奇,越有创造力。所有录像均为黑白,是对新闻现实的过滤与抽离,也意味着作品的核心在于对社会事件背后的黑洞进行提问。每个缓慢的六分钟长镜头,被艺术家当作是一帧接近静态的“摄影”。


影像艺术家作为知识分子,对现实的判断能力,决定了提出话题和实施行动的有效性。这种判断能力自然也包括许多中国艺术家缺失的对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辨析。展览试图归纳出一种走向:时代是我们的共同体,在它骄傲与成就的背面,必然有虚假与污垢蔓延成的黑暗,而艺术行动,包括以影像作为媒介的行动,能抵抗这种黑暗,使我们共同的命运明亮起来,从而成为自身时代真正的获救者。




《传递一块砖》 李勇政


未知的旅程

策展人:李杰

游历、迁徙、出走、求证、传道、返乡……是什么促使我们踏上旅程,探寻未知的、不断变化的世界?

对于一些艺术家而言,在路上、田野间或者虚拟的空间中,他们能获得超越于个人经验的安静和反思。同时,持续地与他者互动,借助行动的过程记录,与日益便利的公共传播,艺术家开始从艺术语言探究和情景的搭建转向社会现场的介入和事件生发;创作者自身的观念面对行走、对话、现实冲突所产生渐变与重构也使其创作过程更为开放与未知。在这样的历程中,艺术家关于路线语境、行动轨迹、传播途径、参与方式的不同选择和探究,让我们更生动的看到他们超越单一媒介思维(诸如摄影、录像、行为、绘画),进行着区别于以个人游牧方式对于他乡观看之外更多维度的集体经验一代艺术家的行动与实践。


样板间——《野掉的诗意》 黄晓亮


在地、相遇与对话

在地,并非是对抗全球化的的本土化倾向。“在地”更像是一种态度,尝试走进一个更为具体的、客观的、当下的语境和现场进行了解、对话、介入、合作。艺术中古老而绵长的交流功能在此类实践的艺术家身上得以延续。他们并不是为了唯一的个人表达,或者急于进入国际和艺术史话语之中,而是选择了在相对于陌生的空间,从更多元的维度反观自身与社会,通过更多社会现场的介入性实践突破“白盒子”的墙围。

艺术家陈建军与曹明浩经过长达数年的田野调查,将昆山、梁山以及康乐村作为其对话性艺术的事件现场。他们以及实验工作坊的其他成员一同通过自身经验与当地家庭个案,地方文献以及现实问题进行碰撞,展开一系列日常访谈、共同劳作、行为合作以及互动现场项目。他们逐步将超出个人经验的在地实践作为其创造思路重要的佐证和引导,形成了更具社会性,和互动性的工作方法。

李杰则选择将对话创作现场移植到旅途中相遇的人的生活或工作场所:家、工厂、教室、诊所、寺庙……都成为了交流观念、经历和艺术的空间。艺术家通过以手掌的阅读与绘画为创作线索,通过五年时间,跨越不同城市乡村,从个体的随机走访到以手为劳作的人群对话。探寻存在于今日中国通过双手劳作、修行、生活的普通个体与群落的鲜活样本和生命图像。


《雪山》


存在、漂流与衍生

面对虚拟网络的急速发展,我们日益面临“存在的虚无感”以及“虚拟对象的拟真”的矛盾选择,这使得我们对于媒体、历史、现实以及身份产生深度焦虑与怀疑。

然而,艺术从来不是给予答案的“真理生产者”。今天,艺术家运用互联网自身的中立和广度进行实验,希望通过存在于平行于自我世界的虚拟渠道探寻个体以及事件存在的衍生价值与可能性。

艺术家石玩玩的计划从一封“寻人启事”开始,他通过网络发起了寻找一位名叫阿里的“真实存在”的伊斯坦布尔画家的事件,信息通过网路的漂流传递,来到了土耳其。大家通过邮件、论坛、社交网络帮助艺术家搜寻,一位住在伊斯坦布尔的画家最终于8个月过后发来的邮件,描述了自己的项目,艺术家以一张素描完成了这个由想象的漂流最后回归现实的作品。

李勇政关于《传递一块砖》的项目通过漂流瓶的方式,将不同参与者面对现实事件的灰烬(烧制成砖)所留下的个人印记,印记加强了对砖的存在性的证明与注解,但又通过互联网的随机性与跨地域传递的不确定性形成了超越现实的语境。参与者通过社交媒体同步记录和展示与砖互动,改造的过程……目前这块砖还在世界范围内传递,它像是一张漂流于大海的“问卷”、或是一片写满墓志铭的“羽毛”。


《地产之中国——图纸与承诺,外观与期望之间的差异》 马丁·迪尔鲍姆


行走、寻乡与返乡

对于自身根源的探寻促使人们走上“精神返乡“之旅。

行走在这里不是单一的”观念的践行“,它预示着生命与土地的关联。艺术家通过个体脚步的丈量,去挑战巨大的空间维度和时间跨度,经受孤独与极端情况的挑战,最终完成一开始被认为是荒诞而无知的旅程。事件和作品证明了既有观念的苍白和行走作为更为开放的态度的重要性。

在《吾与浮冰》中,幸鑫与友人从成都出发,去往长江源头的冰川,取下一块冰, 通过各种方法防止其融化,顺流而下,最终艰难抵达上海,由自己抱住浮冰漂浮于出海口海面上,等待其融化。人类的介入,改变了原本自然冰川融化成水流进大海的进程,但这样的改变又是微乎其微的。而何处是源头,何处是归处?当云雨将水搬运至冰川源头凝结成冰,循环往复,我们的渺小与卑微,在艺术家的寻冰之旅中被放大。

