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热点 查看内容

85后藏家如何一年收藏100件艺术品+搞定“豆瓣女神”晚晚+办美术馆

2014-9-15 11:36|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33104| 评论: 0

导读:New money来了!最近在当代艺术圈,一位年轻人风头正劲,出生于87年的林瀚,仅用一年时间已经收藏了100件艺术品,不仅如此,她还赢得了“豆瓣女神”晚晚的芳心。最近,林瀚和晚晚还准备筹办美术馆,“85后”“新生代藏家”“豆瓣女神”“办美术馆”,这些关键词点燃了我们的好奇心。

林瀚曾当众问晚晚“你当初一定是把我当成一个只会花钱买画的死猪头吧?”就像这句问话一样,85后新生代藏家生猛、张扬、毫不避讳的风格与传统藏家形成了鲜明对比,如今他们已经逐渐在艺术江湖上崭露头角。他们和他们代表的new money,会给艺术圈带来什么样的不同呢?


因“相信艺术”而结缘的林瀚和晚晚

林瀚简介:
青年收藏家,1987年6月出生于北京。14岁留学新加坡,毕业于University of Northumbria (英国诺森比亚大学)动画设计专业。于2009年创立了泰可喜传媒广告公司,同时还在经营一家公关顾问公司、一支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基金。 2011年起涉足艺术品收藏领域;2014年,林瀚筹建自己的藏品馆,打造世界最年轻的私人美术馆。

晚晚简介:
晚晚,网络红人,刘野《黑白灰的构图》等作品模特,被称为豆瓣女神鼻祖。

(以上信息整理自百度百科)


林瀚:相信艺术
文章来自《艺术银行》杂志 文/张琳 摄影/周之毅

“因为我们都相信艺术!”林瀚的女友晚晚用一句简单又浪漫的话就解释了最近半年围绕着这对年轻藏家的诸多疑问,无论是关于林瀚近百件收藏原由,又或是即将开业的美术馆,甚至是两人为何会在短期内就碰撞出炙热的情感来。说这话的时候两个年轻人对视了一下,没有半点的犹豫。

少年发家史——一切靠自己

自2013年买下第一张艺术品以来,不到短短一年,26岁的林瀚已经成了画廊竞相追逐的对象,毕竟平均3天就会买进一件艺术品的人在哪也数不出几个来。当然,关于林瀚购买动机以及经济来源的猜测也开始不绝于耳,流传最多的无疑是“富二代土豪”。“你是富二代土豪吗?”采访开始不久,我断定林瀚完全没有年长者的习惯和避讳就直接了当问了他。果然,他没有半点不高兴立马把自己的“发家史”揭了个底朝天。

林瀚的家庭条件确实比较好,但父母秉行着儿子穷养的原则,除了教育从不在其他方面给予他过多的支持。当他漂洋过海去新加坡上中学的时候,父母只给了14岁的林瀚最基本的学费。“抹桌子,炸薯条,快餐店里的所有工作,你能叫得上名字的快餐店我都干过。”说起这段经历林瀚一脸自豪,一种老北京才有的匪气从他斜坐在沙发上的身体里散发出来。不过快餐店打工顶多证明他并非娇生惯养,对于一次车祸的处理才隐隐能够看到现在这个年轻藏家的影子。林瀚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由于学生保险尚未办完,断了三根手指的他并没有足够的钱住进A等病房,“打电话除了让家人担心还有什么用?”林瀚说,“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关键时候只能依靠自己。”于是他混在那些因事故受伤的民工当中顶着新加坡的高温住进了没有空调的C 等病房,手术成功离开医院后才告知父母。

“18岁的时候我就挣足了一百万。”林瀚毫不避讳钱的话题。大学毕业回国后,他在校内网上发了一个创业的帖子,招募了几个志同道合者迅速的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从去汽车经销商的店铺死等客户到成为各大著名汽车公司的活动策划,林瀚没有用太长的时间。随着与大品牌的不断合作,当代艺术也开始在他的视野中频繁出现。


