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展览现场 查看内容

墙报报道| 一个左派 — 李大方个展开幕

2017-8-14 10:15| 发布者: 墙报| 查看: 93| 评论: 0

一个左派 — 李大方个展

A Leftist — Li Dafang solo exhibition


艺术家 | Artist:李大方 | Li Dafang

展览日期 | Exhibition Time:2017.8.12-9.17

开幕 | Opening : 2017.8.12  4:00 PM

地点 |  Venue : 空间站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中一街 | Space Station, NO.4 Jiuxianqiao Rd, 798 Art District, Beijing




一个左派


文:苏伟

 

    “一笔一笔地画。”李大方这样表述自己这几年来所做的事情。我们很难从灰色调的画面外表上透视这句话的含义。乡村、城乡结合部、破败的市区这些日常所见的场景,一直是他乐于选取的主题。然而,在画面中,我们并不只是看到急遽变化的中国社会中那些衰败、混杂和腐臭,这些象征语言如同路标,却并不指向一个通常意义上的“现实-再现”的符号体系。或者说,他笔下的这些画面不具备直接性,而是发出某种信号,促成与观者交流的可能。解码这个信号,是“读懂”李大方创作(而非仅仅是画面)的关键。

双桥农场,装置绘画、布面/板面油画、着色木梯,266x230cm,2015 

Shuangqiao Farm,Installation、Oil on canvas/board、

Color on timber ladder,266x230cm,2015


    尽管也动手画一些类似照相写实主义的作品,李大方对“再现”的兴趣只不过是他的中国学院绘画背景中自然延伸出的。“一笔一笔地画”所暗示的,并非对现实的精心勾摹。在一次欧洲的旅行中,李大方被乔托的作品打动,原因并不在于乔托作品里那种摄人的揭示性和感召力,而仅仅是他把对象“一件一件地画”。出于职业画家的敏感以及对当代这一情境的体悟,他马上抓住了“绘画”这件事在当代的一种重要内涵或者说可能性,他不断用小笔、不加油的颜料在画面中反复累积笔触和思维的变化,画面的色彩和结构内容既干枯又复杂,充满着回避、暗示、控诉、发问,也正是这一内涵或者可能性驱使下的必然选择。


    这种内涵或者可能性,就是李大方所说的“工作”。绘画是一种工作,一个围绕构造意义/消解意义而进行的活儿。李大方的创作早已脱离了所谓“绘画性”的伪问题框架,他对笔触、表现性、画面意义的思考,是以个体的实践为基础演变的,画面本身所能给予的只是一个必备的因素、一个不能提供全部创作血源的系统。“创作着”的“人”,是他全部工作的核心。这项工作的内容不是全由艺术家去任意发明或者指派的,画面中要传达的意识、(非)秩序和思想,并不会脱离绘画这一门类本身所要求的范围。实际上,李大方所做的,是强化这一工作的“功能性”,迫使自己作为画家的表达具备真实的意义。这种真实,既来源于他的创作和生活经历,也来源于他对绘画的历史和当前上下文的观察。在李大方的表达系统里,所有可以促成表达的东西都来自于身在世界中的某种经验,他将这些放置进思考和创作中,持续地进行测绘、试错、检验、精确化,进而将之衍化为实践的内在驱动力。

双桥农场,装置绘画、布面/板面油画、着色木梯,266x230cm,2015,局部

Shuangqiao Farm,Installation、Oil on canvas/board、

Color on timber ladder,266x230cm,2015,Part


    因此不难理解,他为什么在画框下加上阶梯型的工作台,或者切割画框、重新组合成一种看似没有意义的形状,再或把画布分割成两部分,于画面之外机械地叠加线条,重复这一绘画中最基本的动作:通过这种方式,李大方创造出工作的仪式感和某种“必须的”的工作情境。工作台庄严的形态以及画布的形状让人联想起宗教场所,但这又是一种在形式和内容之间的误会。显然,在当代这件事上,艺术家更关注于自身创作系统的推进,就像李大方的画面内容所传达的,象征性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具备在地的资格。这一点也体现在画面上:李大方总是试图去传达一个带有隐喻的情节,比如《妻子》(2016年)中壮硕的裸体女性与蹲踞着的男性形象间的关联;或者通过遮遮掩掩地“叙事”让一个有故事性的元素显得欲盖弥彰,在戏剧性上再加上一层戏剧,正如《潮白河》(2017年)中弧形铁墙前后换衣的人所引起的猜想。

    在李大方的画笔下,画面具有很强的“叠加感”。一方面,他的学院绘画背景——以来自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绘画技巧为基础,逐渐形成一套程式化的绘画教学体系——作为他进入绘画内部的引子,自然地导致他在创作时在真实/虚构、现实/超现实的对峙间不断调整笔触和构图,绘画在这一层面上是一个角力的过程,一个时间累加下的、画面的重构再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影响在中国短暂的当代艺术历史中不断弱化和遭到稀释,我们并不能简单判断它已经是遗弃的边角料,或者是艺术家敌视的对象:在李大方这里,这一遗产更像是自然而然的存在,一个开门的钥匙,而不是道德的负担。另一方面,“叠加感”的产生也来自于他对“工作”的崇拜,对时间和体力付出给予最大的尊重,并把它融入在每一笔的动作里。李大方的勤奋甚至可以说是道德意义上的,它出于对创作这一活动的严肃态度,通过笔触,以及创作状态中激发的意识,不断在画面中累积、去除、重组和调配,开辟可能的地域的同时将自己的全部——不可逆转的生命流逝、思维的坐标演变、身体关节的摩擦和运动——全部投入其中,正如他所说的,像是一个工人、“一个左派”。

双桥农场,装置绘画、布面/板面油画、着色木梯,266x230cm,2015,局部

Shuangqiao Farm,Installation、Oil on canvas/board、

Color on timber ladder,266x230cm,2015,Part


    展览以“一个左派”作为题目,也是李大方构想的长期展览计划中的一部分。实际上,这一有所误导的题目传达的全部歧义都应该围绕“工作”这一在李大方的绘画实践里最重要的特征上展开。因此,当我们说他的工作内容不可避免地来自社会现实时,并没有真正打开画面的表层;当我们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他创作的参照系和戏仿的对象时,也没有触及内部的殿堂。事实上,他是凭着左派工人一样的态度,全身心地信仰、投入到绘画之中,在绘画的领域内到处“搞实践”,寻找绘画合理性和合法的动力,并把自己变成了绘画中的一部分。这是他绘画中最大的真实,也是最“现实主义”的地方。




最新评论

关注墙艺术微博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墙艺术微博

艺术与展览报道联系:010-51290303-858(包昕蕴)
北京世纪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墙艺术微信每日艺术新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7-9-20 16:05 , Processed in 0.0283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