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墙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讯
墙报 首页 新闻人物

人物

杜溪自述:我的行动只是相信内心召唤
杜溪自述:我的行动只是相信内心召唤
有的人选择过好这一生,有的人在追求永生。对于我来说做不出判断,我的行动只是相信内心召唤,尽量努力去恰到好处。
2016-11-17 16:43
推荐人王澈评刘銧銧:他时刻警惕图像的泛化所造成的情感低廉问题
推荐人王澈评刘銧銧:他时刻警惕图像的泛化所造成的情感低廉问题
刘銧銧的创作对于情感和形式的把握,一直贯穿在他的几个系列作品中,他时刻警惕图像的泛化所造成的情感低廉问题,不断否定地创造语言形式的独立性。
2016-11-14 17:15
刘銧銧自述:我的创作唯一能解决的就是我想要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一个欲望
刘銧銧自述:我的创作唯一能解决的就是我想要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一个欲望
我的创作唯一能解决的就是我想要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一个欲望。我的创作还是从个体出发,关于创作所遇到问题都是一些特别具体的问题很难回答,我关注画面的结构,色彩,表现力,形体的转化和节奏感。如何让每一幅画 ...
2016-11-14 17:12
推荐人丁乙评石群:一位注重体验、相信直觉的青年艺术家
推荐人丁乙评石群:一位注重体验、相信直觉的青年艺术家
石群是一位注重体验、相信直觉的青年艺术家。她对于现实世界给心理带来的种种感应有着特别的兴趣。她的绘画作品善于探讨荒诞、矛盾、偶然的瞬间,给人一种游走于清晰可辨与荒诞不经的感觉边缘。从她近期的作品中更可 ...
2016-11-9 13:36
石群自述:我期望在与画布不断接触中发挥自己的能量
石群自述:我期望在与画布不断接触中发挥自己的能量
我意图以最大限度的自由,用一种生动、可行的方法去展现日常生活中被丢弃、遗忘的物与心的现场。并有意将那些反差最大、矛盾最激烈的因素组合在一起,而不是去创造一个天堂。
2016-11-8 17:45
墙报专访阳晓军:上了艺术这条“贼船”下不来
墙报专访阳晓军:上了艺术这条“贼船”下不来
绘画可奔放;可收敛;可厚堆;可流淌,具有非常大的自由性,它能在时间线中把人的痕迹记录到画面上,我所讲的“力度”不是“强度”,汹涌澎湃是一种力度,平静如水也是一种力度。
2016-11-8 16:18
推荐人宁佳评阳晓军:他只是将绘画方式当作了个人观念实验的一种途径
推荐人宁佳评阳晓军:他只是将绘画方式当作了个人观念实验的一种途径
显然,阳晓军作品更多的意义在于,他只是将绘画方式当作了个人观念实验的一种途径。
2016-11-8 16:10
【墙报艺术家系列】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生长的组合方式
【墙报艺术家系列】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生长的组合方式
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的艺术态度是:在国际视野下,立足于本土文化与经验,以对既定的全球化艺术问题与创作方法论保持怀疑姿态,不断求索新。
2016-11-3 16:34
墙报专访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
墙报专访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
墙报专访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
2016-11-3 16:14
吕胜中对谈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小组”应该是推进成长的实质性存在
吕胜中对谈青年实验艺术小组(YCEA):“小组”应该是推进成长的实质性存在
我希望今天我们讨论的是一个思考过程,这个思考过程最后能有一个新开端的感觉,是吧?今天的艺术创作的形式都不是第一重要了,小组它不是我维持着这样一个形式,而是要变成一个实质性的,对我们每个人能有所帮助,推 ...
2016-11-3 15:25
阳晓军自述:在作品创作过程中,我沉淀内心、入定、与自我对话
阳晓军自述:在作品创作过程中,我沉淀内心、入定、与自我对话
我的作品所呈现的面貌不想限定在一种传统的油画的范畴里,我放弃了色彩(因为色彩本身就自带有情绪)和空间,实际上,我并不太在意我的作品的表象是水墨、版画,甚至素描或者其他,也不太在意它是具象的还是抽象的, ...
2016-11-2 17:55
【墙报艺术家系列】阿烂:疯狂手绘的“小老太”
【墙报艺术家系列】阿烂:疯狂手绘的“小老太”
一棵树、一条鱼、一匹马或者一头牛,都是阿烂热衷描绘的对象,它们既不高深也不高雅,但却真实而纯粹。正如批评家栗宪庭所说:“心真使然,这就是阿烂作品的‘味道’。”
2016-11-2 15:41
墙报专访阿烂:什么是主流“艺术圈”?
墙报专访阿烂:什么是主流“艺术圈”?
我有时候是个“有趣”的人。在我脑洞大开,非常有爱,非常友善,因为一点小事非常容易满足,压力和焦虑都不那么大的时候,就会有趣一些。这就是我理解的“有趣”的状态。
2016-11-2 11:32
推荐人栗宪庭评阿烂:心真使然,这就是阿烂作品的“味道”
推荐人栗宪庭评阿烂:心真使然,这就是阿烂作品的“味道”
今天,整个文艺界之恶俗趣味,并非一日之寒!所以阿烂的造型“不准”,有“不准”的道理——心真使然,这就是阿烂作品的“味道”。
2016-11-1 16:36
阿烂自述:我是阿烂,灿烂的“烂”!
阿烂自述:我是阿烂,灿烂的“烂”!
阿烂未动笔之前画画似乎与我无关。动笔之后,画画或成为我的生命。我是阿烂,灿烂的“烂”!一位同样画画的好友说:一旦悲伤我就画画,一旦孤单我就画画,一旦骄傲我就画画。
2016-11-1 16:16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墙报 ( 京ICP备10019105号-8 )

GMT+8, 2019-6-19 10:16 , Processed in 0.024033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