收藏马拉松——打开一切边界

对于林瀚来说挣钱是有意思,但钱本身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用钱来换想要的东西。林瀚说,大概因为父母就是一个商人,一个记者,耳闻目染下他在骨子里也一直对这两件事情最为有兴趣。童年时期林瀚就去少年宫学过画画,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则选了动画设计,外人看来突如其来的狂热嗜好对于林瀚来讲是再顺理成章不过了,只是他在收藏上那股冲动劲多少也是令人咋舌的。

黄宇和林瀚是在“两岸三地收藏家”活动上认识的,两人除了都喜欢艺术还有一个共同喜好就是车。一日,林瀚看上了黄宇的最爱,一件郑国谷的作品,两个朋友开始围绕着它打起了拉锯战。艺术品不比得其它东西,钱在在这样的交易里完全起不到万能的作用。林瀚动了不少脑筋也没能说服黄宇让出心爱之物。最终,一次畅饮后,早已被林瀚打动的黄宇同意他以心头好换心头好。第二天,林瀚得到了他的郑国谷,黄宇则多了一台保时捷。

其实,不少人眼中的有些财大气粗的轻狂少年在身边人眼里则是个热爱艺术的实干派,他只是没有那种文艺青年的调调罢了,但年轻人的另一种特性在他身上展现得很充分。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林瀚有一种足以感染身边人的热情,自从开始收藏,他就疯狂地阅读关于艺术的书籍,不断的到画廊看画。“这是什么意思?”林瀚说这是他去年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为了更加了解当代艺术,他敢于向任何人请教,别人看来多傻的问题,林瀚都能问得出口。频繁下手的背后有他不断的吸纳作为支撑。“在我看来一切都是可控的,收藏家从来都不应该有一个固定的形状,今天大家只记住了我的不一样;但是收藏就像是长跑,一直飞奔或者一直像老头遛弯那样都不可能拿到第一,长跑必须掌握的是变速跑。”谈到自己的闪电式收藏林瀚有自己的道理。过去的已经过去,但他不能错过和这批年轻艺术家一同成长。从在拍卖上高价拿下焦点作品,到大量购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再到收藏日本西方艺术家作品,虽不敢妄称收藏体系,但林瀚确实迅速地建立了自己的品味。“我不是低调内敛的,我是活泼的,我认为未来是不可逆的事情”,当下在他看来比什么都重要。“我本来就是年龄最小的藏家,我应该选择更多我这个年纪的艺术家,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时代,这更有助于让我看懂他们的作品。”出国留学的经历也给了林瀚更为广阔的视野,相比起上一代人,他的藏品(增加名字)显得相当的国际化。他相信“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对财富支配权的崛起,我们的国际观会让我们有理由去选择国际上认可的艺术家。”


建立美术馆——爱她也是爱艺术

如果说2013 年是林瀚参加收藏马拉松的起跑段,决定在798 建立自己的私人美术馆,认识女友晚晚就算是进入变速跑的另一阶段了。此时起,艺术已经不再是他生活中的配料,而是餐桌上的主菜,哪怕是生活中最日常,最形而下的一部分也不能绕开艺术。“我当时知道这是要我娶的人,因为我未来的生活一定是跟艺术在一起的。”林瀚说他跟艺术的未来离不开这个亦师亦友的姑娘,所以采访的很大一部分也变成了谈论这段因艺术而起的爱情。林瀚的女友是艺术史科班出生的姑娘,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已经在纽约艺术圈小有名气,自己创办的WanwanLeiProjects以流动画廊的形式举办过好几个反响不错的展览。聊起这段电光火石一样的爱情故事,林瀚谈事业的狠劲完全没了,喜欢拿自己开涮的本性暴露无遗,当着记者的面就问晚晚:“你当初一定是把我当成一个只会花钱买画的死猪头吧?” “你那个打扮,蓝头发,穿裙子?”圈里出了名的快嘴晚晚也不客气?

