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热点 查看内容

16岁少女被学校虐待4个月,回家勒死母亲后自首:不是每个人都配做父母

2017-11-8 17:54|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524| 评论: 0

转载自酷玩实验室
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作品
原作者:蛋蛋姐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热门帖子
“中国还有多少个杨永信”
控诉了“戒网瘾学校”的种种恶行
瞬间就勾起了大家对
“电击狂人杨永信”的回忆

我原本以为人人唾弃的杨永信
早已成为了历史
但是,谁能想到
在标榜互联网时代的今天
竟然还有一群鼓吹戒网瘾的人渣败类
一边打着为学生好的旗号
一边在背后做着丧尽天良的事
原来在我们并不熟知的背后
有一个叫做“戒网瘾学校”的地方
还隐藏着千千万万个“杨永信”
今天蛋蛋姐就来给大家讲一讲
这些“地狱学堂”的真面目
一位1999年出生的女生陈青(化名)
在一个叫做豫章书院的戒网瘾学校
度过了难熬的整整10个月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陈青当年被送进豫章书院的时候
仅仅只有13岁
刚上初中二年级
而她被送进“戒网瘾”学校的理由
竟不是因为网瘾,而是早恋
于是父母策划了一场骗局
说是去江西旅游
然而,刚下飞机的她就被抓进了
豫章书院

按照书院的规定
刚来的新生
都要去小黑屋里关上7天
俗称“烦闷”
 
在这7天里
教官会没收所有随身物品
甚至是脱光衣服
里面没有窗户,没有厕所
都是水泥墙和水泥地面
只有一套军绿色的垫子铺在地上
到了饭点有人送饭进来
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解决
跟坐牢没有区别
等7天后“情绪稳定”了
才可以出来正式开始学校生活
 
在这所戒网瘾学校里
一天的作息安排是这样的: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上课的时候会分成两个班
一个是行为班,一个是学习班
行为班是出去以后不读书的人
年龄在20岁以上
学习班是出去后要继续读书的
年龄在12-18岁
行为班讲四书五经

学习班讲初中课程
有时候还会有合班课
就是一起上四书五经
不管在任何时间和场合
只要犯了错误就会挨打
这里打学生的工具
轻则用铁做的尺子,俗称“戒尺”
重则用钢筋,俗称“龙鞭”
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这样的东西打上十几下
就能让人皮开肉绽
而在豫章书院里面
每天都有人挨打
平时被打十几鞭的学生
屁股都是黑的
严重的被打了一百多鞭
根本无法站立、已经血肉模糊了
 
如果你挨打挨得很重
书院规定一定要等到伤好得差不多了
才允许家长来看
 
除了体罚学生之外
他们还会让学生干活
给他们挣钱
根据陈青的说法
如果刚好赶上学校有什么活要干
要上的课就不上了
老师会赶着孩子们去干活
跟奴隶没什么两样

图:豫章书院
 
就这样的“教育”要多少钱呢?
陈青告诉我
她去的时候一年的学费是4万
现在半年就要3万
如此高的费用
都花在哪了呢?
 
反正是绝对没有花在伙食上
因为学校里有一道经典菜式
叫红辣椒炒青辣椒
连一片肉丝都没有
就是一道菜了
 
伙食这么差
如果被家长知道了怎么办呢?
陈青说,一个全校人都知道的秘密是
学校会在饭菜里面加激素
随便吃点什么
学生都会发胖
这样家长来看的时候
就会以为孩子没问题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因为饮食太差劲
学生经常便秘
老师知道了以后
不带学生去医院治疗
而是去药店买几毛钱一瓶的开塞露
装装样子而已
 
洗澡没有热水
女生生理期想洗个热水澡还要申请
每个月可以和父母通一次电话
不过都有老师在旁边监视
无论孩子在这里遭受了多少毒打
他们也不敢说出实情
一旦说得有些“出格”了
就会被立刻挂断电话
 
