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当代艺术 查看内容

黑暗中的舞者

2014-6-27 14:05|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730| 评论: 0|原作者: 文、编辑毕昕 图片提供Milka Panayotova|来自: 艺术银行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48期


无论用多么透彻的语言形容Milka Panayotova 关于感官传导的研究,都不如亲自去体验一下。编舞与视觉艺术家Panayotova 的作品《Blind Trust》(信任考验)是每次只允许一位观众体验的艺术项目,在英国的海滨小城布莱顿(Brighton),The Basement 空间组织了这场关于参与和行为的体验型展览。每个个体的体验都是独特的版本,如同Panayotova 在入口处放置视频分享其他观众的体验一样,在开始对Pannayotova 的采访之前,让一位体验者的自述带入信任关系建立之旅。


Blind Trust 信任考验:关于体验的自述

“首先进入的是一个黑暗的空间,播放着低缓的旋律,有几个像橘子一样的灯球发出微弱的光,散落在地上。隐约感觉黑暗中有另外一个人,在房间的另一边,可以听到人运动的声音。灯球散开,像是以无声的方式发出了对话的邀请。灯球徘徊在舞者与我之间,像是一种试探性的信任与浪漫。这段互动让参与者与舞者彼此之间建立了默契,他逐渐靠近,黑暗中看不清其样貌,甚至不能确定性别。他逐渐触碰到我的手臂,开始做一些简单的舞蹈动作,然后背对着他,他给我戴上了眼罩和耳罩,并引导着去了下一个房间。

在第二个房间里,舞者依然保持沉默。我坐在椅子上,一位舞者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又把手放在我的手上,然后放在我的脚上。经过这简单的问候仪式,我们开始翩翩起舞。可以感觉到自己从僵直变得融会贯通,并与舞者一起轮流扮演着主导的角色。舞者让我用双手感受墙面,我们好像一起走向室外。墙面开始变得不那么光滑,然后没有了墙。空气的味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混杂着一些汽油和大海的味道,还隐约听到了海鸥的叫声。

我确定我来到了街上,虽然戴着耳罩,但仍然能模糊地听到街上复杂的声音。身边的舞者可能有一个或者两个,他们在左右,有时会带着我奔跑起来,爬上某个高坡。我听到车从身边经过的声音,这让我害怕。舞者意识到我的迟疑,将手扶住我的腰鼓励我往前跑,我能感觉到他们呼吸的律动,我们像要一起飞起来。

最后我们来到一个地方,舞者示意我慢慢躺下。一位舞者取走了我的耳罩,并将我的一只手放在眼睛上捂住,然后他们取下了眼罩。身边安静了好一阵子,似乎舞者们已经不在了,将信将疑之间我我移开手,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看着布莱顿的蓝天白云。”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舞者的样子,但在这15 到20 分钟的体验里,观众把自己交给这些舞者、相互之间的动作及看不见的信任。在《信任考验》中,Panayotova 设计了感觉之旅,让每个观众都制造属于自己的独特故事。在回空间的路上,可以看到另外的参与者被蒙上眼睛戴着耳罩,在两个舞者的带领下奔跑或缓步慢行,因不安而一直说话或因兴奋而大叫,分享成为了此时最大的期待,同时更期待能与Panayotova 探讨她作品中的参与者、空间和思考。



艺术银行VS MILKA PANAYOTOVA
艺术银行= ART BANK
M ILKA P ANAYOTOVA= MP

ART BANK :参与者是你作品中的重要因素,以《信任考验》为例,你不断地试探观众在参与过程中的安全底线,为什么对这样的研究感兴趣?
MP:我喜欢研究观众的参与意识以及他们最终会付诸多大程度的参与行为。传统的观众结构是远离表演者,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而在我的项目里,我希望打破这种“安全”距离,让他们用肢体实际地参与到我的作品中来,用自己的身体体验表演者的律动,表演者依据参与者的情绪而做出回应。观众在这个过程中以主动表达的方式体验,而不是被动地接受艺术家的编排。我强调肢体接触,是因为肢体接触虽然在生活中常见,但还是基于语言交流的基础之上。《信任考验》中完全没有语言的交流,单纯靠肢体律动来沟通,是个很大的挑战。

ART BANK :你的一些项目限制了参与的人数,比如有些是每次只有一位观众参与的项目,有些是每次限定20 人体验的项目。为什么会有这样特别的人数设定?
MP:在前期我会根据表演当地的观众做调查和研究,比如我会考虑他们的文化背景、语言和普遍教育程度等等。根据所得的结果结合作品本身的概念来设定每次适宜参与的人数。有时我会设定多人的团体体验,是希望观众之间能够发生互动,这会给作品增加一层新的有趣关系。另外人数多少还受到技术和设备的限制。

