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银行 艺术读品 查看内容

《货郎图》南宋商品经济与风俗画

2014-1-3 10:15|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1480| 评论: 0|原作者: 文 陈石虎 编辑 高萌萌|来自: 艺术银行

本文发表在《艺术银行》杂志第43期

李嵩 《货郎图》 绢本设色 25.5×70.4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引文:南宋画家李嵩的《货郎图》还原了南宋时期“货郎”摇鼓走巷、肩挑杂货穿梭于乡野的场景,南宋日趋强烈的商品意识对绘画创作的渗透在《货郎图》之中,令人不禁想探究其中之奥妙。

自宋以前,中国人物画多为反映士大夫阶层以及宫廷上流社会的内容,如《簪花仕女图》、《虢国夫人游春图》、《韩熙载夜宴图》等。其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首先,画家自身为士大夫阶层,以文人的身份作画,表现的内容都在精英文化的范畴之内;其次,绘画多出自宫廷画师之手,集中的为上流社会服务。所以绘画始终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文化领域中,为小部分人群所享受。自宋以后,世面上涌现大量描绘社会平民生活场景的绘画,主要为了反映民间的风俗。“风俗”入画,始见于魏晋时期,当时已经出现了以“风俗”为题材和以“风俗”命名的绘画作品,文字记载于唐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晋明帝司马绍有‘人物风土图传于代’。”顾宝光的《越中风土图》就是直接以风俗画命名的作品,这是目前画史文献资料上最早明确的关于风俗画这一绘画门类的作品的记录。然而当我们将绘画的范畴扩大,可以发现汉代画像石中,也有大量直观的史料存在,如反映“车骑出行”、“庖厨场景”、“宴请宾客”等民风民俗的图像以石刻的形式展示于众。

世俗生活的写照

风俗画与历史画相比,所展现的主流不再是王侯将相与名门望族的生活范畴,而是对市民百姓和乡野村民的着力描写。这一时期各类风俗画家似乎对民风民俗有特别的喜好,这种题材的取向显然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安定,商品经济的发展,城市手工业的发达,而出现的。新兴的工商业者中,一些拥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群开始关注艺术,因社会地位得到提高以及自身审美意识的觉醒,他们萌生了对艺术的审美追求,非士大夫阶层的知识结构决定了他们对风俗画有更亲切的偏爱。这在某种程度上对风俗画的兴盛起了一定的主导作用,让集中描写工商业者和普通民众,以及反映平凡化生活的绘画作品有了长足的发展,同时也逐渐被封建统治阶级所接纳和推广,成为大众所喜爱的艺术新宠。这种现象是在商业意识形成的基础上出现的,同时也是商品经济迅猛发展的必然产物,是精英文化走向大众化的表征之一。

南宋画家李嵩的《货郎图》,还原了南宋时期,“货郎”摇鼓走巷、肩挑杂货穿梭于乡野,引来百姓围观的场景。宋代开国后,手工业与商业日益发达,经济繁荣的景象多集中在城市里而周边农村因交通不便,导致贸易不通、物资贫乏。“货郎”这种职业便担当起了重要角色,他们有的是小手工业者,以自产自销的方式行走于乡野农村;也有的扮演起零售商的角色,充当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贸易枢纽。儿童见之欢呼雀跃奔走相告,农妇闻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货郎图》中共绘有十五人,可分为互相关联的两组:左侧八人,以不堪重负、身体微倾的货郎为中心,周围是一位农妇与六个欣喜的孩童,其中有好奇观望者、有伸手欲探者、还有嬉戏玩闹者,形态各异、活泼可爱。右侧七人为另一组,描绘一位村妇闻讯后,领众孩童匆忙赶来的情景。画中另以草木、家犬作陪衬,应物生情,体现出纯朴自然的农家场景。整幅作品气韵生动,以浓烈的情感传达出田园诗一般的生活情趣。