不过一谈到艺术,俩人又严肃起来了。“因为我们都相信艺术!”晚晚说得很干脆。林瀚则说因为只有艺术是真实的,他引用了贡布里希的话,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不论是事业上的选择,亦或两人情感,艺术才是他们生活中的主角。相识不到半年,晚晚决定从纽约搬回北京,与林瀚一同管理美术馆;林瀚则放下一大堆已经计划好的工作到纽约接她。两人在纽约的短短几天走遍了各大美术馆和画廊,却没有看上自由女神一眼。

目前,林瀚正在筹备自己的美术馆,每天早上8 点,他会准时出现在工地。今年年初,他去了日本考察当代艺术,受到了元美术馆的启发,空间里做了不少回旋形的设计,“人们走在这里对于未来的探索感是很有意思的,把作品放置于很小的空间里也很有趣”。未来他准备把自己的藏品作为馆藏陈列,再开辟一个空间为喜欢的艺术家做些非盈利的展览。

林瀚说他特别喜爱海明威那本《流动的盛节》,他从书里找到了自己。海明威上过战场,经历过失去战友的痛苦,回来之后就喜欢找人打架,虽然生活得特别糙,但是能坐下来把心里很细腻的东西写出来。林瀚就是这么一个人,不管平时多爱玩,进入到艺术的世界里面马上就变成另外一个人。

林瀚对他的美术馆倾注了很大的热情,甚至每块地板都经过他亲自的挑选


艺术银行VS林瀚
艺术银行=ART BANK
林瀚= 林

ART BANK:这次7 月份去美国买了什么重要的藏品吗?
林:有几件,难得有空闲在美国转转,除了逛美术馆,就是去画廊选些作品,其中有一位美国本土的青年艺术家CharlesHarlan 的作品非常有意思,我喜欢他对材料的敏感和人造物与自然造物之间关系的一种平衡。

ART BANK:听说你非常关注日本的艺术,年初在日本都买了哪些作品?
林:对,今年1 月份,我去日本看了很多美术馆和空间,收获很大。国内的很多艺术家、策展人和藏家朋友也给了我很多信息。我在日本收获了ODANI MOTOHIKO 的作品,他是日本中生代非常重要的艺术家。我还在艺术博览会上发现了山本雄基,最后在SCAI 画廊还买下了中国重要青年艺术家何翔宇的作品。当然还有一些作品,总之日本之行令我印象深刻。

ART BANK:你最喜欢的中国艺术家是谁?
林:我觉得国内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其中欧阳春算是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一幅《金銮殿》是我从拍买上举回来的。这件作品非常好,参加过艺术家在奥地利和德国的重要展览,最重要的是它带给我一种难以言表的热情,所以竞买的时候我非常地兴奋,近乎是无上限地举牌,好像还创造了目前艺术家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最高价。艺术家有的是走心创作,有的是走脑,欧阳春心脑都走。至今这件作品依然另我特别感动。我看作品就是这样,多是感性认知,像冰淇淋在柏油路上化掉了,我无法形容是怎么化掉的,就感觉喜欢这个东西,看到就会寒毛倒立,会微微颤抖,心里会暖流涌过。

ART BANK:一般会选择哪些购买方式?
林:买东西无论通过私人藏家,画廊,拍卖还是置换,都是特别正常的事情,凡是喜欢的就会“不择手段”地得到。

ART BANK:这么年轻就开美术馆,你是如何给自己在艺术圈定位的?
林:我是一个很本土的人,做美术馆这个事情既是自己的事,也是为北京在做,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做。这是相互独立又相互依托的,美术馆是我这一年来的一个成果。我给大家的印象很神秘,有人对我评价很高,有人对我保持观望,声音不一,我想借它树立一个形象,跟以往我们看到的艺术收藏都不一样。现在不用说太多,以后关注美术馆的展览就会知道。

ART BANK:美术馆开幕的展览是什么样子的?
林:这个展览是由乔志彬、陆寻、周大为、刘雯超(王薇的女儿)当然还有我,这几位收藏家共同完成的。届时常青画廊也将慷慨的贡献自己的空间,配合我们展出。这个展览对于我甚至对于整个艺术圈都将变得更加意义非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新一代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的一次团体亮相,我很荣幸的以东道主的身份促成了这次展览。当然,这也离不开朋友们的支持。

ART BANK:你认为现在的时代对艺术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吗?
林:黄金时代在历史上是不停重复的,那是纯属自身的状态,无所谓最好的时代,每个时代都是好的。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给了我很大启发,所以在这个时间介入到艺术里面,我倾注了所有的精力和时间。

ART BANK:未来美术馆还有其他计划吗?
林:未来会和最好的艺术家做展览,另外是我自己的个人收藏,还会有一些艺术项目。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7-22 08:42 , Processed in 0.02706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