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时代 专题 查看内容

凯瑟琳 • 莱因哈特 (Kathleen Reinhardt) 空间有声

2012-10-29 15:30| 发布者: 王涛| 查看: 8210| 评论: 0|原作者: 凯瑟琳・莱恩哈特 译/赵小森 校对/翁笑雨刘佳靖|来自: 艺术时代

简介:凯瑟琳 • 莱因哈特 (Kathleen Reinhardt) 是一位来自柏林的学者和批评家。她曾经在意大利的几家文化机构任职,为第十二届卡塞尔文献展工作,还在柏林经营一家艺术家工作室,主要负责组织大型展览项目和出版物。2010年她被邀请参加韩国光州双年展的国际策展人课程。她目前是富布莱特学者(Fulbright Scholar)和柏林自由大学(FreieUniversität)的博士在读生,她的论文方向是在后黑人主义(post-blackness)语境内的社会参与性艺术和行为创作。

 

引言:以运用声音元素的作品作为讨论的重点,凯瑟琳・莱恩哈特的这篇文章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听觉的感性世界。苏珊•菲利普斯(Susan Philipsz)在火车站的《弦乐练习曲》和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在胡格诺会所(Huguenot House)的环境装置是讨论的重点。许多讨论的作品也移到主展场之外的空间,给评论添加了另一维度。

 

有苏珊•菲利普斯《弦乐练习曲》的火车站台。 Susan Philipsz, Study for Strings, 2012, Mixed media. Courtesy Susan Philipsz; 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Berlin; Tanya Bonakdar Gallery, New York. Photo: Xiaoyu Weng

 

第十三届卡塞尔文献展的重点在于关注知识获取的不同形式。这次严谨、真诚、综合、又不失幽默的展览,给人带来许多深入的审美和认知体验,而常被忽略的声音艺术领域,也终于在此得到了根本的关注。

 

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将观众引入了第一层几乎是腾空了的弗里德里希美术馆(Friedricianeum)。它是历届文献展的主展馆,也是西方世界最早的博物馆建筑之一。观众接着被瑞安•甘德(Ryan Gander)设计的一股无形的风拂过,经过有凯・阿尔特霍夫(Kai Althoff)致总策展人卡洛琳•克里斯托夫-巴卡捷夫(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的私信陈列,随后到达一间白色的空房间,这里不断重复的正是那个轻柔的声音:“我要继续,直到我弄明白了”(I’ll just keep on, ‘til I get it right),带着诱惑又有几分伤感,让人不由自主听入迷。这件作品,就是西尔•弗洛耶(CealFloyer)极简风格µÄ声音装置,在我看来,它为本届文献展定下了基调。通过简单的剪辑,弗洛耶把过去一首流行歌曲(Tammy Wynette : Til I Get It Right)抽象化、升华成一种主题性的表态,与在参观中的我产生长时间的共鸣。整个展览,尤其是这座弗里德里希馆,融入了克里斯托夫-巴卡捷夫许多情感和个人经历,展出了大量且充实的艺术作品,展览通过女性的直觉、广博的艺术史知识、对作品的巧妙运用,成为一种直白的宣称,它对其它知识生产领域有着前所未有的包容与兴趣,对政治的有着敏锐洞察,也在展览策划上有着的深刻用意。整个展览反对以人类为中心的世界观,邀请其它生命形式的视角平等参与进来,它探讨的是我们如何能够走出人类的立足点,不再受它所限。在整个展览的“大脑”,也就是弗里德里希馆的圆形大厅中,密集分布了大量文物、雕塑、绘画、摄影和小型视频等。这些作品,都凝练的表达出以上的中心立意,同时带出了整个展览“只有可能没有必须”(“everything can, but nothing must”)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扩散到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苏珊•菲利普斯(Susan Philipsz£©的参展作品《弦乐练习曲》(Study for Strings),是一件24声道的声音装置, 位于卡塞尔的火车站展场,也就是整个展览最突出的展场。我先体验的是詹妮特•凯迪芙和乔治•布雷斯•米勒两人(Janet Cardiff and George Bures Miller)的ipod视频导览,其中提到了当年向纳粹党集中营运送难民的火车就发自这里某个站台,观看途中,我一直走到了站台的尽头。当喧闹的站台远离在身后,眼前尽是映衬着青绿的山和澄蓝的天的车轨的线条和电缆,天上的云朵迅速飘过,夏天的暖风轻轻吹来,铁道散发出金属气息,这个环境让人深深沉浸在此时此地。然后苏珊•菲利普斯的作品缓慢而又清亮地响起,单独的音符穿过轨道,在天空间回荡。这段音乐并不成曲,好像有人把这段曲子故意拆成单个的音符,用不和谐的乐符控诉着这个地点。这时还有几列火车开过,承载着去郊游的小学生,提着购物袋的老年妇女和望着窗外的年少情侣。我不禁让目光越过站台,穿越时空,注视着那将难民运走的站台。那不和谐的乐调在这时加快了节奏,而到最后,声音几乎混入了周围的环境,一直到它完全消去,让听着的人不知所措。这段音乐的原作实际上出自犹太人作曲家帕维尔•哈斯(Pavel Haas)在特雷辛集中营(Theresienstadt)关押时创作的《管弦乐练习曲》,而后他在奥斯威辛集中营(Auschwitz)遭到杀害。菲利普斯经常根据场地进行创作,她让两名乐手分开录制大提琴和小提琴的部分,并把每个音符都单独弹出,然后她又在铁路上设置了24台扩音器,将录音分开播放,她表现了声音的独特价值,以及如何通过声音来定义建筑和空间。这种创作,对卡塞尔来说相当少有,但是这次,很多文献展的艺术家以卡塞尔这个城市本身作为主题,创作了相应作品,深入地探寻了这个被德国近代历史渗透浸淫的城市。通过将艺术作品分布在各处,总策展人成功地将卡塞尔和沉重的历史再次紧密地联系了起来,并使这种联系成为关注的中心。但同时,她却没有刻意过分强调这个环节,给整个展览中其它的重要主题留出了空间。

