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刘亚洲自述:艺术往往发生在艺术之外

2017-8-21 16:34| 发布者: 李雨旋| 查看: 552| 评论: 0

艺术家刘亚洲

艺术往往发生在艺术之外。太多人把重心放在了既定艺术的样子上,也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像某个艺术流派的样子,或是把这个样子修缮的尽善尽美。而忽视了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的原因,即一个东西从非艺术变成艺术的许可证。学院中学习让我见识了写实雕塑的高度,抽象雕塑的内在流动性,观念雕塑中材料和概念的互文关系,并掌握了一些基本的造型技巧和表现手段。但我和雕塑的关系并不明确——雕塑对于我意味着什么?我很赞成理查德迪肯把雕塑看成一种在世存在的方式,这打破了既定的雕塑概念,并为雕塑语言的拓展提供了开放的语境。我的创作源于日常事物突然的陌生感,而这种陌生感却来源于人们对日常事物最无心的安排。现成品或许是人类的镜像,它作为人类创造的产物,在质地、形状 、尺寸、比例和肌理上都是围绕人的使用来设计的,尤其是日常用品,它和人的生活习性、生存环境、文化状态等息息相关。所以即使去掉其使用功能,也无法去掉它们与人的联系。我喜欢观察它们的状态以及它们在空间中存在的方式,并试图从这里建立我和雕塑的关系。往往人们看似随意的“安排”却蕴含着雕塑的可能。

 

生活中的物大致可以分为自然物、被改造的自然物和人造物。自然物自不必说,诸如空气、阳光、土地等等。被改造的自然物因人类的参与而区别于纯粹的自然物,比如被切割成各种型号的木头和石头,它们都是为某个具体的目的而被改造,这里体现了人类的某种需要。因为其现成的规模和型号也使得这类自然物具备了现成品的属性。人造物顾名思义是由人创造的物品,诸如塑料、泡沫、钢材等等。它们是现代社会工业化大生产的产物,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

      

现成品在“寻常”的表象下隐藏着诸多“不寻常”和表现力。现成品作为人类创造的产物,在质地、形状 、尺寸、比例和肌理上都是围绕人的使用来设计的,尤其是日常用品,它和人的生活习性、生存环境、文化状态等息息相关。所以即使去掉其使用功能,也无法去掉它们与人的联系。以一把椅子为例,如果不把它看作椅子,在形式上它是一件雕塑,每根支架之间的比例是和谐和稳定的,因为这些尺寸与人的身高,腿长有关, 它们的比例关系与人体使用的习惯有关。同时,作为一个独立的力学结构它有稳定的重心。而在坐垫和靠背、扶手的设计上,是需要于人体接触并受力的,所以还会呈现出模仿生物体的角度或曲线。坐垫中的海绵作为一种独立的形式来看具有大块的厚度,体量,它的柔软提示了它与人体接触的触感,或者它本身就像脂肪的堆积;另外,在剥除它们的功能之后,则可以把它们看作纯抽象的形式元素。比如细颈瓶和广口瓶从形式的角度看就包含着性别的暗示;另外一些现成品,诸如混凝土、刨花板,人工皮革等作为自然物的替代品而具备了某种物质性的隐喻;被使用过或丢弃的现成品也有其自身的价值,它们带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和磨损使得它们具有唯一性、不可复制的特征。使用过的印记作为时间的痕迹,提示了更多触觉的记忆。比如被淘汰的钱币,它作为失效的一般等价物成为了政府某段历史的时间标本;现成品作为消费社会的符号,其本身就带有诸多的社会性含义,这点在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中有很好的体现。

       

梅洛庞蒂认为事物的存在具有内在性和超越性。内在性的一面反映了观者和事物之间的和谐统一,即“物是物”。而超越性的一面则又显示了两者间紧张和冲突,事物始终包含着一些超出我们目前所知范围的内涵,它始终具有一种超脱我们目光把握的“自在性”,即“物是非物”。[1]梅洛庞蒂:“只要我们不局限于物体和世界的外观,只要我们把它们放回到主体性的环境中,物体和世界就是神秘的,它们甚至是一种绝对的神秘。”犹如看到一个熟悉的字觉得很陌生,在写出这个字时觉得又不是那个字一样。也许在人的印象中这个字本来就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生活中很多事物也都会给人这种感觉,这个突然的“短路”让我们开始怀疑它原来的合理性。就像我们对自己的怀疑,只有发现自己不是自己的时候,自我意识才开始显现。 材料也是一样,它一直是它就一直不是它,只有“短路”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关注它,它从原来的语境中跳脱并且变成一个能指或者其他所指。究其原因,这可能和我们的身体、当下的行动、环境有关。

      

另外,感觉自身就有其超验性。我们总是基于自身去感知外在,创作的过程则是将艺术家的感性外化。[2]梅洛庞蒂:“被感知的景象不属于纯粹的存在,正如我所看到的,他是我个人经历的一个因素,因为感觉是一种重新建构,他必须以在我身上的一种预先构成的沉淀为前提,所以作为有感觉能力的主体,我充满了我首先对之感到惊讶的自然能力。”所以感觉的前提就是我们置身其中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又经过每个人不同的心路历程和时下的心理状态对事物作出一个反映。  

       

而总有一些事物突然的闯入我们平淡的生活,显得极其异质和刺眼。我将其称之为生活中的“刺点”,刺点犹如一个阻力,止住了我们惯常对它们的认识,它让我们的思维停在半空中,开始重新认识原来的事物。这是我借由罗兰巴特关于照片中“知面”和“刺点”的概念。“知面”是我们对于一个物品的一般化理解。“刺点”则是一种更加私人化和个人性的体验,正是它标注了“知面”并唤起了我们注意力的那一偶然的、意外的元素。如果说“知面”是指事物的一般整体感,那么刺点就是扰乱其光滑表面的细节。正是这个细节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这一事物上来。“刺点”是我们一旦不再立于事物面前,就会回想起来的事物上的那个细节。 [3]如罗兰巴特所言,:“靠刺点所赐的那种像天赋一样的超常眼光,我注意到的却是查拉那只放在门框上的手,一只指甲不太干净的大手。”

 



[1] 《知觉现象学》,第421页

[2] 《知觉现象学》,第276页

[3] 《罗兰巴特文集-明室》,第59页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3-25 17:04 , Processed in 0.04499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