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耿雪《海公子》:敏感而冰冷,一部将痛感做到极致的志怪电影

2014-4-23 19:10| 发布者: 包昕蕴| 查看: 27222| 评论: 0

导读:《海公子》,《聊斋志异》里卷二第十篇故事,是一个书生在荒岛与蛇精和幻化成蛇精的娼妓的诡异故事。耿雪花了一年时间,用陶瓷艺术制作出了电影《海公子》。而这部电影的价值不在于用陶瓷作品拍摄了一个古典的志怪故事,而在于耿雪将陶瓷作为一种语言如何在《海公子》中发挥了这种语言的特质。


(作者:徐家玲,原标题《作为灵魂媒介的瓷》)

耿雪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制作电影《海公子》,这部电影的主要场景和人物都是她用陶瓷烧制出来的。陶瓷构成了耿雪独特的艺术语言,似乎她的气质和陶瓷天然相近,这使得她在使用陶瓷创作作品之时得心应手。耿雪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的陶瓷专业,从《韩熙载夜宴图的一种表述》到《上河图》等大主题创作,《海公子》将耿雪的陶瓷作品推向了一个新的创作阶段,无论是在陶瓷的制作层面还是在运用新的媒介上,陶瓷在耿雪的作品中有了一个全新的开始,因为,《海公子》打开了一个新的创作空间即借助更为多元的媒介手段去呈现这种材质的可能性。

《海公子》是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一篇故事,在《聊斋志异》中《海公子》算不得出奇,耿雪的《海公子》基本依据的是蒲松龄的原著故事线索拍摄而成的,也算不上对名著进行解构。在我看来,耿雪作品《海公子》的价值不在于用陶瓷作品拍摄了一个古典的志怪故事,而在于耿雪将陶瓷作为一种语言如何在《海公子》中发挥了这种语言的特质。

我已说过,耿雪和陶瓷有一种天然相近的关系,但绝非是源于耿雪在本科阶段所学这个专业的缘故,而是因为她自身的成长经历和性格等等因素与陶瓷的性格气质达成了一种契合。我喜欢耿雪随意捏出来了陶瓷小人,一个个小的精灵,像蜷缩的灵魂,冰冷而忧伤,陶瓷之光犹如月光,没有温度,寒冷而凄凉。我说过,耿雪的作品中有一片阴影,正是这种内在的阴影构成了耿雪陶瓷作品中的灵魂力量,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影子的事物没有力量活下去”。

在我看来,每一类文化中间都有它对“阴影”的理解,不妨将这一部分称为“影子文化”,包括《聊斋志异》、《搜神记》以及魏晋南北朝笔记中关于志怪这一类,他们试图记录我们的文化中对世界另一面的理解和想象。我相信,对于一个有足够认知的人,会理解这样的文化,因为我们的世界也必须要有影子才能立体和完整,有了阴影,文化和生命本身也便有了丰富性。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画画的就是阴影,而不是我们直接肉眼所见的缤纷世界。


耿雪的作品中,把这样一种“影子文化”发挥到了极致,她烧制出来的每一个精魂都敏感而冰冷。在耿雪的意识中,她是相信万物有灵的,并且有着对生命的敬畏,如果没有这一点作为她观念的支撑,她的作品不会有生命所需的细腻质感。我觉得《海公子》这件作品,最让我感触的倒不是借用了电影的手法,也不是这个影片的视觉效果做得多么精致,虽然这些是《海公子》成功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海公子》最让我感触的是耿雪在这部作品中对人物痛感的把握,把瓷的那种冰冷易碎与人物痛感做到了恰到好处的衔接。与其说这部片子充满了恐怖的气氛,倒不如说,瓷作为一种语言将人生命易碎的痛感做到了极致的发挥,如同《海公子》中张生喷出来的血,有一种肺腑破裂的力量。


耿雪用瓷做了很多作品,或者说,耿雪是在用瓷来作为自我内心对世界的感受,通过她的手,那些精魂一个个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光鲜但没有温度。或如耿雪所说“瓷是她与灵魂沟通的媒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7-22 08:45 , Processed in 0.0265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