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展讯 展览回顾 查看内容

墙报报道 | 成晓琳特莱索画廊驻留展览开幕

 

201811月,最新一届参与到Trestle艺术家驻留项目的艺术家们在纽约Trestle画廊举办了他们的驻留作品群展,成晓琳作为这次唯一入选其驻留项目的中国大陆艺术家,其作品在本次展览上也受到了相当的关注。


特莱索(Trestle Galley)画廊

 

Trestle画廊是一家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格瓦纳斯区的一家盈利性画廊。Trestle画廊每年都会举行为期六个月的艺术家驻留项目。从其驻留项目中脱颖而出的年轻艺术家正一步步的成为纽约,乃至世界当代艺术领域中炙手可热的新星,如Fei Li, Will HutnickLibby RosaHyunjung Anh等,都是借由Trestle的驻留项目踏入美国主流艺术市场的。这次Trestle画廊将这次的驻留艺术家作品展选在年末举办,也是强调其这次筛选的出的艺术家们正代表了在2018年,年轻艺术家们在当代艺术领域不同媒介与不同语境之下的创作趋势。而这个趋势也将会是2019年当代艺术市场中将会被着重讨论的方向。

  

2018驻留项目展览现场-特莱索Trestle Gallery


2018驻留项目展览现场-特莱索Trestle Gallery

 

Trestle画廊每年的艺术家驻留群展一直都是该艺术机构一年当中极为重要的艺术活动与展览之一。除了参展的艺术家之外,Trestle画廊为这场盛会邀请的策展人的人选也总是收获很大的关注。这次,Trestle画廊邀请到了来自布鲁克林美术馆的青年策展人Carmen Hermo担任这次展览的总策展人。2016年,Hermo女士加入到布鲁克林美术馆Elizabeth A. Sackler Center的策展团队之后策划的有关女性主义的展览都在业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2017年的《the Dinner Party》与同年举办的《Marilyn Minter: Pretty/Dirty》。这次Hermo女士与Trestle以及2018年的驻留艺术家们为我们贡献了一次精彩的展览。


Carmen Hermo () Judi Chicago ()

 

 

成晓琳-2018 Trestle 画廊驻留项目展览

 

本次参展的艺术作品横跨了几乎所有的艺术媒介,正是当代艺术领域从单一媒介到多媒介创作的最佳写照。中国艺术家成晓琳的作品《Boom! Boom! Boom!》是这次展览的一大亮点,同时也是本次展览体量最大的作品之一。成晓琳运用3D打印技术与传统工业金属制品制作工艺相结合的方式创作了这件作品。冷峻的工业金属底座之上镶嵌着九个3D打印成型的塑模椭圆体,象征着人类发展史上两次工业革命的碰撞。布满红绣的铁质金属底座来自于上一次工业革命中以劳动力以及重工业为主的人力劳作时代。而九个3D打印的黑色椭圆球体则象征着以科学技术代替人力的时代。两次革命所创造的视觉形态都是冷峻而刚毅的,但明显金属的底座与镶嵌球体的铁条代表一种粗狂的审美风格,而之上的椭圆形黑色球体则是当下追求无差别完美的工业审美情趣,用铁条将一个个黑色椭圆球体固定在铁质底座上也表明了科技也是从重工业之中所脱胎。


成晓琳-2018 Trestle 画廊驻留项目展览 


成晓琳说,3D打印出的椭圆球体其实象征的是一个个的虫蛹。在一个用展示不同材质之间关系的作品中,用电子工业材质体现生命体特征的表达形式也很新颖。者不仅仅是不同材质以及他们制作形式之间的对话,更是一种探讨劳动力主体与客体关系的尝试。


 

蚕蛹型-3D打印雕塑-长:19.5厘米,宽:9.5厘米,共九件-2018

 

Q&A(Z=钟楠,C=成晓琳)

Z:成晓琳恭喜你入选这次的艺术家驻留项目,而且在驻留期间完成了这件成公的作品。

C:谢谢

Z:你这次的作品用不同媒介体现出的人类生产力进步的这一议题十分成功,你是怎么开始对这样的语境产生兴趣的?

