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 人物 查看内容

墙报专访谢琦:我需要一个灯塔来指引我

2017-8-10 22:37| 发布者: 李雨旋| 查看: 502| 评论: 0

艺术家谢琦


能不能讲讲您的经历?有没有比较特别的经历影响了您现在作品的主题以及思想呢?

目前来说我还没有经历任何影响了我的作品的事件,我倒是很希望有一些深刻的经历。


那您作品发展的思路或主题是怎么来的呢?

我的作品其实都有一个很确定的主线。虽然可能我作品当中的题材都不太一样,但是我思考的一个主要的主线是一样的。我主线当中最主要的区别是我在每个阶段考虑的范围,有时候可能大一点,其他时候可能小一点。


在学院里面是否受到了对您作品影响力比较深的经历呢?

有。我记得但是我跟同学之间会一起聊天,一起谈论艺术方面的内容。从我们的聊天当中,我发现有一类人,他们属于不是很坚定 的。但相反,还有一类人他们很执着。另外,还有一些人本身就具备着这种矛盾结合体。这个经历让我反思人性当中,它本身对立的关系。最终使我对这方面很感兴趣。


您的师傅魏光庆教授对于您的作品创作有多大的影响呢?

魏老师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这是可以肯定的。他的教育风格偏向于思想上的教育,技术上的教育可能就没有思想上的教育那么集中。他一直赞成的一个教学观点是:技术为辅,做人为主。他强调的是为人,人在世间上要能吃苦、能吃亏;吃亏是福。在这点上,我很崇拜他。也因为这样,在我们专业上,他要求我们具备一个国际视野。也就是说,我们的视野不能是局限在一个地域性,它应该是更国际化的。


您的作品非常有趣,比如说使用纸钞或人体不同的部位为题材,请问您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呢?

我的创作灵感其实就是我刚刚所说的,在美院与同学之间的经历,它是我作品一直在思考的主线。从我一开的《十二生肖》和《迷失后的猩猩》系列,我一直在考虑我主线一直在探讨的问题。这些作品是在我毕业之后,大概2011年创作的。我毕业以后没有找过工作因为我一直专注于创作来着。在这期间,生活在武汉的环境当中,我感觉到我自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像灰尘的个体;没有归属感。这种感觉也可能是因为我是外地人,考学到武汉,离开家之后的一种感受。《迷失后的猩猩》系列里的其中一件作品画了一个迷宫和一个灯塔。这幅画表现出了在我当时的环境中,我非常迷茫的一个状态。所以我很希望从画中表现出海上迷航的一种感觉,我需要一个灯塔来指引我。


到了后期,也就是进入到《十二生肖》系列中,就我开始与同学探讨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人的观点可能很执着,但到后面可能就变得不一样了。《十二生肖》的主线就是想要强调中国的十二生肖和西方的十二星座。所以对于我属狗的人来说,我有一种双重的性格就呈现在我身上。比如说,我在上午的时候可能很开心,但是到了下午就变得很烦躁。每个人的身上都存在着性格矛盾体。以自己为出发点,我就开始想是不是别的生肖的人也一样,会有这样的情况。可能有的人,外面看起来很温顺,但里面其实是很暴躁的。《十二生肖》讨论的就是人,作为个体所表现出来的事情。


到了近期,使用人体局部的作品,其实是从《十二生肖》画动物的毛延伸的。从画动物到画人体。但是作品的主线还是一样的,我开始研究性别上的对立。比如说:男性和女性的共同体,社会当中的男性和女性,老人与小孩。货币系列也一样,我依然在研究世间上存在的对立。这个系列研究了在政治里矛盾的碰撞,矛盾的对立是无处不在的,比如说:经济、政治、文化。但是后来考虑到在我们国家创作这样的作品不太合适,我还是放弃了。我只是尝试着做了一两件而已。


总而言之,我不管在什么阶段,我思考的问题都有一个主线。也因此,我的所有作品所表现出的主线是一致的。


您在美院所受到的教育是否影响了您艺术作品或者对创作灵感?

这是肯定的。在本科的时候,美院教了我很多基础上的东西,训练我们技术上的能力。但是到了研究生的时候,在创作上就让我们往前推进了一步。因为我是湖北美术学院毕业的,我们湖美培养人才的方向是多样化的。首先,学生的视野一定要广,同时也要跟各方面结合起来。所以学校的教育理念对我的帮助还是非常大的。如果说我去了别的学校,可能我也不会有我现在的思考过程。


您的作品给予观众们一种视觉上的效果,也因此需要观众站在您作品的面前,在一个固定的空间中观看。但面对现在如此数字化的世界,您是否担心观众们通过屏幕很难得到您想要给予他们的视觉效果和主题呢?

我曾经担心过,有过这方面的担忧。但是后来我想明白了,这种担忧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因为相反的,观众们通过银幕上看和看实物的差异性可能会给予观众一种不同的体验。我曾经也给人看过作品的图片。透过银幕,他们以为我的同一幅画是三件不同的作品,但是后来看到实物才发现其实那三张照片是我同一件作品的三个角度。但是我还是想要观众去看到作品的实物,透过作品的视觉效果让我它有一些可以让观众们互动的地方。比如说,作品右边45度角和左边45度角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两个观众会质疑自己的判断;你看到的跟我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其实我就是在营造一种视觉上的假象。


您对往后的创作有任何计划吗?

我目前来说,我还会继续沿用我的这种视觉方式来创作作品。但可能在材料方面有所改变。比如说:我现在的作品都是用实木来完成的。我后面的计划是用一些金属材料。另外,我也希望跟现代的高科技结合。我现在的作品需要观众去观看实物。我打算让今后的作品可以自己转动,这样就不需要观众去走动了。我自己一直在尝试这种高科技的创作方式。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8-19 21:52 , Processed in 0.05351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