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艺术时代 越轨史 查看内容

意大利超前卫艺术——奥利瓦

2012-10-29 13:53| 发布者: 王涛| 查看: 9137| 评论: 0|原作者: 栾林|来自: 艺术时代

引言:20世纪80年代,西方艺术史上出现了一股回归绘画传统的趋势,用架上绘画取代观念艺术和极少主义,试图对抗美国全球化艺术,回复到欧洲传统。通过重新整合后,现代主义艺术发展的格局为欧洲争取到了艺术上的独立。这一后现代主义的美术思潮,被学界称为新表现主义(Neo-Expressionism)。这个艺术现象在欧洲各国有不同的名称,在德国叫做“新表现主义”,在英国称作“新精神”(New Spirit),而在意大利则被命名为“超前卫”(Transavanguardia)。本文主要讨论的就是意大利的超前卫艺术。
 

伊达·基亚内里编《超前卫》一书封面  2002年
 
重拾画笔

20世纪60、70年代,受当时极少主义和观念艺术的影响,“贫困艺术”(Arte Povera)在意大利风行一时。“贫困艺术”主要指以日常物质(如水泥、树枝、报纸等)为材料的立体艺术。但“贫困艺术”关注的并不只是材料,他们热衷于从历史、艺术或当代生活中提炼出隐喻性图像。如皮斯托的装置《破布的维纳斯》(Venus of the Rage,1967),表现的是一座在艺术史上被视为和谐完美的化身的经典之作—维纳斯面对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破布,通过二者的强烈对比,试图引发出关于等级差异的讨论。
 

迪米特里热维奇 《后历史三联画》 1978-1985年
 
塞兰特(Germano Celant)在谈到这一艺术流派时说,这种艺术“从形成鲜明对照的外来物的结合和吻合中出现,比如绣花和电子学,圆顶屋的眩晕感和水果,踪迹的消失和火,对镜片雕塑的强调,石块飞向蓝色的地平线,冰的融化和疯狂的色彩,雨虹的涌集,蛇一般的金属形式在墙上和在空荡荡的空间蠕动,雕塑之海的模拟,庞然大物的交叉,酸味转化成色彩,由印迹和铜表层制成的森林形象”1。总之,这里面没有一丁点传统艺术的表达方式和内容,全然割断了与传统艺术的联系,它反对架上绘画,热衷于装置、表演和现成品;它对和谐完美等概念毫不关心,创作起来随心所欲;它模糊艺术与生活的界限,什么都可以拿来。在贫困艺术大行其道时,这些一向以反传统自诩的前卫派成为了艺术的主流。然而,不断的创新导致了一个令人无奈的悖论:当推翻一切历史,崇尚革命的前卫派已然成为艺术的正统,创新和反叛又该如何继续?
 
与此同时,正是因为对原创性的过度关注,艺术创作俨然变成了创新竞赛,各种微不足道的小把戏和冠冕堂皇的理念充斥着艺术家的工作室,西方艺术越发荒诞离奇。艺术与非艺术,艺术与生活混沌一片。当艺术的独特性被各色永不停歇的“创新”消解之后,艺术本身也趋于解体。“艺术要死亡了吗”的议题在经过黑格尔提出这一问题的两个世纪之后好像真的要提上日程了。
 

米开朗基罗·皮斯托莱托  《破布的维纳斯》  综合材料  1967年
 
而此时,政治上的因素也在叫嚣着,渴望着转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和苏联二分天下,欧洲各国不得不划分自己的政治立场,追随着各自阵营中的“龙头老大”。随后苏联的解体意味着两极格局的轰然崩塌,美国一统天下,欧洲各国不得不惟其马首是瞻。在艺术方面,情况亦然。波普艺术、观念艺术等盎格鲁—撒克逊艺术渗透到欧洲各国,在艺术家创新思潮的协助下,将欧洲的艺术传统蚕食殆尽。
 
这时的欧洲才幡然醒悟,大声地喊出了美国的艺术“不应该像布什出口炸弹一样出口到其他国家去”2。美国没有悠久的历史,没有辉煌灿烂的传统,勇往直前才是正道,而欧洲自古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为何要一味偏信文明发展的线性理论,断然斩断与以往优秀传统的联系?
 
事实是这样,既然无休止的创新将前卫艺术自己逼到了死角,既然摆脱美国的一元化文化攻势已成为各国的共同愿望,既然欧洲本身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传统,为什么不回到过去?为什么不重拾画笔?终于,在1980年代欧洲普遍兴起的新表现主义(Neo-Expressionism)响亮地回答了这一问题。而这一艺术现象在意大利则被命名为“超前卫”(Transavanguardia)。
 

克莱门特 《头上有洞的自画像》 画布/油彩  1981年
 
 
 

123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11-13 11:40 , Processed in 0.03166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