C:其实这是我创作的一贯议题。其实这件作品算是我创作道路上的一个演进,直接的说就是我加入了3D打印技术。之前我所关注的议题一直都是怎样在当代艺术作品中体现人工的劳动力。比如我的上一件作品(笔者按:《未来系列Future Series》)其实也是用金属之所的各种立方体,但那件作品我是自己亲手捶打焊接的,保留制作痕迹也是我的本意。

 

成晓琳-未来的一团-雕塑-长:21厘米,宽:16.5厘米,高:53厘米-生铁铁片-2017


 

成晓琳-未来的一团-细节捕捉

其实当代艺术的创作,特别是摒弃传统媒介之后的创作,真正的制作过程艺术家可能并没有参与。许多大艺术家如,艾未未、杰夫·昆斯,请代工厂或工作室代工制作也成为业内外心照不宣的事实。对那些作品来讲,制作过程可能并不是作品的重点。而我自己却总是思考,如果是这样的话,纯艺术创作跟设计作品两者之间的界限可能就会因此愈加模糊。在我的概念里,艺术创作的过程是不能跟结果割裂开来的。特别是在当代艺术领域,创作的过程也必须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于是在上一件作品中我竟可能多的保留了制作过程的痕迹,或者是说我是为了体现我的制作过程而创作了那件作品。


而这次的《Boom! Boom! Boom!》我重点讨论的则是当代艺术创作中材料的运用。在以前,材料的选择其实是一件艺术品很重要的一环。它不仅会影响到最后作品的呈现形式,同时也会影响到制作方式的选择。比如说古希腊的大理石雕像,其实用大理石雕刻神像也体现了那些神像的神性。又或者中国古代选用铜来制作鼎,材料的选择也至关重要。在那时,一件作品的诞生从选择表现媒介开始就体现了最艺术创作中所需的繁复的劳动力,虽然那时主要表现的是主任所占有的权力跟财富,但也是至今这些作品仍让人感到震撼的原因之一。然而到了当代艺术领域,材料的选择却逐渐的淡出了一件作品的评判语境,我这件作品其实就是想让大家重新审视材料对作品创作的重要性。


Z:你说这次你3D打印的椭圆球体其实是在运用昆虫这个意象。在一个体现工业元素的作品中运用到这个概念,这个点挺有趣的,能谈一谈么?

C:是的,其实这是我自己比较主观的一个感觉,说起来也挺有趣的。在纽约,我经常在路边看见别人遗弃的旧家具什么的,沙发呀,床垫呀,小桌子呀什么的。有些家具我觉得还挺新的,而且还挺好看的。有几次我特别想把一些遗弃的家具拿回家,但我自己心里一直有个坎跨不出去就是我怕里面会有虫子。这种很向往,但又恐惧的心理我觉得挺像现代人对待以3D打印为代表的许多新兴科技的,又依赖,但又一直都在焦虑与恐惧。所以索性我就把这个意象运用到我的艺术创作中了。


 

成晓琳-BOOM!BOOM!BOOM!-雕塑,3D打印,做旧(红锈)铁板,铝制支柱,硅胶粘合剂,木板-长:1.7米,宽:25.4厘米,高:35.56厘米-2018

  

Z:这个想法挺有趣的,那么你是为什么会对工业、机械、劳动力这样的元素感兴趣的呢?

C:这是一个有点长的故事。(笑)其实就是在我小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拆解我看到的机械装置。比如,我记得我第一个拆的东西是我家的电视遥控器。开始只是帮父母给遥控器换电池。然后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遥控器需要电池这类的问题,于是我就开始拆解遥控器。慢慢地,越拆越复杂,后来我也拆过手表之类比较精密的机械。

 

正在被打印的虫子


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成为科学家,而是成为了艺术家。在进入中央美院学习之后,我了解了公共艺术。我感觉用公共艺术这样的形式讲注入生产力、生产关系、生产材料这样的大的议题是非常合适的。因为这种议题已经不再是单一艺术家的个人情感的诠释,而是一个公共的,谁都可以参与讨论的议题。后来来到美国之后,我发现在西方讨论这种议题可能更有社会性。因为工业这个词汇最早也是在西方语境之下产生的,于是我便决心将我的这一创作理念在这里贯彻下去。

 

关于艺术家

成晓琳:普拉特艺术学院纯艺术硕士学位(MFA),目前生活工作于纽约布鲁克林的青年艺术家,作品曾经展览于特莱索画廊(Trestle Gallery, 鲁贝尔&诺曼·沙弗雷画廊(The Rubelle and Norman Schafler Gallery, 格林珀画廊 (Greenpoint Gallery)等。曾参与布鲁克林格瓦纳斯工作室开放日(Gowanus Open Studio 2018),纽约总督岛艺术节(Governor Island Art Festival) 等艺术活动。其作品由可见泽栖帐篷艺术酒店购入作为公共收藏。并在纽约布鲁克林艺术空间驻留项目驻留(包括特莱索画廊Trestle Gallery驻留项目)。


收藏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8-22 12:04 , Processed in 0.02052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