 

威廉•肯特里奇,《拒认时间》William Kentridge, The Refusal of Time, 2012, William Kentridge, Philip Miller, Catherine Meyburgh 5-channel projections with megaphones and a breathing machine (elephant) c. 24 min. Courtesy the artist Commissioned by dOCUMENTA (13), produced by Marian Goodman Gallery, New York, Paris; Lia Rumma Gallery, Naples, Milan; Goodman Gallery, South Africa with the support of Dr. Naomi Milgrom AO, Australia, Photo: Henrik Stromberg

 

在火车站展场,还展出了整个展览中极为引人关注的一件作品,它来自屡次参加文献展的南非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这部题为《拒认时间》(The Refusal of Time)的多媒体歌剧装置探寻了关于“终结”和“拒绝安全”的话题,钟表不断发出的嘀嗒声渲染着这些主题。艺术家讲述了对时间理解的演变,他解释了时间的度量随历史的发展向更小单位不断的消解。这件作品,像其它许多参展作品一样探索了发现新思考方式的可能性,试图去打破那些构造完整、看似客观的知识体系,因为它们根本就不符合人的尺度,所以可以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次展览提出的问题之一,就是这种改变能做到什么程度,展览给了我们一些轮廓和线索,但并没有也不期望提供一套规划完好的解决方案。

 

杰夫代特・艾瑞克,《韵律空间》 Cevdet Erek, Room of Rhythms, 2010–12, Mixed media and architectural additions Dimensions variable Commissioned and produced by dOCUMENTA (13) with the support of SAHA, Istanbul, and the assistance of MIAM, Istanbul Technical University Courtesy the artist Photo: Nils Klinger

 

