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推荐人李占洋评张东贤:像铁块一样的硬家伙

2017-8-22 17:08| 发布者: 李雨旋| 查看: 484| 评论: 0

艺术家李占洋

  

张东贤是一个很像艺术家的学生,几年的大学生活有各种麻烦与冲突,他都摸爬滚打地过来啦。他不是一个听话的学生,极有主见,又固执得要死,他认定的事情,十头老牛拉不动。他有生活阅历,有想法、有理想,对社会现实充满了不满,许多时候他想冲破一层无形的网,许多时候他无能为力。

 

认识张东贤是因为那次我要在微信朋友圈发一篇文章,需要找个公众号。听说张东贤办了个裸社,有公众号,就叫我研究生王文亭叫他来我家里。

 

他话语不多,动作极慢,极认真,一副圆眼镜架在他那西北人特有的方块脑袋上,一双小眼睛直盯着电脑屏幕。这个家伙感觉像某种带壳类的爬行动物,任何凶猛动物都拿它没办法。开始的印象就是觉得他有点怪,不爱说话,说话的语速极慢,但接触长了他的话比谁都多。他聊他考学前参加工作的经历,然后辞掉工作怎样在猪圈狗窝一样的环境里艰难学画,怎样阴错阳差地考上川美,又怎样开创裸社,怎样激情满满地做各种行为作品,也聊怎样泡妞,怎样离愁别恨。

 

他带着裸社成员做了很多实验性的又极具挑逗性、挑战性的作品。比如带领裸社祭奠校友墙、闹批评家王林讲座、批评罗子丹、绑架周斌、裸体趴在陈文令雕塑上等等,他出现在哪里,哪里便不安宁,经常引起雕塑系做学生工作的老师极度恐慌。在意识形态凸显的今天,体制里面很不喜欢像张东贤这种异类,体制喜欢听话的,学习好的,所谓又红又专的。

 

我却喜欢这个像铁块一样的硬家伙,张东贤身上的某些东西是我在学生时代的某种心理特质,很叛逆,叛逆中带着孤傲。有一次在学校徐震的讲座上,由于徐震说话太过武断和骄傲,这家伙受不了了,上来对着徐震一阵调侃,然后扬长而去,引起小剧场一阵哄堂大笑。其实调笑一下徐震倒也没什么,可在那个上千人的会场,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以极其崇拜的目光渴望地望着徐震时,张东贤也是学生一员,他能不被徐震的大师气场所迷惑,已经很可贵了。

 

他出生贫寒,总有很多纠结和困难,有时会找人给他一点放大雕塑的活儿,维持生计。但是从没停止过创作,他的口号是:只要饿不死就会实施自己的作品计划。

 

去年川美大学城来了个徒步旅行大半个中国的行为艺术家,两人臭味相投,一见如故,彻夜长谈,像多年失散的兄弟。酒至酣处,那人突发奇想地问张东贤何不在这里做个行为?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张东贤张罗着设计海报,发送消息,组织展览的一切准备在罗中立美术馆前做,展览名字叫“一命抵一命”。那天阳光充足,许多得到展览消息的学生观众早已挤满在罗中立美术馆前,这位长途跋涉的艺术家朋友裸露上身坐在美术馆前的广场上,所有人等待下一步将发生什么?但是学校和和熙街的国安局人员几乎同时赶到,没让他的行为继续发生。这样,他的行为无果而终。张东贤怀着遗憾和愤慨骂道:偌大个美院,连做个行为都不行,还是什么全国最高美术学府?时下风声这么紧张,像他这样的突然行动,又冠以那么可怕的展览名称是绝不可能被允许的,这件事情让学校很多人很紧张。

 

张东贤怀着遗憾送走了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徒步走到河北无极县时突然遇车祸而死。

 

死了时候是去年,今年时值张东贤临近毕业展之际,突然看到刘成瑞发的纪念他徒步旅行朋友的文章,才知道他朋友早已离开人世。此消息如五雷轰顶,张东贤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他觉得对不起朋友,朋友临死前最后的行为艺术都没能帮他在罗中立美术馆前完成。于是他毅然放弃毕业创作,去了河北无极县寻找他朋友去世的事故发生地点,他晓行夜宿,赶到那里,又询问了无极县交警队事故发生的原委,对朋友做了祭奠活动。然后从出事地拔了一棵草继续他朋友的遗愿走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完成了行为《无极草计划》,才返回大学城。回到学校时雕塑系几天来的布展已经快结束,就剩下一晚上时间,那天晚上十一点半我才知道他回来,立刻打电话痛骂了他一顿,让他来展厅布展,派了我的助手帮他把毕业创作完成。

 

毕业了,他现在没有任何打算,几科文化课需要补考,即使通过了毕业创作也没拿到毕业证。他现在还不知道毕业证的意义,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知道我为什么让他熬一个通宵把毕业方案实现的。没有工作,要做艺术,而且要一直做下去,这就是他目前简单的生活观,这也是个极难实现的生活观。

 

在他现实的条件里,我看不到一点一点希望,家境贫寒,不能给他任何资助,他又没有练成一种在商业社会能分一瓢羹的本领,他性格倔强,不肯低头,雕塑的手艺也一般,生活状态基本是饥一顿饱一顿。但我从他那不屈不挠的性格里似乎又看到一点希望,这希望不是我们世俗观里的观察一个学生的那种前途和未来,而是在黑暗中摸索、在长夜潜行的求生欲望。“希望本是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正如地上的路,本来地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变成了路。”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1-18 23:10 , Processed in 0.02760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