出生在新疆艺术家萨子,先后三次到北京成为北漂。面对生命的孤独与乡愁,萨子2012年背负一棵树,拉着一辆自己改装的人力补给车,风餐露宿,徒步133天,穿越2426公里荒漠区,全程3800多公里,最终抵达家乡乌鲁木齐。

艺术家背上被连根拔起的小树坚韧地活着,这是我们无根状态的借喻。现代化使得城市高度同质化,地方感的消失使得我们已失去地理上的归处,而萨子的精神返乡,则是一次解脱和救赎。艺术家将树看作是“纯洁的生命“,单纯的步行使得返乡之路带着诗意和静默,当艺术和生命褪去繁华,回归本质,我们才能回到起点,知道下一段旅程从何开始……



《海市蜃楼-台湾闲置公共设施抽样踏查》 姚瑞中+失落社会档案馆


甜蜜的,太甜蜜的


策展人:海杰 


法国著名社交网站“蜜糖网”曾用过一句宣传语“无需风险,您将拥有爱情”,这种“零风险”,在巴迪欧看来,“类似于美军在最近几次战争中所宣传的‘零死亡’”。

不管“零风险”,还是“零死亡”,都指向一种精神体验:甜蜜,被安全的气氛包围的甜蜜。甜蜜就是镇痛剂,吃了它,你就舒服了,问题是疼痛本身并没有消失,但甜蜜暂时让它的身影隐藏,你看不到它,甚至没法感知。甜蜜也因此具有遮蔽性。

甜蜜同时意味着有人会“拿什么给你”,在这个问题上,视网络为空气和水资源的网民和资本寡头、政治推土机的方式是接近的,他们使用同一种包装纸,那就是施予“甜蜜”,因而甜蜜具有政治性。

我们都渴望“甜蜜”,如同我们渴望爱、祝福、给予一样,它们同样属于甜蜜的一部分,但我们需要意识到“甜蜜”后面跟着的是什么?



鲁潇作品《碎片》系列


进入移动互联网,大众惯于在公共事件中制造各种“甜蜜”现场,以便使自己从一个游手好闲的网民身份中抽身出来,借着“甜蜜”的正义和慈善的饱嗝睡去。如何携带并贡献自己裤兜里的爱,以什么样的姿势去奉献,并且以什么样的姿态撤回?爱和权力一样,是商品,被消费和交易,它要取得什么样的回馈,赠予与接收的关系是牢固的吗?看似合法、美妙而富有道德的意志真的令人可信?

当杨晨在拆迁工地上循环播放的嘈杂的《好日子》歌声里将方糖有节奏地丢向鱼缸的时候,鱼群必然要被浓烈的甜蜜包围,并最终丧失行动和生命能力,那些鱼群与我们的命运产生了某种对应关系。

葛霈将一句日常的祝福语“我衷心地祝福你”印在透明胶带上,进行出售,这句话附身在胶带上被消费后,是被闲置,还是被使用,粘贴在其他物品上,邮寄和传递给下一个人?是一个关乎我们对待甜蜜与消费的心理向度问题。

鲁潇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她为我们呈现了被语言的甜蜜掠过后的碎片——“被切割的立方体,错乱的线与发丝,残缺的器官,好像琐碎的字句组成的诗含蓄的描述着身体与生命的脆弱与缺失以及对自我存在的疑虑。”  

而卜云军通过长时间曝光发现了城市的甜蜜幻觉,他镜头里的地铁电梯温暖而色情,但空无一人,我们如何看待我们在这个城市中的关系,是卜云军作品给予我们的思考。



卜云军作品《地下》系列


象形,像形
(历史虚无主义下的视觉困境)

策展人:张小迪


昔在黄帝,创制造物。有沮诵仓颉者始作书契以代结绳盖睹鸟迹以兴思也。……二曰象形,日月是也;……象形者,日满月亏,象其形也。

——西晋•卫恒《四体书势》

“象形”是一个古老的概念,从仓颉作书至今,构成了以“象形”为方法核心的五千年文明系统,在机械复制的影像时代,人类开始以“地球村”为蓝图,重新描述人类志和地理志,“图像”文明构筑的钢架与荧幕修改着原始内向的“象形”景观,直到纽约双塔在“象形”与“像形”的孪生世界里同时崩塌,当世界再次走向混沌的时候,“象”与“像”之间的二元对立呈现得越来越清晰。


《世纪小甜心》 吴玛俐


“世界成为图画,人成为主体,现时代这两种决定性事件交相为用,同时也向现时代最根本性的事件投去了一束亮光。” 半个多世纪前,当面对战后世界普遍性的虚无主义阴影,海德格尔就提到了以图像世界为方法的文明反思。远离象形的世界,进入图像的世界,与象形的世界保持持续的信念与交流,同时对图像的世界进行清醒的利用与批判,这种观念可以上溯自现代主义中乌托邦与反乌托邦的二位一体,“象”与“像”交织而成的悖论,已然成为人类在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内部对话之一。

象形,如大象般庞大而缓慢的古老民族文化,在麦克卢汉所谓的急剧收缩快速崩裂的地球村中艰难行进;像形,那千姿百态的与我们生息与共的繁华世界,正在从追求速度与效率的庞杂世俗生活中不可挽回的沉沦。

本展览单元旨在对当下中国青年艺术家于不同经验和背景下的创作考察,通过多样的影像媒介形式,多元的作品内容,以及对传统影像展现空间的打破,以声效、光影和展示媒介的交错,呈现一组丰富且具学理性、探索性的影像实验。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8-22 12:08 , Processed in 0.01940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