芝加哥艺术家、福音歌手、城市规划师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的作品位于胡格诺会所(Huguenot House),它是卡塞尔仅存的几幢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建筑物。通过与来自芝加哥和卡塞尔的专业建筑人员的合作,盖茨将这座建筑翻修,变成了一个声音雕塑般的临时居所,每一层楼的每个房间都居住着不同的音乐家。他们演奏的动人乐曲充满了走廊、楼梯,延伸到街道和后院。而在仓库后院里正隐蔽着来自提诺•西格尔(TinoSehgal)让人痴迷的作品。观众进入一个乍看像是存放工具的仓库小屋,走过漆黑的走廊,达到一间暗室。完全的漆黑使观众彻底失去方向感、时间感和空间感。这时只能听到其他不知所措的观众在说着话,还有一些歌声传来,听上去像是几个少年在唱,稍过一会,人的眼才慢慢开始适应周围的黑暗。几个身体缓缓在人眼前展现,他们好像刚从恍惚中清醒,仿若灰色的幻影站立起来。我突然察觉到,周围是一些人在清声哼唱,还有一些人在这个暗室内走动。观众不断冒失的进来出去,黑暗中的表演和无法辨别的状态让他们感到不安,而西格尔的阐释者们有的穿梭室内,有的聚到角落,通过各自哼唱不同的高低音,制造出无比和谐的动听曲调。我完全投入其中,不加任何控制,心思交给作品,仿佛变成了作品的一个部分。这件作品,没有视觉记录手段可以将它再现,常用的手机拍照在这不起作用,管用的只有自己对身体和声音的记忆。

 

苏珊•席勒,《思想是自由的》Susan Hiller, Die Gedanken sind frei: 100 songs for the 100 days of dOCUMENTA (13), 2011–12 Interactive audio sculpture dispersed on 5 sites, jukeboxes, CDs,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artist; Timothy Taylor Gallery, London, Commissioned by dOCUMENTA (13) and produced with the support of Outset Contemporary Art Fund and Deutsche Wurlitzer GmbH, Hüllhorst, Neue Galerie / 4 Public cafés, Photo: Anders Sune Berg

 

土耳其声音艺术家杰夫代特・艾瑞克(CevdetErek)的装置作品并不在任何展览的主展场,而是放置在卡塞尔一家百货商场的三楼。这件作品《韵律空间》(Rooms of Rhythm)中,他将来自东、西方的电子乐交叉并置播放,由此体现电子舞曲抽象而又紧张的当下感。他的兴趣在于音乐的构造,他认为这种构造是对现今形势的一种喻示,也是对空间的一种喻示。这件作品在空旷的商业场所中显得有些孤立,而苏珊•席勒(Susan Hiller)的参展作品则与它迥然相异。她题为《思想是自由的》的作品(Die Gedankensindfrei),是互动的声音装置,形式上做成了复古的电唱机,在很多展馆、咖啡馆、餐厅都有找到它们的身影。唱机里面,收录有一个世纪以来多少都带着革命思想的100首流行歌曲 。这件作品表现了一种以非常个人化的手段来接触集体记忆和历史的可能性,这些电唱机不光是让一个人听,它们让在公共空间里的人都能听到。观众可以任意选择想听的歌曲,同时还能读到这首歌的来历和含意。这件作品的形式是流动的,因此它的意义也是变化不定的。作品的手法虽然简单而却意义深刻,它探讨了流行音乐对人的心理影响,音乐如何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作为一种工具来改变人的意识,又如何让人反思过去的经历和自己的认识。

 

当然,其它还有许多出色的作品,也用到很多声音元素,其中尤为出众的有弗洛里安•赫克(Florian Hecker)的作品,还有塔雷克・阿图伊(TarekAtoui)富有冲击力的声音表演。但在最后,我还是回到了弗里德里希馆,坐在长椅上,轻风吹过,约翰•迈尼克(John Menick)仿佛取自自然的声音作品传入耳中,让人心神沉醉。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的文字作品《其中正中之中》(The Middle of the Middle of the Middle)就在眼前,写在透明的墙上,而这玻璃墙内,整个展览的“大脑”尽收眼帘。

 

本届文献展的探究让世界以更复杂、更宏大、更有争议的面貌展现在我们眼前,并且也为这种探索提供了方法。这次展览规模庞大,尽管不是方方面面都能显得激进,但它给人们在看待事物时提供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活力。最后还要重提的是,通过其提出和展现的种种疑问、威胁、冲突和即时性,这届文献展确实能让人“成为和感受这个世界中的自己”。这届文献展是成功的,它的成功正在于它没有过高的要求,而是让我们提出更多问题,产生更多要求,它带给我们的回想和感动,将会一直持续到再次回到卡塞尔的五年之后。

 

注释:

1.其中选录了崔健了《一无所有》(译者注)。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3-27 10:23 , Processed in 0.01954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