ART BANK :你从观众那里收到哪些信息反馈?这些反馈如何影响到你?
MP:信息反馈非常重要。在《信任考验》项目里,我邀请参与者在旅程结束后分享他们的体验,并将其拍摄下来放在项目的入口。以这种方式,每一位独立的参与者被联系在一起,在自己参与的时候别人就是一面镜子,反照自己的行为。我以这种自然的方式收集观众的反应,因为每次的项目主题都在改变,上一次的观众回馈不一定能在新项目里起作用,但不得不说的是,我常会从这些回馈中得到经验和灵感。

ART BANK :你有自己成为参与者的经历吗?
MP:当然,而且感觉很奇妙。我非常积极地想成为别人项目中的参与者。有时在一些美好的项目里,我甚至不愿意从自己参与的角色中走出来。开放观众参与项目的魅力就在于每一种不同的参与行为都可以导致不一样的结果,对于观众来讲,可以自由地选择,并看到属于自己的结果,就像这件作品是由自己完成的一样。这种开放的态度让我觉得又诗意又充满活力。

ART BANK :在你打破观众与表演者之间的“安全壁垒”时,你认为空间是否还重要?
MP:空间是参与者与表演者之间关系建立的寓所。《信任考验》这个作品将室内与室外的空间结合在一起,人们无法脱离
空间经验,对于空间的理解来说,只有如何使用的问题。在我设计舞蹈作品的时候,有时会觉得空间限制了表演,但换一个角度想,我需要适应空间,与之和谐相处并尝试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一些空间在我看来是完美的不需要改动,我也会根据空间现有条件来做一些定点作品。另外的项目中,我脑海里已经形成了一个预期效果,则会根据这个想象来改造空间。我最新的艺术项目《Live Cracks》就是根据我在伦敦和意大利的生活经历,通过对空间的利用和改造完成的。我创造了一个解构的剧院,作品从宏观的城市文化、建筑和气质到微观的个人肢体运动和情绪,支离破碎又联系在一起,在分解的过程中理解统一与和谐。

ART BANK :怎样的空间对你来说是理想的?
MP:任何空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一个真诚的空间,这个空间的每一个角落和布置都是跟作品息息相关的。我不希望观众走进“纸模戏剧院”(papiermachè theatre),除非这是我作品的主题。我希望这个空间能够契合作品的观念,可以跟观众发生互动,并营造一个可以酝酿情绪的环境。

ART BANK :你怎样看待舞蹈作品在美术馆或画廊空间发生的现象?对你来说,舞蹈算是当代艺术的一种形式吗?
MP:舞蹈是对连续动作的编排和记录,舞蹈(Choreography)一词从希腊文χορογραφία得来,象征动作的书写。我不认为需要强调舞蹈是一种特殊的艺术门类,它与任何其他当代艺术形式一样,都作为一种传递情感和思想的表达。舞蹈发生在美术馆或者画廊空间会让不同类型的观众参与进来,比如,那些可能没有准备进入剧场的人,这些人与空间为舞蹈创造了不一样的语境。

思想派

ART BANK :艺术家Tino Sehgal 以参与的模式构成了一种所谓的“情境建构”,在你的作品中,你如何形容这种参与创造出的新型关系?
MP:首先,参与绝对不是单纯形式上的追求,而更应该是精神互通的渴望。其次,我想从最敏感地带入手——沟通,是我最关心的主题。我创作出的是个人意识与集体行为之间的对话,比起体验更重要的是参与过程中完成的交流,那是个人化的收获。我编排项目的目的是将感觉细致化到每一个人,让艺术激发每一个人身上固有的激情和感觉,从肢体的物理性,到意识的精神性,这种能量在人与人之间传递。

ART BANK :可以分享你思考过程中有意思的经历吗?
MP:酝酿创意的过程是一场漫长的冥想,这期间有着不停歇的斗争、实验、失败和满足。我脑海中经常会出现一个画面,一种对舞蹈表演的抽象感觉,我就让它停留在那里,就好似我的精神世界中有一个静止的舞台,呈现那些静止的瞬间。在我进入实践的过程中,一切开始变得飞快,我可以撕碎舞台上那些静止的图像,用更合适的方式和材料完成最初的想法。但这个静止的舞台很重要,它让我的想法和最后呈现的效果在上面演变、转化,每一个作品的创作过程,本身都像是一件舞蹈作品。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8-8-17 23:47 , Processed in 0.0200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