这里就像杨永信的网戒所
绝大多数学生
只能屈服于老师的淫威
 
在学校里,经常有孩子自杀
但是因为自杀的学生多了
学校早就有了一整套防止自杀的“办法”
割腕自杀的就拿酒精擦一擦
喝洗发水的就灌一大桶水
一旦学校发现你自杀
之后往往打得更狠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在学校里
白天做错了事都
会留到晚上统一清算打人
每隔几天就会有一次突击检查
防止学生自杀
逃跑的学生都会被门卫抓回来
打到无法下床走路
门卫都是在学校里待了很久的长期学员
学期满了,但是家长没有来领
也没有钱学交学费
就被学校留下当门卫
 
对于戒网瘾学校的孩子们来说
最有效的反抗就是不反抗
这里简直就是现代的集中营
在这种学校里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绝不是一句假话

那这所学校里面的学生
真的都是网瘾少年吗?
根据陈青的说法
她在里面见过很多的人
他们根本跟“网瘾”都扯不上关系
他们从十岁到三十岁不等
有因为早恋的、打架的、有精神问题的
甚至有人因为“调皮捣蛋”
就被家人丢进学校里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进过这所学校的孩子都有一个疑问
“我不懂我究竟犯了多大的错
才会被送到这里来”
 
而进这个学校唯一的标准就是
父母觉得你不听话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不管你是有网瘾、不学习
还是早恋、打架
只要你触犯了任何一项
某些父母就会寻找捷径
把孩子扔到戒网瘾学校
 
在那10个月里
女孩的父母一共去看过她4次
蛋蛋姐问她有说过要离开吗
可她的父母给她的回答却是
再忍耐一会

图:我与陈青的聊天记录截图
 
他们天真地以为
书院真的能把他的孩子变好
甚至有的家长觉得一次还不够
再一次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
称为“二进宫”
我们的另一位粉丝就有过这样的遭遇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了
这样的学校这么久了
应该也出来过很多学生
为什么还有人去?
为什么这些学生都不举报学校?
 
因为他们是一条
完整的黑色产业链
他们会通过某度的推广
给自己做宣传、公关
据了解,书院每年会拿出
一百多万的推广费
外加一笔可观的费用
专门用来删帖
所有不利于书院的言论都会
想办法删掉

图:来自知乎
 
在某度上检索了一下
“戒网瘾学校”
排名第一的网页
“家长问答”的栏目里
竟然赫然出现了这样的字眼

这些学校鼓励家长
以骗孩子出去度假为由送进学校
骗不成功怎么办呢?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把孩子带出来我校也可以派专车由主任老师、心理老师、教官一起去您家中接孩子进校,家长不用担心孩子会吵闹不跟我们走等问题,保证孩子会配合我们,接学生的过程中保证不会使用暴力,来回费用按实际里程合理收费。
 
言外之意,就是跑到天涯海角
只要钱给到位了
他们也会把孩子抓进去

为了赚钱就可以不择手段
算起来1个学生的学费4万
而教职人员的工资只有2000左右
这样的一所学校
1年就能有上亿元的利润!
 
除了动用网络资源以外
创办这所学校的人也不是一般人
蛋蛋姐了解到
这个豫章书院的前身
叫做“龙悔”戒网瘾学校
关于龙悔的简介是这样的

接着摇身一变就成了
“豫章书院”

在豫章书院的百科上面明确写着
原南昌市市长李豆罗担任
豫章书院复学首任山长(校长)
南昌市的前市长
就是学校的首任校长!
 
