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展览现场 查看内容

墙报报道 | 房奇个展《Folice仿利斯》亮相798 T6画廊

2018-12-18 14:57|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73| 评论: 0

2018年12月6日至2019年3月17日,T6画廊向各界人士呈现了兼具美学与社会学话题的先锋性展览:房奇作品展“Folice仿利斯”。本次展览在保持高度学术性的前提下,以词语的误读和错位作为切入点,从而生发出多重的、对于规则与秩序的审慎思考及质疑。


本次展览的主题“Folice”,源自英文单词“fake +police”的拆散与重组。

其中“fake”的本源含义是“伪造、篡改、赝品和冒牌货”等等,而在艺术家的创作系统中,“伪造”与“篡改”却正是他与观众重建彼此关系的“戏谑”密语,并代表着一种极不稳定的、且随时在转换的疑问状态;与之相对的“police”,在社会性的话语系统中则是规则与秩序的强硬化身,并不断地用固定的思考路径,对不稳定的疑问状态进行着干预与切断。而“Folice”正是艺术家在“fake +police”二者相互渗透、又彼此抗拒的关系基础之上,对固有的美学思维和社会系统画出的一个巨大问号。


在这次展览中,有很多以“无题”(Sans Titre )为名的绘画作品,单纯从表象上看它们极具装饰性,但其真实的来源却是钞票上被放大的底色和纹理。当这些看似唯美的视觉构成因货币而具有强烈的社会属性时,绘画也成为一种类似现成品加工的、具有综合性的表达方式。而其中蕴含的点、线、面、色彩构成关系等等,在模糊和打乱着货币原本单一的符号指向性的同时,也为观众提供了更多用来解读作品的宽泛入口,并将艺术的审美功能,完全融入进关于社会结构的插入式隐喻之中。

房奇的画中有一种真实与虚幻的防伪标,指示着你应当在虚幻与真实的重重迷宫中如何验明正身。他说:“我愿意去找一个视觉上比较愉悦、轻松的主题。我把钞票上的一些具象东西给扔掉了。剩下的,通过抽象或者说是波普的理解方式去把它成为一张画。但是这些东西都有一个源头,我们仿佛在看一幅抽象画,其实才发现,真实地讲,它可能就是一个货币。发现它是货币之后,你又会联想到它的概念,它的政治经济关系,它的观念,它的哲学,甚至又在抽象美学中去寻找点、线、面、色彩构成关系等等。而我只是把这件作品当成是一个有向往的行为,我只是呈现了这些画。”


本次展览中的一件行为影像作品“Funambule”(走钢丝的人),也是围绕着对于秩序与规则的思考而展开的。作品中,艺术家用3分6秒的时间,沿着某条欧洲公路的白色单实线,穿越两边的喧嚣车流,一步一步走出,并消失在画面之外。艺术家认为:“在这个影像上,有一条公路中心的实心线,按照交通规则来说,左右两边,你是不可以跨越的,它就像是一堵看不见的墙……如果把它左右两边看作是一个八卦图的话,我们当然可以这么想。我觉得艺术本身就是一个问号,它不会是一个确切的东西,就如同我在那实心线上走,谁能说那是白或者黑呢?”

而装置作品“Folice”则是一辆被篡改的国外的警车,中文“仿利斯”的语义在此也进一步得到印证,并成为一种对于秩序规则的认同与反讽。认同的部分包括,“艺术”原本即是意识形态的一种表现形式,本身包含着浓烈的社会属性,不可回避被刻上秩序与规则的烙印;而反讽的部分,则是通过仿制与篡改,将原本清晰的秩序,重新放回到辩证的模糊地带,并对其提出反向的质疑。也如艺术家在其影像作品《信仰被证明超越了规则》中所呈现的:用规则对规则进行惩戒,导致了规则与意义的失效,并最终变成一种对于自身的反讽与嘲弄。



 “规则,一般指由群众共同制定、公认或由代表人统一制定并通过的,由群体里的所有成员一起遵守的条例和章程。它存在三种形式:明规则、潜规则、元规则。”

从某种意义上说,房奇非常擅长用具有社会学性质的美学理念,来呈现自我对于这个纷繁复杂世界和时代的思考。但艺术家却并不会给观众提供一个具有固定指向的答案,因为他认为艺术具有不断发展的特性,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在向观者提问,而又不给予任何确切的答案。或者说,房奇用作品为观众和自己提供了一个极具开放性的结果,而沉浸其间的寻找与解码过程,也让始终保持动态的问号,成为其艺术系统中最值得品味的部分。


而装置作品“Folice”则是一辆被篡改的国外的警车,中文“仿利斯”的语义在此也进一步得到印证,并成为一种对于秩序规则的认同与反讽。认同的部分包括,“艺术”原本即是意识形态的一种表现形式,本身包含着浓烈的社会属性,不可回避被刻上秩序与规则的烙印;而反讽的部分,则是通过仿制与篡改,将原本清晰的秩序,重新放回到辩证的模糊地带,并对其提出反向的质疑。也如艺术家在其影像作品《警察打屁股》中所呈现的:用规则对规则进行惩戒,导致了规则与意义的失效,并最终变成一种对于自身的反讽与嘲弄。



从某种意义上说,房奇非常擅长用具有社会学性质的美学理念,来呈现自我对于这个纷繁复杂世界和时代的思考。但艺术家却并不会给观众提供一个具有固定指向的答案,因为他认为艺术具有不断发展的特性,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在向观者提问,而又不给予任何确切的答案。或者说,房奇用作品为观众和自己提供了一个极具开放性的结果,而沉浸其间的寻找与解码过程,也让始终保持动态的问号,成为其艺术系统中最值得品味的部分。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1-16 15:27 , Processed in 0.02706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