这跟画家的出身不无关系,南宋画家李嵩,出身贫寒,年少时曾以木工为业。后被宫廷画家李从训收为养子,承授画技。作为宫廷御用画师,他的画作具有典型的院体风格。《货郎图》人物形象神情、担中货物品种,都被刻画得精致入微、面面俱到;画面布局疏密相生,富有节奏感;创作构思既合情合理,又夸张生动。人物牲畜、一草一木间,不仅体现出院体画师的严谨态度,还浓缩了李嵩对平凡百姓生活的敏锐观察与积极关注。

李嵩 《货郎图》 绢本团扇 24.2×26cm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货郎 民风民俗的使节

《货郎图》体现了南宋日趋强烈的商品意识对绘画创作的渗透列证。画作中的货郎肩挑重担,装载着琳琅满目的杂货,使人不禁想探究其中之奥妙。仔细观察,这些繁杂的商品可以大致分为三类,一为日常杂物,如:锅碗瓢盆、酒罐……;二为瓜果糕点,如:开炉饼、拍花糕……;三为各色玩具,如:拨浪鼓、小灯笼、铃铛……;这些虽都是平民百姓生活所需的日用品,也可看做是南宋手工业水平的写照。据《东京梦华录•饼店》记载:胡饼店“每案用三五人捍剂(按挤)、卓花、入炉,自五更卓案之声远近相闻。唯武成王庙前海州张家、皇建院前郑家最盛,每家有五十余炉”。 清施闰章《蠖斋杂记》记叙:“有舒翁工为玩具,翁之女尤善,号曰舒娇,其炉瓷诸色,几与哥窑等价。相传陶工作器入窑,变成玉。工惧事闻于上,封穴逃之饶。”可见宋代手工业已达到相当繁荣的程度。许多小型的、家庭式的工业作坊遍地开花,成为某一具体产品的专门生产者,社会分工日渐细化。这不单扩充了社会生产资料的种类,同时提升了社会生产资料的总量。城市人口需求得达到饱和以后,商品还有大量剩余。而农村因地势偏远,又加上交通的不便利,生活节奏始终保持在较缓慢的状态,资讯得不到及时更新,物资得不到及时补充。在这种特定的条件下,“货郎”这种职业形成了商品经济中的一种流通渠道。他们肩挑百货、走乡串户、沿街叫卖,因各地方言和生活习俗的五花八门,货郎的售卖品种与叫卖的方式也彰显出独特的地域性,成为各地民俗民风中独具魅力的一笔。实际上,他们不仅仅把商品带到了偏僻的乡村,还让丰富的传闻与时事消息变得家喻户晓,成为民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通讯、交通不发达的古代社会,“货郎”是农村人口了解外界的主要途径之一,这种“人情式”的传达,通俗而直接,是百姓所喜闻乐见的,透露出民俗生活中所炙热的人文关怀。

李嵩 《货郎图》 绢本团扇 24.2×26cm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风俗画 艺术品与商品的双重身份

《货郎图》记录式地将特定环境下的某个具体商业行为一一呈现,也将商品意识的深层意味渗透其中。既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也是商品文化的宣传者。不论这幅作品是画家应实时所需宣扬太平盛世,还是画家对世间民生的自觉关注,这都与商品意识的出现有了关联,孕育风俗画的土壤已被日渐浓厚的商品意识滋养了许久,是商品文化的间接结果。

由于商品经济不断发展,画作不再只是士大夫阶级观赏把玩的专属品,同时也深受大众所追捧和喜爱,成为一种商品进入人们的生活之中,据南宋《东京梦华录》记载:“街北都亭驿,相对梁家珠子铺,余皆卖时行纸画。”这段文字让我们窥见了南宋绘画市场的冰山一角,作品交易日益频繁。风俗画一般不表现政治事件、战争活动等重大社会题材,而是以一定地区或一定社会阶层人们的审美趣向,如实再现的手法表达日常活动、生活面貌,或抒发自身对自然的赞美、对风土人情的关怀。这类通俗内容的风俗画受到绝大部分市民的喜好,很大程度上带动了风俗画的发展。当然这也是经济与政治的共同发展所引起的必然结果。

