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热点 查看内容

最高境界的玩火者!你只会用打火机抽烟,他却烧出了惊为天人的画作

2017-9-8 18:18|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72| 评论: 0

以烟为笔,
燃烧自我。
Steven Spazuk
“我梦想着有一天,
自己能与画融为一体。”
——Steven Spazuk

怎么个“融”法呢?
第一步,你要先把自己拓下来。

第二步,你得把自己烧出来,
一个器官一个器官地烧。

第三步,你就可以拼出一个自己了!

怎么样!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幅2×3米的自画像,
是用272幅小型烟熏画拼成的,
它出自今天的主人公Spazuk之手。

他借助了火的力量,
不仅成功地达成所愿,
还把这种烟熏技术命名为“fumage”。
他的朋友吐槽他会三十亿种画法。
他不仅熏自己,还熏别人。

它们比胶片更有温度,
却没有油画的闷重。
逼真不失艺术,
细腻而不生硬。
很难相信,这是用烟熏出来的。

每幅画都需要上百块小幅熏画,拼接而成。
每一小块至少要花费十多分钟,
而且还经常因为相邻块的不协调而重做。

但这浩大的工程,
对于Spazuk来说,
那都不是事儿。
只要乐在其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又何妨?
这条硝烟弥漫的路,
他一走就是十几年。

如果你的画想超过PS的烟雾笔刷,
那么,你从小就要有个不同凡响的脑洞。

Spazuk早期画作

那年青葱的Spazuk
在Spazuk的青年时代,
他的画就已经开始超出
正常人的审美范围了。
(据说他的女盆友们还很欣赏)

Spazuk早期画作
可毕竟那时他的颜料,
还是老实本分的水粉和丙烯颜料,
不过,偶尔他也尝试一把喷枪。

这一试让他情根深种,
不由得食髓知味起来。
灵动朦胧的烟雾深深地吸引住了他。

他开始上网寻找有关烟熏画的资料,
但令人失望的是,
此番寻找,他一无所获。
没有哪个艺术家用烟雾作画,
无样可参,犹如大海捞针。

但 Spazuk并没有放弃,
他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一条全新的路。
走好了,便是开拓者。
没有前人,
意味着自己的脚印将留给后人。

在那段时间里,
除了为杂志社做设计外,
 Spazuk整天呆在书房里开烧。
忘记自己,也忘记时间。

渐渐地 ,Spazuk在游离的形状
和疏离的层次感中找到了手感。
从80年代起,
他正式开始使用喷枪作画。

走得越远,
Spazuk越发觉到其中的奥妙。
“当我将火焰指向画纸,
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单纯的就是在可控和随机之间的乐趣。”
在这个期间,你要做的就是,
等“图像显形”。

Spazuk说:“等待火焰成像的过程,
就像小时候看着天边飘过的云朵。”
你不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想象力会助你一臂之力。

对烧出的图案进行涂改修补,
是烧制过程后必不可少的一步。

因为即使再小心地把握火候,
有时也难免也会陷入焦灼。
这时,就得借助笔刷、羽毛和刻刀,
将多余的吻痕清理掉,
这样才能保证阴影,
深浅得当、恰到好处。

“这是一种启蒙运动”,
Spazuk说,他感觉到有无数种方法,
照亮着他的探索之路。
在烟雾的帮衬下,
Spazuk似乎有了魔法。

除了人像以外,
他还画了大量的鸟。

灵动如烟,
就是最佳写照。

这些画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甚至成功吸引到了Zippo火机的注意力。
在Spazuk的手上,
火机就像一个精灵瓶,
千姿百态的火焰,
在画纸上留下旋涡状般的阴影,
栩栩如生的图案逐渐显现,
犹如魔法,奇幻无比。

除了外观的惊世骇俗,
Spazuk的小烟熏画得也很有内涵。
作品如镜,总要关照下现实。

环保主义者看过后呼吁起“保护鸟类”,
和平卫道士从中阐释道“远离战争”,
社会学家解读出“以小乱大”,
二逼青年会说“嘴贱的代价”。

总之,像极了“你总有话说,
却总会说跑偏”的高考作文题。
其中不乏争议。

而Spazuk自己的说法是,
弱小的美丽需要呵护,
一如鸟,一如女子。

果然,火玩得时间长了,
人都烤成暖男了。

内心不羁,笔触温柔。
Spazuk用流动的画笔,
实现了光影的完美停滞。

许多人间邂逅,
恰如白纸烈火,
朦胧深邃,
艺术天成。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9-20 16:05 , Processed in 0.02712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