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展览现场 查看内容

墙报报道 | “凡尘——王新福作品展”于今日美术馆开幕

2018-12-24 11:35|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109| 评论: 0


2018年12月22日下午四点,由今日美术馆主办的“凡尘——王新福作品展”在今日美术馆3号馆开幕,展览由著名策展人和评论家黄笃策展,完整的展现了艺术家的艺术全貌。


展览海报


开幕式嘉宾合影


王新福,1959年出生于重庆;现为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四川美术学院手工艺术学院基础系主任;四川美术学院手工艺术学院装饰色彩研究所所长;法国巴黎秋季艺术沙龙会员;法国泰勒艺术基金会会员。30多年来,他执着于四川美术学院李有行先生所创立的法派艺术教学体系的传承与发展,身体力行教授一代又一代学生在装饰艺术色彩体系的写生与创作。


本次“凡尘——王新福作品展”个展为我们展现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王新福的绘画以带有书写的线条与不断覆盖的原色的互相冲突中形成了自身的绘画语言逻辑——不仅让色彩与线条处于理性与感性的纠缠状态,而且还使绘画回归原初状态。他的这种不确定性的方法体现在偶发与扩张、把控与自由之间形成的形式张力。他的作品交织的颜色的质感和流动的线条让人能感受到画家的绘画姿态,在红、黄、兰、绿的挤出和笔触的飞动中建构了新的视觉秩序。这样的形式能揭开到色彩表层下蕴涵着生命和精神;激情中蕴含某种色彩秩序;理性思考中又迸发着涌动的生命意识。在王新福的绘画中,无论是巨大尺幅画,还是小尺幅画,画面都呈现出纯净的色彩亮度,或蜿蜒变化的线条,点与线的不断覆盖和交错,尽显浑厚气势。但这种线与点的反复缠斗才使其精神性的形式得以升华。


王新福拒绝写生的对应性,重视将个人的情感、主观性、表现性注入画面,并使画面颜色堆积成厚重的、浮雕般的物质性,其穿插的流动线条显现如书法“势”一般的状态。与此同时,其五彩斑斓色调也隐喻了生活的浪漫与柔情。在诸多一系列绘画作品中,他巧妙掌控住了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尽可能让颜色彰显颜色的自在性,即色彩就是色彩本身,色彩承载的质感及其意义。画家在创作中彰显出时间维度和身体姿态,将具象与抽象的中庸处理,形成了富有生命的符号。王新福有意识地让书法特征顺从于形式表现,让线条和笔触在有形与无形间浮现相互渗透,其形式并不有具体的指代意义,而是强调个人操作性带来的笔触和色彩的美感。在这样的方式驱动下,自由的笔触归于饱满的整体,以摆脱“作画”的规矩或约束,在无序中建构有序,在无法之法中建构风格。这正是王新福所强调的形式之于形式,色彩之于色彩的新的绘画意义——个人绘画的语法。


开幕当天,墙报采访了艺术家王新福。

墙报:这是您在北京的第一个个展,在开幕前您对这个展览效果上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王新福:这个话题由来已久,一幅画在艺术家的家里并不算是艺术,只是一种产品,或是艺术家自我玩耍的欣赏品,而一旦它来到专业的美术馆之后,就变成了你要认真对待的艺术,艺术家肯定期待美术馆的呈现。很多大艺术家、理论家等都说过,一块石头从街上拎到专业的、高档的美术馆之后,它就变成了艺术品,但是当他回到街上,它还是石头。我也是这样想,我的艺术不一定非要期待它伟大的时代、伟大的过程,但当它来到美术馆,我期待它给大家呈现的是有艺术感的。


墙报:我了解到您的创作过程都是在户外写生完成的,您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对您来说最大的必要性是什么?

王新福:我从13岁开始绘画,那个时候国内流行法国印象主义写生的方式,而摒弃了俄罗斯的绘画派别,虽然俄罗斯的列维坦等都有很棒写生方式。从印象主义来到中国时,就成为了当时的一个流行,我也是在这种流行中推动的一个艺术爱好者。
13岁到20岁之间都这样做(写生),20岁进美院之后,没想到也是这样。我导师天天也写生,比如李有行,他不仅要求自己,也要求学生第一站着写生,第二毛笔写生,第三必须概括地写生——不允许很忠实地把对象放在画面,而是必须经过自己的思想后放进来。20岁后,我终于发现写生不是完全照搬画面。后来画好了,留校当了导师。当了教师后,我也将这种写生教给学生。几十年都如此。某一天我发现如果成为艺术家,这种写生就不再那么重要。于是我把画布倒下来,而不是像传统写生那样竖着画。这时(我发现)我越来越像是在离开对象,把刚才说到的元素加进来,写生就和创作连在一块了。连在一块的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突然出现了好多你想做的事。比如情感的表达、肌理的表达、符号、语言的表达,包括相互之间的音乐(节奏)的起伏的表达,这些都可结合起来。这时就自由了,写生成为了我自由的另一个天堂,(让我)去发展或者发现。


墙报:欧洲游学的经历给您的创作思路或者方式带来什么影响吗?

王新福:影响太大了,我先生(李有行)是留法艺术家,我对先生(传递)的很多法国元素有很大向往。96年我第一次去了法国,去了好多博物馆。我觉得这些艺术应该都是我熟悉的,都跟我有所连接,不如在哪个地方做一个工作室,不如和那些法国艺术家融在一块,共同寻找新的元素。因此在今天,我在法国有自己的工作室,在法国有很多朋友,而且我融入了法国艺术家的团体,比如说我成为了秋季沙龙的会员,我成为了泰勒艺术基金会会员(泰勒艺术基金会必须请两位法国艺术界担保人才能加入)。因此这些工作做完之后,等我退休的那一天,我可能会举家搬迁到法国,画遍欧洲。画遍欧洲一直是我的梦想,我现在基本上是画遍了中国,甚至于我还画到了某些其他国家。等退休时,我就可以去实现我画遍欧洲的梦想了。


墙报:您的创作会有一个有阶段性的划分吗?还是一种延续性的。

王新福:有阶段划分。第一个求学阶段,很简单,我有明确的教师引导方向;第二个教学阶段,也很简单,我很幸运有一个“血统体系”的方向,因此我在教学中会把“血统”延续下去。后来我就有了压力,因为你不仅仅是学习,你开始成为一个艺术家之后就会产生很多想法,那么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就来了。比如说从水粉画的阶段转化到丙烯画的阶段,到一定综合材料阶段(又有细化的阶段)。这是转换过程。我可以把前面推成一个阶段。后来的某一天我在总结的时候,有可能前面的这些就可以归为一个阶段。


墙报:您对未来的创作方向上有什么计划?

王新福:很多人都说近处看我的作品,只看到一些元素,退远看,它会有一定的形。这可能是为了我未来的某个时期,不想再有形,只想有色的时候,我再来延伸这种想法。如果说一个艺术家把自己的未来设定的死死的,我觉得那不是艺术,那就是技术的再翻版。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到2019年2月17日。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1-16 15:29 , Processed in 0.03122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