南宋社会的奢侈之风,既是官僚地主腐朽本质的集中反映,也是经济文化空前繁荣的缩影。而南宋朝廷官府倡导善举、关注民生、同情民苦,也是客观事实。社会结构的调整,各阶层经济地位的变换、世俗等级界限的松动,促进了社会的融合。官民身份可以相互转化 “士、农、工、商,皆百姓之本业”,成为社会共识,平民化、世俗化、人文化的趋势体现在社会生活的各各层面。因而才有了对社会发展状况和市民生存状况的如实描绘,展现的内容是画家基于现实而创作的,具有真实性,这种真实性远大于画家在创作过程中的艺术构思主观性。班固在《前汉书》中提到:“风行俗成,万事之基定。”而风俗画所表现的题材贴近生活,形象质朴,内容丰富,市民都乐于接受且易于在生活中转播开来。所以,在商品经济发展的社会中,知识能够被尊重,才华能够被赏识,画作能够直接获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画继》载:“刘宗道,京师人。做照盆孩儿,以手指影,影亦相指,形影不分。每作一扇,必画数白本,然后出售,即日流市,实恐他人传模之先也。”由此看出风俗画在当时是非常受追捧,市场需求量大,画家之间的竞争也相当激烈。催生了一批以卖画为生的职业画家,他们在繁荣的城市商品经济中获得了自身的经济地位和人身自由,这便是在商品经济发达的南宋,绘画艺术特别是风俗画以商品的身份进入了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并占有一定的地位。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商业闹市 局部 绢本设色 24.8×52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商品经济和市民阶层的收入不断增加,市民的物质需求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他们对于审美意向和生活情趣的追求日趋强烈,从而成为城镇重要的文化消费群体,也成为了绘画艺术的受众群,绘画作品的消费市场得以拓宽。伴随着城市人口的不断壮大而发展起来的市民文化也吸引了社会不同阶层的关注,他们开始对世俗的生活产生浓郁真切的情感,这也使南宋风俗画达到了情感与艺术的完美结合。许许多多的画家开始关注市民阶层的生活状况,进行了与市民生活相关的风俗题材的艺术创作。如南宋画家李东,常在御街卖画,所画的《村乐图》《尝醋图》之类风俗画,深受市民的喜爱。另有南宋临安郊区,每逢节日出现的“堂画”,专供墟集上的百姓村民观赏。此时的风俗画已经涉及了庶民百姓的衣、食、住、行、娱、祀等诸多方面,如《宣和画谱》卷三所记载“盖田父村家,或依山林,或处平陆,丰年乐岁,马牛羊鸡犬熙熙然,至于追逐婚姻,鼓舞社下,率有古风,而多见其真,无由命意……亦能补风化耳”。 画家也惯于将这类平凡的生活琐事,作为对象与题材来表现。所以说风俗画不仅是南宋时期社会生产生活的写照,也是对宋代商业文明的自觉反映,顺应了时代商品经济的发展趋势。

从宋太祖确立了“文化成天下”的国策以来,整个宋代社会都弥漫着一层浓郁的文化气息。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焉也”,艺术创作上至“翰林图画院”,下到明间画工都无不积极创作。在精品力作层出不穷的背景下,迎合大众审美意向的风俗画异军突起,民风民俗被当做一种文化现象而倍受关注。既具有强烈的装饰性和艺术性,同时以贴近生活的题材独树一帜,雅俗共赏。李嵩的《货郎图》无疑是众多宋代风俗画作中的重要作品,是文艺创作对现实生活的还原的典范,让世人在满足审美需求的同时,有幸一睹1000多年前的宋世遗风,对研究民俗文化提供了重要考据。

李嵩 《骷髅幻戏图》 纸本团扇 14×26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10-18 17:48 , Processed in 0.04043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