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张东贤自述:论我的一级梦想

2017-8-22 17:03| 发布者: 李雨旋| 查看: 893| 评论: 0

艺术家张东贤

 

姓名张东贤、出生在西北甘肃岷县,1987年出生、小时候身体不好,时长厌学,留级,高中时因病辍学,高中结业到深圳打工三年,到东莞做模具加工两年,08年金融危机工厂活少,2010年回甘肃复习参加美术高考,于2011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2017年毕业。

 

回想起多年前我在“中国性都”东莞摆地摊给人画像,那时我高中结业,那时二十出头,那时就想以街头画像为生,那时不知道城管竟然断送了我唯一的梦想。

       

我本来高中结业后先去了深圳,在电子厂做了模具加工三年,厌烦了那种月光族的生活,觉得自己喜欢画画,就在街头画像想着这样了此一生也很美好。后来才发现,城管天天像抓逃犯一样追着我们这些街边摆摊的。我觉得我的祖国母亲怎么会断送让自己儿子自由生活的梦想?我不爱我的国家。因为国家没有尊重我,没有留给适合我生活下去的土壤。

       

因为那是我唯一让我觉得活者有意思、能让我心跳的事情。可是城管不让,人失去自己梦想就是心死,哀莫大于心死。

   

后来实在觉得活着无聊透顶,又遇上08年金融危机,我在工厂呆不下去,想跳楼又没有勇气,我想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无知而漂亮庸俗的女人,虽然令人绝望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传统经典谚语救了我一条命。

      

想考美院吧,反正还算是个退而求其次的次级愿望。小时候有过这个梦想,只知道有个西安美院,听说学费非常昂贵所以我就没有敢想考美院的事,可是现在长大了几岁,觉得是不是可以实现一下,反正还可以画画。

     

于是2010年回家,11年考到了川美。当人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那个地方就空了。转眼现在就毕业了,学了点美术史,学了些雕塑技巧,本来觉得自己一定要成为艺术家,现在发现这个“一定要成为什么”本身就有问题,人总是想我走到哪里的时候我要干什么干什么,可是真正到达那里时,已经不是当初的想法,因为成熟的速度总是走在成熟的地点前面。

 

考美院是我的次级梦想,靠次级梦想活着的人,就有点想蹭一天算一天,因为就算是一级梦想也会屏蔽同一纬度的其它一级梦想,更何况次级梦想。而且为何会产生梦想也是个值得思考的事情,爸妈啪啪啪后有了我,他们没问我同不同意就把我撂在了这个会让你产生梦想的社会中,从小学到大学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的自己累死累活,而且社会还无条件要求我感恩,我要对得起父母。就拿毕业创作来说,我觉得我不应该把父母和自己挣得那点血汗钱,花在抓大奖一样的毕业创作中,得到利益的是很少的人,正赢的人是操盘者。而且讽刺的是,奖金奖给了代表辛勤劳动和带动了社会消费链体现了作者具有很强办事能力和耐心意志具有烈士般精神的作品。这和艺术有毛关系。马歇尔·杜尚的小便池有没有体现作者的耐心和办事能力?博伊斯的哪件作品体现了个人的做事能力?

  

而且我为什么要对得起父母?父母把我放在一个连他们自己都没搞清楚不明白的世界里,我没埋怨他们已经是高抬贵手了。我情愿把钱花在一个为自己理想和自由付出生命的人身上。也不愿意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刺激消费、挖掘新景观的探索发现者。其实是一个消费主义打工仔。我应该是成为一个空间生产者,拓宽现实逻辑者。

       

而且做成一件事的意义远没有做这一件事所屏蔽的其它所有事来的有趣和丰满。成功和完成一件事的主张就是僵化和引向某种违背人性的目的,包括政治目的、或者商业目的。为什么人在完成一件冗长事情的时候会产生厌烦或疲倦,因为你的意志是被灌输的,某种由社会关系所带来的压力让你完成一件事,而不是你的肉身知觉或者纯粹感性告诉你的,基本上属于工具理性告诉你完成一件事。

    

在一个毕业论文要强行说出艺术成果其意图在于消费完最后一个程序让你顺利毕业,正如美佳图文老板娘端着饭碗在辣眼睛的劣质塑胶和油墨混合的气味中一边拿筷子一边给毕业论文调格式,装订完毕38元轻松到手,其成本最多两元钱不到。我看到了暴发户的兴奋与奋不顾身,而这其中的罪责也有我妥协与毕业程序的缘由。这个虚假可笑的程序,正如张增增所说,做逻辑做梳理度娘比任何人牛逼和丰富。在一个不懂装懂或装睡的审查体系中,更改的只是方向和大纲。至于内容可以生搬硬套。

  

正是这种无聊的程序支撑着上百万人的家庭和每天上下班的喜悦。如果博伊斯抱死兔子时要写论文考虑立意和内涵,如果波洛克画画时要考虑一定有所突破,如果杜尚放小便池前先请教老师要通过方案,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该是多么美好。就算是放了,六月的观众们进来看到的就是失望和差评。这对学校的影响会不好,甚至影响到下一年招生计划和整个系的教学评估和官位的上升以及饭碗的稳定。


在一个艺术体制不让你自由的情况下,却要求你创作出自由的作品,明明限制在展厅这样一个类似架上绘画的老旧格式,仿佛一个一维作品的艺术超市,里面摆满了学生们血本无归辛勤劳动说让布展就布展的商品。在设立一个“辛勤蜜蜂六月蜂奖”的诱人成果。

 

真正有成果的作品是摆脱现有所有创造作品逻辑的作品,既然给了你创造的逻辑你又如何打破这个逻辑。不提倡学生开一扇门,只容许在别人门下继续前行。这也许是一项节约社会资源和维稳的好政策。我没有强调要破坏稳定和嗤之以资源的浪费,而是袒护相对的自由。

 

六年过去了像梦一样,又回到了多年前在深圳每天上班的感觉。我的一级梦想还是无法实现,现在倒是怀疑这个梦想。我也明白了城管的良苦用心,他无意中逼迫我放弃简单梦想完成了复杂而高级的梦想,只是我失去的是青春的代价,换来的是我可能有了稳定的收入和比较高的工资,但是这并不利于我一级梦想的实现,而是利于我加入整个消费体系为整个消费体系注入新鲜血液,也得感谢城管,我终于像一个城市中的人有能力贷款买房子,买车,约炮,吃上好饭。因此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城市让城管更加的城管。

   

而我的一级梦想那种为陌生人画像的美妙幸福与梦想,那种可以睡到中午起床,下午才出门画画的悠闲,成了正如我曾经被城管没收的铅笔盒一样遗落在了城市边缘的某个垃圾堆里,再也无法寻觅将永远被深埋于污浊的地下。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8-19 21:49 , Processed in 0.02699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