原来我们或许从未曾听过
杨永信之外还有这样一群
如此丧心病狂之人
直到最近知乎上一位叫“温柔”的网友
曝光了此事

图:来自知乎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
阵地从知乎转移到了微博

图:来自微博
 
豫章书院的事情彻底曝光后
相关人员在第一时间
就成立了“破谣中心”
对披露者进行公关、诋毁

虽然他们尽力掩盖自己的恶行
但是阻挡不了一个又一个
敢于站起来说真话的受害者

图:来自微博@黑客凯文
 
甚至已经惊动了人民日报

图:来自微博
 
经过对豫章书院的初步调查后
基本确认网络披露的情况属实
对豫章书院的处罚决定已经出来了

图:来自微博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
经微博披露
豫章书院竟然还在正常上课

图:来自微博
 
蛋蛋姐想说的是
全国像豫章学院这样的学校
还有很多很多
不管是龙悔还是豫章
都只是这个大“黑色产业”下的一个缩影
即使这所学校收到了处罚
也改变不了此类学校遍地的现状
 
全国的戒网瘾学校有数千所
他们打着“帮助迷途孩子完美蜕变”的旗号
体罚、虐待这些还没长大的孩子
声称是为了救助这些网瘾少年
但事实却是一个又一个
让人悚然心惊的悲剧

2016年2月26日
16岁的黑龙江女孩陈欣然
被“设套”抓进了一所戒网瘾学校——
山东科技防卫学院
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

4个月后她从学校毕业
我不知道她在学校里面
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是她回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勒死了她的母亲
然后向警方自首
 
在事件曝光的一个月后
这所学校和豫章学院一样
收到了教育厅下达的整改通报
然后继续打着
“素质教育”的旗号公开招生

这个女孩的悲剧
并不是一个孤例
2014年5月19日
一位19岁的女孩
在郑州搏强戒网瘾学校加训致死

当晚女孩在几名教师的监督下
接受了两个小时的特训
摔“前倒”和“后倒”
就是身体在直立的状态下前倾或后倾扑地
那里的学生说
“在搏强,这是最普遍的体罚方式”
 
在加训的过程中
女孩多次向老师跪地求饶
但换来的却是一句
“摔不死接着摔”
随后女孩开始吐血
他们依然没有停止加训
更没有第一时间送往医院救治
而是说女孩在装死
开始用力的踢打
直到女孩被拉回宿舍
没有了呼吸
 
而导致她加训死亡的原因
仅仅只是一个
拉肚子上厕所没有向老师报告

在这位女生出事后
校方接受采访时回应说:
“因为咱们学校是特殊学校
这都很正常”
 
说完后,一切照旧
事情发生一个月还没到
学校就在官网上刊出了
“2014搏强学校军事夏令营钜惠”
的招生广告
依然有家长把孩子
往这所学校送
依然有父母认为
这种学校可以帮助他们“教好孩子”
 
我终于明白
杨永信之所以会存在
真的不是一个偶然

以前,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这些孩子的家长
到底知不知道
自己的孩子在戒网瘾学校
都会经历怎样的痛苦?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答案其实不重要
因为如果他们知道
却还把孩子送到恶魔学校去
那就是虐待孩子的共犯
他们不配为人父母
 
如果他们不知道
就敢把孩子送到一个恶魔学校去
孩子被打成这样还浑然不知
那他们亦不配为人父母

也许豫章书院在这次的事件中
会得到一次严惩
也许这些戒网瘾学校
会暂时消停一点
但是只要还有这样的父母存在
这种学校就永远不会消亡
 
中国还有多少个杨永信?
没有人知道
我只是想起知乎用户汐小林
曾写过的一首诗:
 
我送你一座崭新的奥斯维辛
我送你一个工艺精湛的地狱
我送你一具肥美多汁的躯体
掀开头盖骨偷走了粉嫩的脑子
挖出来的肠子鲜艳的红色很可爱
绿色的苍蝇在你腐烂的躯体上
显得晶莹剔透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脑花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心脏
我给你化妆,遮住星星点点的尸斑
我帮你剔除未来不需要的
你要在跑道上飞起来啊
孩子,你说话啊,妈妈爸爸爱你
孩子,你说话啊,我们在教育你成才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我们
 
参考资料:知乎:汐小林 《如何评价杨永信》
知乎:温柔 《中国还有多少个杨永信》
澎湃新闻:《起底弑母少女身后的网戒学校:暴力抓走 随时体罚》
· END ·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5-23 12:19 , Processed in 0.0282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